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续两起校园死亡:吃瓜群众要用什么姿势围观暴力?

96
水青衣 1
2017.12.07 16:10* 字数 3257

文丨水青衣

“12月4日23时50分许,山东济南市章丘区公安分局接报警称,圣井街道世纪大道12510号昌聚教育培训学校女生宿舍有人打架,一名学生被捅伤。接警后,区公安分局立即组织刑警大队、圣井派出所赶赴现场维护秩序、救治伤员、连夜开展案件调查工作。

据查,滨州市人顾某倩(女,15岁)、刘某卉(女,16岁)同在位于该区圣井街道宋李福村附近的昌聚教育培训学校上学。因口角纠纷,发生争执。刘某卉持刀捅伤顾某倩。受伤女生送医后抢救无效身亡。日前,嫌疑人刘某卉已被警方控制,现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12月5日凌晨,湖南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发生大一新生在寝室斗殴事件,15岁学生姚旭超被打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涉案的6名学生中有5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1人被行政拘留,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连续两天的校园新闻报道,让人食难下咽。

又见校园欺凌与校园暴力。

近年来,类似事件节节攀升、屡禁不止,成为社会不容忽视的现象。校园欺凌的主体,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们,也成为频受关注的对象。


章丘区 昌聚教育培训学校

【壹】

据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

犹记得,去年12月,一篇名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在社交平台发布,关于中关村二小的校园暴力案件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彼时,受伤的孩子,焦虑的母亲,强硬的学校,愤怒的社会,都让“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话题引发全国热议,得到了教育、心理、法律、公益等等各方的关注与追踪。

然而,就在一年后的此时,却又再度出现了“15岁少女捅死16岁室友”与“15岁大一新生因一句话被同学殴打致死”这样令人扼腕与叹息的事件。

两起事件,一前一后。警方给出的“经查”与校方给出的“答复”,都是短短数行字,却都让人读得后背发寒。

“经查,12月4日晚自习期间,两人因琐事通过传纸条的方式互相对骂。熄灯后,顾某倩在数名同学陪同下来到刘某卉宿舍,双方再次发生争吵并相互殴打,期间,刘某卉持水果刀将顾某倩捅伤,顾某倩经抢救无效死亡。”

如果说事件一的起因如芝麻绿豆——“晚自习期间,两人因琐事通过传纸条的方式互相对骂”;

那么,事件二的起因简直就有如发丝沙砾,甚至带着一些莫名其妙和心酸的无厘头:

“校方称,5日凌晨0时15分许,学生田某涛(16岁)与一名姜姓同学发生口角并有肢体接触。之后田某涛回到自己的寝室,从其他寝室叫了几人,来到2331寝室找姜某报复。其间,姚旭超从床上坐起来说了一句话“吵什么吵”。田某涛等人就将姚旭超从床上弄下来,对姚旭实施了殴打。

学校学工处、保卫处工作人员闻讯后立即赶来,将姚旭超送往医院抢救,并及时报警。姚旭超因伤势较重,于5日凌晨2时31分抢救无效死亡。”


湖南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内,姚旭超的母亲十分悲痛

【贰】

校园欺凌的主要表现形式为:索要钱物,不给就威逼利诱;暴力胁迫、以大欺小、以众欺寡;为了一点小事大打出手;同学间因“义气”之争;用暴力手段争长论短;不堪长期受辱,以暴制暴;冲动报复;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等等。

事件一中的两个女生顾某倩与刘某卉,就是“校园欺凌”的典型例子——“为了一点小事大打出手”。

可以想见,两个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因为纸条上的“血雨腥风”,而导致情绪沸腾。在下课后,甚至是熄灯后,都尚未能平熄心底怒火。进而上门挑衅、动口变动手,事件愈演愈烈,升级成现实里的“刀光剑影”。

恶语伤人六月寒。的确,青春期的孩子敏感易怒,常常因为一些小事或一些言语,就头脑发热,暴躁冲动。

2016年9月,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对一起校园欺凌案进行宣判。五名犯罪时未满十八岁的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或十一个月。

案件中,北京市西城区某职业学院女学生朱某,伙同另外四名女被告人在学校女生宿舍楼内,采取恶劣手段,无故殴打、辱骂两名女学生。

期间,五名女被告人脱光了一名受害人的衣服予以羞辱,并用手机拍摄了羞辱、殴打视频,事后在微信群内小范围进行了传播;其中一名被害人,因为在当时站出来充当了保护者,当天先后被殴打了三次。

这起事件的起因,是朱某觉得“不喜欢对方跟我说话的态度。”一时性起,大打出手。

【叁】

因为小事或话语而引发的性质恶劣的“校园欺凌”事件屡见不鲜:

江西永新,女生被数名同学扇打53个耳光;

云南富宁,一中学女生宿舍内遭围殴凌辱、拍裸照上传空间;

安徽黄山,一女生遭同班男生下“春药”;

重庆,一少年被同学殴打致死

……

幸好,频发的校园欺凌事件引发了官方关注。

2016年4月28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官方明确了“校园欺凌事件”的范畴: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事件,损害了学生身心健康。

2016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

幸好,得到了社会公众的支持与响应。

2016年12月14日,由凤凰公益、凤凰新闻客户端主办,律媒百人会协办,主题为“如何面对和应对校园欺凌”的公益沙龙在京师律师大厦举行。活动现场,邀请了少儿研究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心理学等领域的专家参与讨论。

幸好,也引发了学校的高度重视。

各校尤其是中小学,都制定有校园欺凌的预防和处理工作方案。明确相关岗位教职工预防和处理校园欺凌的职责,开展专项治理行动与专项督查。并且对学生及学生家长开展各类教育讲座。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2017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881人,经审查,批准逮捕1114人,不批准逮捕759人;受理移送审查起诉3697人,起诉2337人,不起诉650人。

可以说,大环境下,对欺凌者、被欺凌者的社会关注与心理帮助可谓是做得很不错。

然而,在这“不错”的背后,我看到的,却是对校园暴力事件中的第三者——围观的吃瓜群众们,要如何引导,并没有太多声音。

受害人姚旭超

【肆】

事件二的姚旭超,正正是校园欺凌“冲动报复”的第三者,也是遭受池鱼之殃的围观者。当日凌晨0时,由于寝室内的同学已经准备休息,已躺在床上的姚旭超仅仅是说了一句“吵什么吵”,想在深夜安心休息,却成为了不能休息、被追打的靶心。

在此事件的回溯过程里,不能不让人有扼喉窒息的难受。

有研究发现,围观者在欺凌事件中占有重要地位,当没有围观者的时候,欺凌事件的恶劣性质会下降,欺凌时间也会缩短;围观人数越多,欺凌者的快感和被欺凌者的痛苦也就越大。

但是,围观者真的只是做群众,眼睛只盯着自己的“瓜”,两耳不闻其他事么?

在美国,对于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非常严格,除了对于欺凌方进行处置之外,对于没有阻止欺凌行为的围观者也有一定的处罚行为。

而我们国家却并不是如此。从官方到学校,从社会到专家,都没有对“围观者”做出明确的、恰如其分的引导,也没有任何鼓励或处罚的措施,甚至,连要求也没有。

北京市中小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温方说,“其实受罚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让学生们意识到,作为一个社会公民应该怎么做:你受到欺负了应该怎么做,你看到别人受到欺负了你该怎么做,这就是所谓的‘公民教育’。”

在温方看来,在学校出现校园欺凌事件时,学校的处理方式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重要的教育途径,应告诉学生,行为边界在哪儿、如何学会自我保护,并利用自己的力量去支持正当的行为

在强调关注欺凌者与被欺凌者时,缺乏了对围观者的引导与帮助,也并不是预防校园暴力的正确打开方式。

刘某卉案件中,与她同一个宿舍的围观者,她们在做什么?

北京朱某判刑案件中,那个因站出来而被殴打的围观者,她是否会后悔?

姚旭超案件中,他因自己的睡眠权益而开口说了一句话却丢了生命,他是不是做错了?

……

慢慢罗列这些事件,实在是让人细思极恐。

如果某一天,有一场校园欺凌来临。不幸成为围观者,谁能告诉我,我该何去何从?

或许一个声音响起:

吃瓜同学,你还不出声?到底要多少个鲁迅,才能拯救你的灵魂?

但,另一个声音或许会来得更快更响亮:

我开口了,谁来拯救我的肉体?

[新闻与图片来源:山东商报、济南时报、潇湘晨报]


推荐阅读:

这是我:《水青衣:我是荒野的一截狼性藤蔓》

《那天,我在签约作者与专题主编间做了艰难抉择》

这是我的作品:《为什么拒绝我的打扰》

水集子丨胡诌二三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