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今日,你又在哪里?

96
南方有路 Verified account
2016.12.31 23:02 字数 605

去年今天,我第一次在北京跨年,但是现在却丝毫想不起当时的情景,再尝试努力回忆,脑海里便浮现出更久远的故事,比如我抱着遥控器睡觉睡到下一年,比如我和老弟深夜里吃薯片吃到下一年……记性总是一年比一年差,笔头却一年比一年懒,记录还是件必要的事情,这样明年回想的时候,大概就不会出现对不上时间的记忆。

追着16年的尾巴,我拔掉了人生的第一颗智齿,小时候读郑渊洁的《智齿》,总觉得有智齿的人一定很了不起,20岁的时候我还没长智齿,我在心里给平庸找了借口。直到一周前,医生的小榔头起起落落,焦灼的围绕着这颗智齿展开行动的时候,我却为这颗牙感叹起来:生不逢时啊生不逢时,早点长也不至于排在那么后面,终了落到如此地步。一位长者告诫我说拔完智齿不吃药会变傻,我不信长者的话,我想一定是长者需要吃药打针而幼者不需要……于是,2016年年末,我犯了错误,在我仅有的半年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犯下了小有影响力的错误,像空气里的雾霾,是北京的冬天最头疼的问题,这个小遗憾,也慢慢化作一层薄雾陪着我。

没有恍惚于这一年身份的转变,只是觉得陪父母和朋友的时间又少了,没有缝隙的这一年过的很快,但也足以让我认识到自身的不足。

 吃完晚饭回来的路上,星星说:“如果明年你还在,我就去马路边给你捡一只狗”。她说谁谁家的狗绝育了,谁谁家的猫也绝育了,只能去路边给我捡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在哪,但是我还蛮好奇她要去哪里给我捡只狗的哈哈哈哈哈哈。

马上剧终的又一年。

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