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最后一位笑星(四十六)

144
签约作者 刘淼
2017.06.16 08:50 字数 1013

“那你准备改个什么名字?”肖星问。

“我还没想好。你们可以帮我想想。也不着急,去北京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钱进收拾了一些他需要带的东西,放在肖星的车上。他建议,既然大家都没什么事,不妨开车多转转,“天下美食在广东,广东美食在潮汕”,从这个角度出发,他说服了马铃,大家一起前往汕头。

钱进带了个摄像机,一路上不停地排,按他的说法,素材很重要,艺术作品无非是对素材的处理。这一路上,他也有另外的目的,就是一路上访谈一些艺术家,做一部艺术家的纪录片,之所以选择汕头作为第一站,是因为他有一个艺术家朋友在那里。

这位艺术家的名字叫黑门,这正是钱进所说的易于成名的名字。在黑门的工作室里,肖星看到了他的作品。黑门艺术作品只有一种形式,就是拍摄各种合影,而黑门也出现在各种合影之中,与其他参与合影者不同,黑门总是戴着一副墨镜。最令肖星印象深刻的是一张很正式的会议合影,只有黑门一个人戴着墨镜出现在照片中,显得十分突兀。

钱进带着肖星和马铃前来拜访之后,黑门让助手给他们几个拍了一张合影,黑门仍然戴着墨镜参与。

甚至在接受钱进的采访时,面对着摄像机镜头,黑门仍然戴着墨镜,对着镜头谈了一个多小时,大多数的内容都是在说什么“艺术”、“解构”、“介入”之类的,肖星听不懂。唯一有个问题,问到“黑门”这个名字怎么来的,黑门解释说这个词是“天堂”的英文的谐音,而天堂如果有门的话,不可能是黑色的,这就又形成了一种现实的反讽之类,肖星仍然听得不大明白。

拍摄完之后,黑门带他们几个去吃饭,肖星也终于见到了黑门不戴墨镜的样子。肖星觉得大家已经稍微有些熟悉了,就问黑门关于墨镜的事。

“您怎么不戴墨镜了?”

“也不用二十四小时戴着。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才戴。”

“可是这里不也是公众场合吗?”肖星环顾了一下餐厅说道。

“是的,不过这里除了你们没有人认识我,所以算是我的私下场合。当然,媒体对我的理解是我私下也戴着墨镜。”

“所以说,媒体对于真相往往知之甚少。”钱进说。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媒体对我的报道是除了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戴着墨镜。问题是,这件事要怎么证明呢?而媒体显然并不了解真相。他们之所以愿意那么写,是因为这是一个值得报道的点,读者愿意看。我看到记者甚至添油加醋地写道,我早上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墨镜戴上,这显然是胡扯,那我怎么洗脸?

“不过媒体这么歪曲事实地报道,我倒也没什么意见。媒体迎合受众,我迎合媒体,大家各有分工。”

--

关注公众号“茶点故事”,每天都有好故事。

201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