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琅琊令之无间道 |异火回忆录

96
陆纤雪
2017.04.21 14:34* 字数 3264

2017年4月21日,思南公馆,我意外得到了一支录音笔,以下内容,是我结合录音笔的内容以及想象而撰写。

因为我的职业不容许写日记,是以我用录音笔记录我的日常,你若是得到这份录音,那我便已不在人世。

我站在布满废墟的地面,周围碎掉的肉块和零散分布的残肢,虚弱的求救声断断续续,我却冷漠的别过眼,快速离开,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我被使命缠身。

我是异火队的一员,异火队,国家最神秘的组织。挑选队员的要求也是相对诡异,并非在警校或者部队出类拔萃之人,而是那些被刷下来却又能力异常的。

我是丢雪,我的能力在于速度,是常人的五倍左右。不要感慨这些能力过于平淡,毕竟这个世界并非虚幻,没有电视、电影、小说中的异能者那般变态,有的仅仅只是我们这些能力凸显之人。

我们的名字只是个代号,队友之间相互不熟。每一次任务都会分配一位小队长,而我是四队的队长。

同时,每一次的任务,队友都会变化,异火队究竟有多少人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我之前从未遇到过重复的队友,一直到他的出现。

他向我走来,黑色劲装上布满灰尘,可他却神采奕奕,可能因为我们完成了任务并毫发无损而开心吧。

我想起了他第一次站在我的面前,那时我居然笑了。

他的身材纤细,脸蛋也美过女人,我有些不敢置信这种人可以加入异火,难道他准备用这张脸来完成任务吗?

他向我伸出手:“你好,冷眼观史。”他的声音阴阴柔柔,倒是很配他的皮囊。

我低头看了看他的手,白皙柔嫩?手掌偏窄,五指修长,敢问异火内哪一个不是满手茧子的铁血军人?我心中不屑却没有表露,同样伸手回握:“异火第四分队小队长丢雪。”

他的手掌温温暖暖,触感细腻,且异常柔软。就算比上一个常年不干家务的女人都要保养得当,这样一双手在异火能干什么?我不禁多看了几眼。

他先我一步将手抽回插入裤袋:“我的手每日用牛奶浸泡三次,每次二十分钟。”像是知道了内心所想一般他开口解释道。

而我却不屑他的做法,这般解释很无聊很多余,我更想知道的是,他究竟有什么能力。

第一次执行任务之时,他便让我开了眼界,不用多言便是洗去了众人的有色眼镜。他那双美轮美奂的双手,在关键时刻利用破碎的零件组装枪械,在刁钻的位置偷取物件,更是可以轻轻松松仅用双手开启任何种类的锁。

而他这般保护的双手,却在拯救队友时毫不犹豫,伤痕累累。

任务结束,难得没有同伴牺牲,受伤的也在少数,有的尽是疲惫。

大家进行最后的告别,我伸手看向他:“对不起。”我这人,对便是对,错便会认。

面对这种离别,大家都习以为常,原本一次任务积累的感情必然比之平日里朝夕相处还要珍贵许多,毕竟生死相伴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但我们却没有选择的权利,我淡笑着离开。

令我震惊的是第二任务,我站在任务等候区,他款步向我走来。我以为自己眼花了,上级怎么可能会将相同的队员分配在一起两次?还是连续两次?

他却好似早已知晓,轻笑着,阵阵微风吹起他的衣摆,背后的阳光沐浴身畔,令我有一瞬的晃神。

“又见面了。”他阴柔的声音此刻却听起来异常悦耳。可能是因为他的能力足以让那些先天的不足全部掩去。

“怎么了?”我被一声温柔的嗓音拉了回来,轻轻摇了摇头。有过前几次,第三次、第四次,连同眼下的第五次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不否认我先前对他是歧视的,后来却慢慢演变成欣赏,以至于休息时都会想起他,我想,我对他是有好感的,并且不少。

任务完成,虽然我有些不舍,但我仍要开口道别。可令我震惊的是耳中的迷你通讯器传来了上级清晰的言语。

“队友中藏有卧底,24小时内若是无法找出,弃子。”

弃子?我不敢置信,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吗?这就是我坚定维护,付出一切的信仰吗?

我有些无力却又觉得情有可原,一个国家不同于一个群体,它承载着千千万万的人民,它要对人民负责,过于仁慈必出纰漏,我应该理解,我们的存在不就是造福千千万万的人民吗?

我看向他,他会是卧底吗?如若他是,那我该怎么办?我会举起枪将他击杀吗?我想象着他在我面前倒下,我的心居然抽痛起来,像是一只无形的收捏住我的心脏,越收越紧。我不自禁的捏住衣襟大口喘息起来,那股憋闷好似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

“你怎么了?”他关切的走过来,双手扶住我的肩膀:“丢雪。”

这是他第一次喊我的代号,我浑身一颤,有些慌乱起来,我的眼神不知该看向哪里:“你,接到了任务指示。”我的心跳开始狂乱起来,从骨子里冒出一股燥热,这可能就是普通女生口中的羞涩。

他点了点头,把我拥入怀中。他的怀抱暖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属于他特有的味道。

我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想要逃脱,快速挣扎起来。这种肢体接触前所未有,我有些期待却也有些害怕,我想我可能是着了魔?

他将我固的更紧,一直到我渐渐放弃挣扎,乖巧的靠在他怀中,贪婪的吸取那只属于他的味道。

他也慢慢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就这般静静的抱着我,下巴摩挲着我的头顶,带来一震酥酥麻麻。转而将头贴上我的,柔声在我耳边道:“相信我,嗯?”

我鬼使神差的点点头,我心里是想要去相信的,可偏偏眼前的情势会容许我这般做吗?

异火最原始的命令便是不能感情用事,理智是我们的必备条件,是以才不会将相同之人连续分配在一起执行任务。

我们没有商讨该怎么做,我们开始小心翼翼的探索,遇到自己的队友便毫不犹豫的击杀。

可能是有些残忍,但我们又该如何去辨别对方是卧底与否?我们最后的选择方式,便是与上级下达的指令如出一辙,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我们并肩坐在废墟里,击杀了队中剩余的18人。我们满身血污满手血腥,虽然在我们手上结束的人命已经不计其数,但收割战友的命还是头一回。

懊恼吗?有。怨恨吗?有。痛心吗?有。犹豫吗?有…一切一切的负面情绪集于一身之时,也离崩溃仅有一步之遥了。

我靠在他的肩头,身心俱疲,脑中一片空白。

他转过头来对着我温和一笑,渐渐靠近,双唇慢慢贴上我的。

他的唇瓣细滑柔软,却冰凉的可怕,他可能也在迟疑吧?我拿起枪从背后抵住他的后心。

他没有动,也没有阻止我,在我的唇瓣上继续轻触研磨,半晌唇分,他柔柔的看着我:“若我猜这是国家为了清除我们而设下的局,你信吗?”

枪响,他带着解脱的笑容慢慢倒下,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瞳孔也在渐渐涣散:“丢雪,我不怪你,但是,不要去基地,答应我,嗯?”最后上扬的尾音让我的心脏狠狠一缩。

我握紧了双手却我没有应他,一直到他的眼睛慢慢合上,我的手臂也酸疼的再也无法维持,我蹲下了身子,将脸埋在膝盖里。心很痛,痛的快要撕裂,我想要发泄,却连哭喊都无法做到。

双手插入发间用力的撕扯,头皮上火辣辣的疼痛都无法掩过内心撕裂的疼痛。我张着嘴,用尽了全力,却发不出哪怕一丝呜咽,膝盖处的布料逐渐湿透,我的泪水却没有要停止的迹象,脑中不断盘旋着过去的种种,无法控制。

不知过了多久,我失魂落魄的站起身,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拂上他的脸庞,用手指慢慢描绘他的轮廓,一遍又一遍。

他的脸庞已然冰冷,以前是这种触感吗?可惜过去,我却没有勇气这样做。

我喜欢他清亮的眸子凝视我,每每这般我总会慌乱的别过眼,不敢与之对视,然而此刻它永远也不会睁开了,我痴笑着摇了摇头,泪水仿若干枯,我脱下外套盖在了他的身上。

有人说,安静有时会使人心里产生恐惧,换做之前我会嗤之以鼻,而如今,我想,我体会到了。

那么现在,我要去基地了,可能真如他说的那般,国家只是为了清除我们,但我没有选择,不是吗?我将录音笔与他放在一起,承载这我们的记忆,我想,我可能很快会来陪你了,冷眼观史,等我。

什么都不要懂,只想继续做梦,害怕醒来以后握不住你的手。心好空,像没温度的气球,我的灵魂困在回忆中,动也不能动。爱上你,不需要理由,你到底懂不懂,伤心快乐在回忆中反复的交错。

我将电脑播放的歌曲关闭,心中莫名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粗略上网搜索一番。

丢雪、冷眼观史,生前直属国家异火部队,因公殉职于2014年8月2日。

因公殉职……何其讽刺……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四期|无间道


以下为我们冷大强烈要求却被我无视的更改内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脉搏,感觉隐隐还有一丝生气,立即失魂落魄地抱着他,离开了一片腥风血雨的基地。我要治好他!至于以后怎么样,我不想去考虑……”

陆纤雪短篇合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