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青颜

96
closer2sky
2014.08.02 08:44* 字数 3794

0、騳

天可汗的信使将辽阔的观星原抛在背后五天了,他日夜奔驰,眼睛始终望着西方的地平线,有时候他会觉得时间已经改变了流逝的方向和速度,观星原上的大战已经结束而他永远也无法见到那面火红的黑騳旗。

星星点点的消息或者流言已经悄悄在醉叶城唯一的酒馆里聚集,蒸腾。有人说中土炎族的皇帝统帅着数不清的人马和辎重从南方出发,望不到边的队伍里黑色的铁甲车留下的辙痕足足有一尺深,那里面装的都是金银珠宝。有人说天可汗放出了盟铁,召集那热那曼所有的部族。几个从北方回来的牧人说他们看见了身背盟铁羽旗的天可汗的信使,他快得像草原上的疾风。人们在争论着醉叶城的命运,是不是会又一次遭遇战祸,虽然对他们来说战斗和准备着战斗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平静的日子毕竟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多数人认为偏远的醉叶对于这场将旷古未有的大战来说过于无足轻重,过于微不足道甚至画蛇添足,不过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愿意把命运交给别人,不愿意自己疏忽的万一成为毁灭他们的家园——醉叶城——的灾难。

人们不知道,火红的黑騳旗正缓缓的向醉叶移动,它在长风中舒卷,那匹或者说两匹连体的骏马似乎永远不能放足奔跑。

在信使和跟随黑騳旗的队伍中所有其他人眼睛里还只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时,哒哒枫雷已经看见了同样火红的羽旗,那是天可汗最亲信使者的标志,阿父,羽旗!

宇烈枫雷并没有像他的许多部下那样做出各种眺望的姿态,他了解自己儿子天赋异禀的视力,和你的兄弟去吧,我们在这里扎营迎接天可汗的信使。

黄昏时分,信使的眼睛在灿烂的晚霞中发现了他的目标,三匹黑骏马,三个黑衣武士,中间的武士擎着的赤红色大旗上绘着那传说中黑色的騳,他们像是从落日的光芒中浮现。然而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急切而沉重,他很快就可以完成自己的使命,但是正是这样,他放下这个重担之后,原本来不及考虑的另一个担忧开始渐渐压在他的心头。五天之前,天可汗将三十七名背负羽旗的信使召集到他的大帐前,交给他们每个人一块盟铁,那是天可汗和那热那曼草原上的另三十七个部族七年前天狼山会盟时立下盟约的信物,现在,天可汗要集中整个那热那曼草原的力量和中土的皇帝一决胜负。他是最年轻的信使,刚刚满十七岁,他得到了最后一块盟铁,属于枫雷氏族的那块,即使在那样庄严的时刻,几个年长的信使还是露出了嘲弄的微笑,他想起了关于枫雷氏族的种种传说,两个头的马永远跑不快。

枫雷氏族的图腾是騳,他们世代居住在草原遥远的西南角,他们很少参与草原上的纷争,倒是经常和中土的炎族人打交道,那热那曼草原上的人民自称是风的族裔,他们在草原上雷厉风行,凡事慢半拍的枫雷氏族往往会成为其他部族的谈笑中的话题。

信使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本来就远离观星原的枫雷氏族是不是能按照天可汗的部署及时赶赴战场,还是只能在其他部族分配战利品的时候姗姗来迟再一无所获并且依旧慢腾腾的踏上归程,这一切本来和他无关的事情现在成为了他捍卫荣誉的负担。

兄长霍然枫雷擎着大旗,左边是哒哒枫雷,右边是最小的拓枫雷,也许未来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懵懵懂懂,但是拓枫雷心里反复默念着阿父说过的话,人们只看到騳有两个头、八只蹄子、两条尾巴,他们看不到的是騳只有一颗倔强的心,信使双手递过的盟铁碰触指尖那一刻,拓枫雷感觉一道闪电瞬间撕裂了他的胸腔,关于即将到达的醉叶城,关于毒岚山口,关于观星原,关于那热那曼草原,甚至关于整个大陆,就像吟游诗人所唱的波澜壮阔风起云涌,史诗的画卷在他心中铺展,闪回。

天可汗的命令是由枫雷氏族把守观星原西南边的毒岚山口,他也对偏远的枫雷人能否及时抵达战场缺乏信心,在从中土通往观星原的三条道路中,险峻而往往被人遗忘的毒岚山口恰恰最接近枫雷氏族,这无疑是一个合理的安排。

第二天清晨,信使从熟睡中警醒,嗅着朝阳、青草和晨露幻化的出神秘气息,极度的疲劳已恢复了许多,他吃惊的发现,枫雷氏族绵延的营帐充塞了他的视线,他们不只是战士,还有许多老人妇女孩童,正忙碌着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征程,更令他吃惊的是,他们前进的方向不是东北的毒岚山口,而是正东方的醉叶城。

1、堞

全城人都听见了那声巨响,烟尘随风散去,范青颜僵立着,灰头土脸,手里还紧紧握着弓,相去一丈,城墙被轰开了一个缺口,城守不住了。

醉叶城里有一大半男人站在城头,拿着他们的武器保卫自己的城市,当枫雷氏族黑压压的队伍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他们已经惊呆了,像范青颜一样和醉叶一起长大的那些小伙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而那些看着醉叶城在荒漠中慢慢生长出来的老人也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景象。

这片荒漠本来没有人烟没有道路,最早的居民为了躲避灾祸循着传说找到那片有泉水的小小绿洲幸存下来定居下来,因为战争、劫掠和种种天灾人祸,那热那曼草原和中土之间的几条商路渐渐废弛,商人和走私者铤而走险穿越荒漠开辟新的路线,醉叶是他们唯一的补给点,她渐渐繁荣起来,然而亡命之徒们从来不曾放弃夺取醉叶的企图,于是醉叶的居民只能拿起武器,筑起墙垒,城市就这样围绕着泉水成长起来,渐渐的变得根深蒂固。

现在,花了十几年时间一点一点筑起来的城墙挡不住敌人了,可是城外的枫雷氏族似乎并没有进攻的意思。

酒馆是平时的议事厅,战时的指挥部,醉叶的七个长老一致同意,枫雷氏族使用的应该就是传闻里中土人使用的“铁炮”,即使没有铁炮,力量的对比也太过悬殊,只是他们仍然不明白,对手想要什么?

范青颜依旧在他的位置上值戍,城墙的缺口内,临时垒起了矮墙,更多的人手被布置在附近,他听着城门被推开时石轴摩擦的低沉声响,他从堞口望出去,看着楚长老和图耶鲁长老骑着骆驼并肩缓缓走出醉叶城走向黑騳旗迎风飘扬的阵营,耳内似乎还残留着爆炸时的震荡。

两位长老和拓枫雷、霍然枫雷在旷野上的谈判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结果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双方会用三场比试代替战争,如果枫雷氏族赢了,醉叶城会加入他们的部族,就像大大小小先后加入这个联盟的那些家族一样,只不过醉叶城的人们没有统一的姓氏,然后黑騳旗会在醉叶城头飘扬,他们要共同进退攻守,共同分享荣耀和财富,如果醉叶城胜了,枫雷氏族会立即退兵。

范青颜?

对,范青颜!赭雪的回答的更坚定了一些。

对面的长老们开始低声议论,虽然醉叶城一共只有两百多口人,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还是显得陌生,楚长老想起来,范青颜就是那个正好在城墙缺口边守卫的后生。

第一场比试弓箭,城里最好的射手无疑是赭雪的兄长赭风,第二场赛马,最好的骑手是赭雪,这也没有什么争议,长老们把兄弟俩找来,没想到赭雪推荐了默默无闻的范青颜。

范青颜逆光停在酒馆门口,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赭雪回头看着他,范青颜身后一片明亮,虽然看不清阴影里的脸,可以是他站着的姿态就足以确认了,这就是范青颜,来,进来吧。

听说你骑马骑得很好,你以前和和别人赛过马吗?楚长老上下打量着范青颜。

我只和赭雪比过三场。

他都胜了,赭雪似乎是唯一一个对范青颜有信心的人。

人们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七位长老很快做出了决定,实际上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选择了,楚长老宣布,就由范青颜出场。

午后的阳光静默在荒野的尘烟之上,先前范青颜的位置,赭月婷婷而立,两位兄长骑着骆驼,夹着中间范青颜,枣红小马的范青颜,远远看去,有点古怪,范青颜扭过头望去,吃力的搜寻着雉堞之间,依稀看见了赭月清秀的脸。

2、璃

对于一个吟游诗人来说,范青颜的故事太简单太缺少日积月累。甚至观星原之战这样注定载入史册的大事件也还刚刚过去没有多久,与那些源远流长的故事不同,还只是在每个吟游诗人的口中各自呈现别样的纷纷繁繁。

我常常想起师父对我说起的经验,有时候我们会失去一个故事,或者有意把它埋藏了,或者只是不经意的将它遗忘了,但是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重新获得这个故事,此时,被重新发现的故事复活了,就好像内外明彻、净无瑕秽的琉璃,散发着新生的光芒,它会是一个完美的故事,这大概是我们一生中最值得珍惜的一种际遇,而有时候,我们会在别人那里发现我们的故事,它们已经面目全非,只是还有些东西保留着,让我们认出它们曾经是我们的故事,如今,它们已经不再是我们的了。

所以我把范青颜的故事埋在心里,从那热那曼到中土,越过无边无际的莫速海,抵达南幻洲,这些漫长的旅程中,多数时光我已将它沉秘在记忆之海的深处,不过偶尔,那些片段那些细节会浮出水面,它们像失事船只的残骸,在月光中晃动,泛着深海生物的荧光,它们还没有形成一个我作为吟游诗人可以向你们讲述的故事,或许我可以称它们为璃,那些映照着现实和幻想世界的碎片。

我听说那三场比试,枫雷氏族早做了充足的准备。比箭的时候,箭靶放在三百步开外,没办法直射,赭雪射出了漂亮的弧线,但是他看不见小小的靶心,只能瞄准箭靶的正中,哒哒枫雷看得清楚,他射中了那个微偏的靶心。但是取代赭雪的范青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赛马路程中种种安排的障碍都被范青颜克服了,霍然枫雷败给了范青颜,虽然他骑着部族里挑出来最好的马,虽然有很多族人暗中帮助,范青颜却不是在驾驭一匹马,似乎他和那匹枣红色的小马心意相通,他们一样的灵活矫健,他们合而为一了。最后一场,拓枫雷对赭雪,比的是谁先找到三株醉叶草,就是那种醉叶城因之得名的小草,嚼几片醉叶,喝一口泉水,含在嘴里,就是美酒的味道,那些不起眼的小草,非常稀稀落落的生长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人们只能祈求与它们偶遇,有心去找却太难了,不过拓枫雷早就让族人找遍了,他不需要碰运气,醉叶城就这样加入了枫雷氏族。

三场比试会是很好的题材,我说枫雷人的那些诡计的时候,听众会为范青颜担心,而范青颜和枣红小马巧妙的取胜的时候,他们会赞叹,这些细节是吸引他们的关键,又或者他们会好奇,范青颜的技艺如果说是技艺的话从哪里来,范青颜为什么会和赭雪赛马,范青颜和赭月有些什么样的故事,这些都可以任由我的想象编排,只是故事的结局没有办法改变,醉叶城不再是独立的,它会卷入战争,它会被写进历史,范青颜这个名字在传说中突然浮现,又迅速的消失,就好像划过夜空的流星,短暂和美丽,甚至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甚至在正史中没有留下一行字。

我总觉得会是这样的。

拿下醉叶城后,枫雷氏族的大部队会继续赶路,奔赴毒岚山口,醉叶城也会派出十个人加入他们的队伍,范青颜就这样离开了醉叶城,再也没有见过赭月。

(2008-01-03)

无端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