七重山门

144
签约作者 一元亦有用
2017.08.10 12:19 字数 3287

1.

某日黄昏,天空突降暴雨,一位落魄的乞丐顿时被淋浇成了落汤鸡。此地距离都城尚有一段路程,无论如何也要找寻一处落脚之处,否则,看这雨势,一时片刻是不会停下。

可在这荒郊野外,哪来的避雨之地呢,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也无山洞可栖。总不能指望钻到树林中躲避暴雨的侵袭吧。

他在惆怅之际,仍没有停下脚步,雨势像浓雾一般遮蔽了他的视线。若是有一处破庙就好了,他在心底祈祷。

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接着一声惊雷,吓得他魂不附体。

早知道就不离开县城了,都怪同行李瞎子,非说都城的人富裕,乞讨容易。他明明记得临近中午出城时阳光明媚,怎么突然就下起了暴雨呢。

正当他在心底抱怨之际。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处院落,院落的大门口挂着两只大红灯笼,里面的烛光十分明亮。

来到大门前,他抬眼瞟了一下大门上方的匾额,上书烫金大字:七重山门。乞丐在门前呆立了片刻,心思这人家为何起这么个名字?

他们为何会在此安家呢?乞丐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世间之事他不解的多着呢,比如,为何他就是当乞丐的命,而他的儿时同伴竟然去邻县做了衙役。

既然碰上了,何不敲门碰碰运气呢,万一这家人大发慈悲,说不定就放他进去躲过这场大雨呢。

思定以后,乞丐叩响门环。砰砰,砰砰。这声音在乞丐听来清脆悦耳。

昏暗的天空中,再次书响起两记惊雷,乞丐以为自己敲门声太小,或者说雨声太大,他抬起手准备在再次尝试敲门。

正当他将门环抬起之际,门后传来了吱呀一声,有人抽开了门栓,开了门。开门者是一位少年,他探出半张脸,从门缝中打量着乞丐,看他长相,年纪也比乞丐要小上几岁。

“你是谁,你找谁?”门童问。

“很显然,我是一名乞丐。我想在贵府躲躲这大雨,不知是否方便,马厩就行,只要头顶有个遮雨的东西即可。”

门童迟疑了片刻,说要禀告主人,让其定夺。他重重关上门,去了许久。

乞丐站在门牌下,依旧受到了暴雨的垂爱。

良久后,门童开了门。请其入内。

“我们主人说了,他在最后一道门内等候你。”言毕,门童将乞丐引到一座山门前,乞丐一转身,不见了门童的身影。

这时,他才发现,从进院落以后,天空竟然不再落雨。这场景令他有些恐惧,联想起门童的消失,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他想转身离去,宁愿淋雨,也不远呆在这里。可等他一转身,发现身后是一片森林,之前的院落、大门皆不见踪影。

他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乞丐抬头瞥了一眼山门的门牌,上面空无一字。他自认为平生未做过亏心事,除了有一次饥饿难耐,偷了余记包子铺的几个包子外,他想不起来还有其他事。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既然来到了这里,不妨进去一探究竟,那门童不是说了吗,主人在最后一道门内等我。由此看来,这里不止一道门。

思考之际,乞丐已拾阶而上,来到门前。他本想叩门,不料,手刚放到门上,大门竟然自动开了。


2.

他刚踏进门内,忽然听到不远处一阵欢声笑语,他循声而去,只见前方有一处热闹街市,此刻人头攒动,好似在庆祝节日。

走进人群之中,他迅速被周围喜庆欢乐的气氛所感染,片刻之后,他竟开始手舞足蹈,随着人群流动。

良久后,他逐渐恢复冷静。这时,他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这里的人们各个皆一脸欢笑,尽是开心之状,他观察了一圈,竟然没有找到一个脸上不挂笑容之人。

他走到一处僻静之地,连坐在门前抽烟袋的老大爷也笑得合不拢嘴,他满口也不超过四颗牙齿。他来到他的身边,“大爷,您为何如此开心啊?”

“因为开心啊,再说喽,除了开心,我也没体会别的感情。”

老人说完话,警觉地打量着他,“你好像是外来的吧,一看你这笑容就是装出来的,瞒不过我。”

他尴尬地挤出一个强硬的微笑。

“我们这里的人,从出生到死去,看到的都是喜事,所以都很快乐。好多国家的人都很羡慕我们呢。”

老人说完,看他有些踟蹰,“你不是问我为何开心吗,我告诉你,我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不值得开心吗,我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也要保持笑容,能多活一天,当然开心喽。”

离开老人以后,他走进了一条小巷,巷子内家家欢声笑语。

只呆了一日,他就受不了这里的环境了。他想起了门童的话,于是尝试着原路返回,找到了之前的那座山门,可当他拉开大门,走出去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座山门之前。


3.

他推门而入,第一眼看到了一位彪形大汉对他怒目而视,他怯生生地躲开了他的眼神,继续超前走去,他本想故技重施,直接返回山门,可当他走了几步之后,回头一看,山门不见了。

他拾步前行,看到了一个村落。此刻,他口渴极了,打算到村子里讨碗水喝。刚走到村头,只见几位少年正在那里玩耍。

少年之间好像起了摩擦,互相怒视,互相推搡。

他本想上前去调解一番,可想到自己是外来之人,怕弄巧成拙,于是由着它去了。

他信步走进村子。看到一位老妪的背影,她正在晾衣服。

“大娘,您好,我想讨碗水喝。”

他话刚落音。她猛然回头,双眸里好似燃烧的火焰,差点把他烧死。

“没有水。就是有水也不给你喝。”老妪怒气冲冲道,仿佛他是她的仇人一般。

他继续朝前方走去,他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凡是这里的村民,他们每个人都面露怒色,他经过几家村民的门外,能够听到院落内的吼声,训斥声,咒骂声,以及稀里哗啦摔东西的声音。

看来,他来错了地方。

他刚准备出村,立马被一群人包围。为首的正是那位彪形大汉。

“你,来这里作甚?”他怒不可遏,质问他。

“他……打算来讨点水喝。”

“你这个人,刚刚还在村头看我们的笑话,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几个孩童从人群中冒出来,指责道。

“我……”他有些词穷。他不敢与他们直视,他们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威力十足。

“在下告辞!”

他把腿便跑,直到跑不动了,才停下来。他深怕那群人追上来。

当他气喘吁吁回头时,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他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他一抬头,瞧见了第三座山门。正当他在犹豫之际,他听到了身后奔跑的脚步声,有人高喊“抓住他!”。

不妙,他逃也似的冲进了门内。


04.

不料,他刚从一个火坑跳出来,转眼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他见到的第一个人物是他的同行,这位少年衣衫褴褛坐在街角的位置,他愁眉苦脸,一脸哀怨。

肯定是生意不景气。他暗中思忖。作为一名职业乞丐,他真的想走上前去,朝他叮嘱几句,“兄弟,你这样不行,要去人多的地方,而且最好是富人多的地方。你看我,我就准备去长安,听说那里人满为患,遍地黄金。”

可他刚想走上前去,那乞丐突然呜呜哭出声来。这哭声凄惨至极,害得他差点流下同情的泪水。

他扭头朝热闹的街区走去。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少女,她梨花带雨,以袖遮面,虽然他没有看到她的正脸,不过,他料定她已哭得花容失色。

再往前走,他碰到了一队正在出殡的队伍。人群中各个神情哀伤,有的没有流泪,表情却比嚎啕大哭更具悲痛感。

妈的,真是晦气,到现在碰到的都是倒霉鬼。他不禁加快脚步,一路上他看到了为失去耕牛而哭泣的农夫,为失去玩偶而伤心的孩童,还有为失去对手而惋惜痛哭的剑客。

他不敢停下脚步,不过,他发现他的眼角好像有东西在流出。那是眼泪。

后来,他陆续进入了剩余的四座山门,瞧见了许多怪异景象。直到走出最后一座山门,他瞧见了一位在大柳树下打坐的和尚。

也许这就是门童口中提到的主人。他要等的人一定是我。乞丐恍然大悟似的。

他身心俱疲,步履蹒跚,来到和尚的面前,双手合十,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和尚闭着眼睛,“阿弥陀佛,施主从何而来?”

“从县城而来,误入了七重山门,刚刚出来。”

“你就是门童口中的客人,我等你很久了。不知你此番进入七重山门,有何感受?”

“每个山门内的人仿佛只有一种表情,我见到了七种不同的人。”

“那你最喜欢哪一座山门里的人呢?”

乞丐摇摇头,“都不喜欢。”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选择在其中的一座山门内生活。”

乞丐犹豫了一下,拒绝了和尚的好意。

“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做一个乞丐挺好,能够体会人生的酸甜苦辣,这样才有意思。”

那和尚笑了笑,“你倒是清醒。七重山门内不过是喜怒哀惧爱恨怜七情幻象世界而已。也罢,继续赶路,去你的长安吧。”

然后,和尚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乞丐再次睁开眼时,天空依旧是黄昏,他仍在前往长安的路上。他加快了脚步,他告诫自己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到长安。那里有食物和黄金在等着他。



一元小说训练营第四期盛大开启欲了解详情请点击:最适合你的小说创作18讲

大学明星导师访谈录—一元亦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