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凤墨白续写之三生三世千秋岁(20)

96
娥媚 7d53be0d 1506 471a ac9e 8a36b5a894c0
2017.08.10 21:19* 字数 4302

东凤墨白续写之三生三世千秋岁 19
东凤墨白续写之三生三世千秋岁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帝君饶有心趣的打量着凤九道:“本君记得你向来是个敢作敢当的性子,怎么如今却要把你自己欠下的账推给你爹?全然不似白凤九的作风。”

凤九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道:“凤九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还未飞升上仙,如今尾巴没了,所剩法力无几,能为帝君做的有限,除了端茶倒水,打扫庭院,还能做什么?帝君的太晨宫里有那么多得力的仙娥,也不缺我一个。我阿爹不喜我日日追着帝君,觉得我丢了青丘的颜面。凤九也认为得整日缠着帝君,对帝君,对凤九都没什么好处……青丘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青丘湖里那一池子夜明珠还稍显名贵些。若帝君不嫌弃,我让迷谷全捞出来送到太晨宫,倒是可以为太晨宫省下全部的烛火,帝君您意下如何啊?”

帝君听着凤九的话,额头青筋隐隐跳了跳,暗自压了压心头莫名的怒火,缓缓道:“本君刚刚听闻神仙一生漫长,孤寂得很。本君倒是缺一个在身边作伴的人。”

凤九觉得被帝君提点以后,她的狐狸脑子有些开窍了:“帝君是要娶一门亲吗?”

帝君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你这个主意不错,本君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凤九一愣,没想到帝君会这么轻易的决定娶亲:“原来帝君娶不娶亲,与三生石上有没有缘分没什么关系…也是,三生石怎么能决定天地共主的姻缘呢…”

凤九想着心事,呆呆的一个人在一旁自言自语。当年她的阿爹上门求帝君娶她,他都不愿意,还拿三生石上无缘当做借口,无非她不是他愿意娶的那一个人罢了。她也是傻,他说三生石上无缘,她也就信了,还傻傻的割了尾巴去替他刻名字,最后不过都是他的顽话罢了。唉,白凤九啊白凤九,你真真是天下最傻的狐狸。

他有能歌善舞的义妹知鹤公主,又有魔族第一美人姬蘅公主,都是挤破了头要嫁给他的,连太子的表妹织越公主都对帝君芳心暗许,她们与他的缘分都深的很,不是自己一只小狐狸能比得上的。

她现在无意与任何人争抢。何况,经历过凡间一世,她才明白两心相许究竟是怎么回事。真心爱她的只有她的陛下。东华帝君并非是她的良人,不过是她年少时犯糊涂罢了。凤九如今很能看清自己的位置,想了想,觉得在报恩这件事上,她是无能为力的。

凤九有些黯然的开口:“娶亲这件事,凤九就帮不上帝君了。青丘狐族的女子虽长得不错,若是帝君想娶,也要人家姑娘愿意才行,凤九做不了她们的主。”

帝君走上前立于她面前,高高的身形让凤九有种无影的压迫感。凤九不由得退了半步,身子已抵在一棵桃树上,帝君双手撑在树干上,将凤九环在其中,目光直视她:“本君无意别的女子,只想娶青丘白凤九!”

凤九觉得今天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脑子有点儿焦焦的,泛着糊味…“帝…君,你…你…疯了吧!”

帝君的脸越来越近,近到阵阵白檀香温热的扑面而来“本君没疯!因为本君之前也欠了你的救命之恩,救命之恩…就当以身相许!这个道理,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一句话说完,趁凤九兀自发呆中,那微凉绵密的吻已落在凤九唇上。凤九一双手刚要推开他,便被他一双大手有力的握住抵压在树干上。

突如其来的吻让凤九毫无防备,越来越深的吻,霸道的与她缠绵在一起的舌,让凤九无力招架。拼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凤九狠狠向他咬去,他浑身一震,吻着她的唇舌反而加重了力道,一股灼热的血腥涌进她的喉咙,直到凤九将要透不过气来,才被放开。

帝君与凤九额头相抵,幽深的眸光暗沉沉的盯着大口喘息的凤九,一阵低沉的笑声在他胸腔荡开。凤九抬头,却惊讶的看到帝君嘴角挂着一道赤金色的血痕。凤九慌忙甩开被他握住的双手,转身向桃林另一边跑去,一边跑一边焦急地喊:“折颜……四叔……你们在哪儿啊?”凤九心里怕的很,救命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帝君站在原地,望着越跑越远的凤九,心里暗道,也许是自己有些心急,还是吓到了她。如今她法力尽失,元神仍有些不稳,今日又发现她失了部分记忆,眼下的情况对她来说的确有些难以接受。

目前当务之急是让她在沉睡中继续修炼,没有九尾狐的原身,是承载不了上古神族元神的,有他在,她迟早要真正醒过来。东华飞身而起,追向凤九的方向,空中扬起左手,掌上紫光乍现,抬手一挥光芒没入凤九体内,凤九瞬间昏睡过去,在身子将要倒地之时已被东华紧紧的抱在怀里,向着桃林深处的竹楼飞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间竹楼坐落在十里桃林后山碧瑶池畔,是当初白真为了妹妹白浅、侄女凤九来桃林小住亲自盖的。里面卧室、起居室、书房、餐厅、厨房一应俱全,竹楼后面用竹制的编花栅栏围成了一个小院子,院中引了山中的一汪温泉,可供沐浴使用。

白浅和凤九时常来桃林小住,也定期帮折颜打理桃林,养护桃花醉。所以十里桃林这处幻境被凤九的元神造的十分逼真。东华帝君将凤九安置在竹楼的卧室中,自己也陪着她打坐入定,以自身修为带她自沉睡中修炼。

刚刚被凤九咬破了唇角,顺便逼她喝下了他的赤金血,在修为上对她应有很大助益。他的血喝一盅能抵一个仙者修行千八百年。也是凤九误打误撞咬破了他,他才想起喂她饮血的法子来。

如此方法,帝君每日喂凤九一颗折颜留下的丹药,每隔七日便割破手腕喂她一盏赤金血,平日里帝君便进入凤九元神内,带领沉睡的凤九化解赤金血为她提升的修为,为她自己所用。

果不其然,在第二十一日上,折颜来看望凤九,仙法拢住凤九不多时,折颜便啧啧称奇,他将东华帝君唤至凤九榻前,挥手施法将凤九变回原身,只见红狐狸身后已然长出了第二条尾巴,两条又长又蓬松的狐尾悠然的垂在床侧轻轻摇摆着。

见此情形,东华帝君也不觉甚是动容,没成想凤九饮了赤金血恢复得竟然如此神速。折颜临走前反复叮嘱东华帝君万不可图快而多喂她饮赤金血,凤九年岁小修为浅薄怕是多了会承受不住。

东华帝君几十万年修心养性,冷静自持,却为了凤九能短短二十日便长出第二条狐尾足足高兴了两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为上古尊神,与东华帝君相比,战神墨渊近日却着实高兴不起来。自打白浅不告而别,销声匿迹后,已是二十日光景。

昆仑虚众弟子得知小师妹因莫须有的谣言不告而别,便纷纷要去四海八荒寻找,却被墨渊制止。当初她带着墨渊的仙身躲在青丘七万年都不曾被他们找到,若她有心躲着,怎会轻易被他们找到。

众人也都面露难色,师妹虽已位列上神,但七万年日夜以心头血滋养师傅仙身,她的元神与其他上神相比要虚弱很多,而且身旁又无玉清昆仑扇傍身,万一遇到危险…众人都不敢往下想。

她离开的第十日,鸿雁传书予四哥白真报平安,白真、折颜便马不停蹄赶到昆仑虚给墨渊报信。墨渊手中紧紧攥着薄薄的那张信笺,信笺上只寥寥几个字:“妹安好,勿念。”

以往她常说子阑是最没心肝的,如今看来子阑远不及她。白真和折颜又留在昆仑虚劝慰了墨渊许久,墨渊别无他法,只得暂且由她去了。

墨渊让身居要职的弟子们回到部族与任上,昆仑虚暂时只剩下叠风、长衫、令羽、子阑。子阑因师妹的离开让师傅很心烦,便主动留下来帮衬几位师兄照顾师傅,打理昆仑虚。一时之间,昆仑虚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长河月圆,夜深人寂。

凡界一处小镇的茶馆刚送走了最后几个闲聊喝茶的客人。白浅帮胭脂收好了桌椅板凳,关了门打了烊。胭脂哄了应儿入睡后,无事可做,二人便各自回房歇息了。

白浅在外逗留了二十日,凡界已二十年。前十几年她流连于凡界的名山大川,名胜古迹,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白浅爱迷路,所幸身上一直带着迷谷给的一支树枝丫,想去哪里,但也方便。

这几年她择了一处幽静的小镇,敛去周身仙泽,穿了一身普通布料的男装扮作年轻男子,彻底融入凡界的生活,平淡的渡着光阴。却没成想在这个镇子里又一次偶遇了翼界女君胭脂带着侄女应儿在凡界隐居。

自上一次翼界叛乱中,离镜与擎苍相继过世,翼界剩下为数不多的部族从凡界迎回胭脂和应儿,拥立胭脂为君,而后胭脂率全体族人归顺了天庭。她将政务一并交于忠于离镜的那些旧部,嘱其令族人以休养生息为重,勿再挑起战事。而后自己便带着应儿仍回凡界隐居度日。她们姑侄二人每三年换一处凡世驻着。只有当年离镜的坐骑火麒麟为胭脂来往凡界翼界送信。

这些年虽凡界有一条施了法术易被反噬的法则,框着胭脂不好动不动就使出法术来,但亏得她厨艺不错,性子温婉和顺,武艺也过得去,凡世她带着应儿过得还不错。

白浅第一次在凡界偶遇胭脂时,是凤九刚刚过世的第三年,那时翼界政局刚刚稳定,胭脂在一个内陆小国的王都开了一家酒楼。如今再次遇到只能说缘分匪浅。

白浅这一生,除了昆仑虚的十六位师兄以外,并没什么真正的朋友,难得与胭脂投契,应儿又乖巧可爱,很像小时候的凤九,三人在一处住着,日子也快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浅推开卧室临街的窗,一轮明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撒满一室,温和的晚风轻抚着发丝。她有些想念昆仑虚了,有些想念昆仑虚的那个不可说的人。

身处凡界,神仙的岁月仿佛被无限拉长。明明只有短短的二十日,她却已在凡界熬了二十年。二十年的光阴沉淀,足以把该忘的忘记,把不该忘的刻进骨血里。有些当初自己想不明白的事,如今反反复复思量间,那答案却昭然若揭。

往昔高坐莲台,供四海八荒敬仰朝拜的尊神墨渊竟一直爱着她。而她对他,那隐藏在对师傅的敬爱和崇拜之下,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她如今想得明白,却不敢承认。当年是什么样的情感支撑着她每日剜心取血七万年?她不敢再去想。最初她险些熬不过每日剜心取血的伤,差点儿命赴黄泉时,为何她心想着若是死了,要与他葬在一处?为何一心要在幽冥司里与他做伴?

白浅心头一阵酸痛,不愿再去碰触那个答案。她终于懂了墨渊对她的感情,也弄懂了自己的感情,却只恨自己懂得太晚了。

门外脚步声轻浅,“阿音!”传来胭脂清婉的声音。

白浅打开门将她迎进房内。胭脂笑容恬淡,手中捧着一壶凡间的清酒。白浅笑着取了两个杯子,给二人各自斟了一杯酒,酒杯握在手中慢慢咄饮。

胭脂轻声开口:“这次见你,总是这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凡界躲了二十年了,还有什么事是不能释怀的吗?”

白浅淡淡一笑:“有些事不是时间久了就能放得下的。你在凡界这么多年了,可曾真正放得下子阑?”

胭脂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辛辣的口感差点将眼泪逼出来:“我们翼族欠了你们昆仑虚太多债,而他还愿意舍了半身修为救应儿,应儿是我唯一的亲人,这便是他对我的情意。如今我只有带着应儿好好生活,才是对他最好的报答。世间的情感不是只有相守才算得上圆满。两心相知与我而言就足够了。”

白浅愣愣的望着窗外的月色,原来两心相知也可以各自安好,虽略有遗憾但也不至于为对方带来伤害。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白浅心下释然。

胭脂又为白浅斟满一杯酒:“再过两日便是我母后的冥寿,我同应儿需要回去祭拜。火麒麟下午传来消息,说夜枭族屡次侵犯比翼鸟族边境,我二哥哥的旧部有些弹压不住,也需我们赶回去商议对策。”

白浅笑道:“正好这里也是住烦了,我送你们回翼界,顺便在你们翼族的西荒境地游玩游玩。待你们事情结束再一同回凡间寻一处新的所在便是。”

东凤墨白续写之三生三世千秋岁 21
东凤墨白续写之三生三世千秋岁目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