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鳃鳗篇(一)

96
徐湘楠
2017.08.17 20:05* 字数 4127

群山环绕。

穿着白色蓬衣的队伍从营地走出来,脚步整齐地走在满是落叶的山地上,却只发出轻微连绵的落叶挤压的声音。在这样的声音里,队伍快速而安静地穿过山路,从远处看去,就像一条白色的蠕虫弯折在山脊上。

队伍顺着山路向前快速推进,绕过几道山梁之后,山路结束了,眼前只有荆棘和灌木。于是队伍在树林前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从人群里走出几个戴着蛮牛面具的人,一声不吭地走到队伍的最前面,用手里的铲子将树丛劈开,清出一条道路,其余的人依旧排着整齐的队伍,等“蛮牛人”向前开辟一段距离,队伍就整体向前移一段。

这些天里,这支队伍就以这样的方式开辟山路,侦察员负责探索方向,蛮牛人负责开路,其余的人负责扎营和探索,终于,在两周之后,他们将山路覆盖了整片山林,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有所发现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地点。

“这是最后的山路了,”一位蛮牛人停下手里的活,对队伍道:“今天在这里扎营,其他人四散搜山。”

一声令下,一支队伍顺着原路返回,去取回扎营的工具,其余的白色队伍依次散开,由一人领头,顺着路探索向四面八方。蛮牛人稍事休息,继续开路,不久,一名戴着羊头面具、身侧挂着包裹的男子跑了过来,还没到面前,他就一下仆倒在地上。

“有新的尸体。”

蛮牛人对视一眼。

“就在那边,新的尸体。”

随后山羊人在前面带路,蛮牛人跟在后面,转过几道山路之后,他们看到了地上的尸体。那是一头残破不堪的野猪尸体,腰、臀、腹部甚至头部都有成年人手掌那般大小的滚圆的洞,那些洞贯穿了野猪的躯体,使得整头野猪就如一个不规则图形一般。其中一个蛮牛人凑近尸体,闻了闻,道:“没死多久。”说完看向四周,又道:“可能还在附近,小心一些。”

说完他摘掉了面具,露出中年人特有的刚毅的面孔,其他人紧握利器,小心翼翼地巡视周围。

如果是猛兽造成了这头野猪的尸体,那么这具尸体的伤口没有理由这般整齐,尤其是这些圆形的窟窿,看上去边缘非常光滑,即使是最锋利的刀刃,也难以造成这样的效果,而且这具尸体的状态很奇怪,野猪死得很“安详”,动作没有扭曲,肌肉也很放松,似乎不像是搏斗之后死亡的,如果这里躺着的是一具人类的尸体,人们大概会觉得“他回忆着自己的祖母,然后缓缓吐出最后一口气”。

“又是‘祭品’吗?我看到圆形的洞了。”

说话的蛮牛人听声音很年轻,此刻护在中年人身侧,右手把精钢短刀紧握在手里,在短刀的刀柄上,繁复的金属花纹彼此交错,绕着圆滑的弧线。

祭品是白衣人内部的称呼,这段时间来发现的尸体都有这样的特征——安静死去的怪物,诡异的尸体,白衣人内部猜测这些尸体是某个原始村落向天祭祀时使用的祭品,而且这样一说,这些尸体上滚圆的窟窿也可以解释了,也许是需要将尸体做成特殊的形状,神祗才可以收到这些部落的信息。

“看起来是的,”中年人翻看着尸体,道:“这些滚圆的窟窿,并不是用普通的工具能造成的。”

“用剑戟棍棒不行,用锋利的小刀也不行么?”

“就算是最锋利的刀,也不可能撕裂肌肉时不留下痕迹。”中年人皱着眉头,看向四周。

“面具可以摘了吗?”

“尸体是新鲜的,”他道:“不过您还是小心点。”

年轻人一把扯掉面具,露出那张象牙雕刻般洁白如玉的面庞,和那张俊俏的脸不匹配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珠就像刚出洞的老鼠,似乎总是毫无焦点地抖动,被那样的眼睛看着,你会觉得自己被视线插穿身体,留下了野猪身上那种滚圆的洞。那不是普通人会有的眼睛,只有欲望与不安分纠缠着刻在灵魂里的人,恰好又有着最纯净无暇的眼球,才会给人这种蚀穿灵魂的感觉。

“有什么好小心的,”他露出笑容,转向中年人:“你们会抓到人的是吗?”

“我们还……”中年人看着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不太确定是什么。”

“我对你们有信心,抓到人,我就可以回去了。”

“殿下,”中年人叫住急欲转身的年轻人:“在这里发生的,可能不是普通的事件。”

“处理普通的事件也不会得到父亲的青睐,”年轻人道:“唯有特殊的事件和可靠的人,才可以带给我想要的东西。”

“但是山上很危险。”

中年人面露难色。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解决这个事件是你的任务,不管我在不在,你都要解决他,而我,在这里,一定会帮上你忙的,这没错吧?”

“如果你呆在帐篷里……”

“哼!”

见他恼怒,中年人点点头:“好吧,但你要呆在我身边,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年轻人露出笑容:“这你放心。”

中年人吩咐其他人道:“其他人继续搜山,再去找其他线索,人手不够可以从镇子里找。”他顿了一顿:“记得钱给够。”

说完这句,他抬头看了一眼年轻人。

对方回了一个微笑。

……

“咣咣咣咣咣!”

除了镇子南边的那鼓旧钟,还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曾发出过这样恼人的响声,现在,这种响声响起在镇子的最中央。当然了,对镇子里悠闲地过着生活的村民来说,这声音虽然多少有点嘈杂,但更多则是传递着新鲜的信息——如果你住在远离城市的小镇,人生的大部分时间是喝点小酒荒废时间,这种为数不多的特殊事件一定会带给你不小的刺激。所以半个钟头之后,几乎所有无所事事的人们都聚集在小镇的中央,看着小镇中央的木质讲台交头接耳。

他们不知道这个木质讲台是什么时候搭建的,但是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个讲台搭起来的时候,准是大城市里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要宣布,比如,国王结婚或者是某个皇后的亲信要被处死之类的,对镇子上的居民来说,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听到这些有趣的消息,那么他们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都会面临没有话题的尴尬。

讲台上的男人等人聚集得差不多了,将手里的召集用的器具扔在一边——那看起来是一口破锅。这样窘迫的演讲还是村民第一次见到,所以在他扔了破锅的那一刻,人群里爆发了不小的嘘声,毕竟这和以往的演讲相比,实在是太简陋了。不过,这个男人之后说的每一句话,准确地说,是每一个单词,都进入了这些村民的心里,因为这些单词是如此清晰、简单和高效。

“军队,招人,悬赏,一天,200基尼,管吃住。”

200基尼,这么说吧,如果这些村民当中最健壮的那个男人,以他精力最充沛的状态在田间劳作,如此坚持一年,那么他这一年中的某一天可能可以达到这样的收入。村民对这样的数字本身并不陌生,因为早就听说过谁谁谁今天有多少劳作量之类的传闻,所以在军官报出这个数字的瞬间,不少人在人海中发出“这也不多啊”之类的感慨,但是在之后的短时间里,他们就明白“每天获得这样的收入”是什么样的概念,于是他们开始观察彼此,留心每个人对这条信息的关心程度,最后他们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把这条消息随便走漏——哪怕不得不一个月没有话题。

在琢磨清楚这点之后他们就各自尽快赶往家里,和家人一起商讨接下来的打算。但在回家之后的几分钟里,他们又陆续意识到新的问题,那就是征兵的总数可能是有限的,如果有很多人有参军的打算,那么最终将只有一部分人能获得200基尼的日收入,也就是说,想要参军成功的话,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作出决策。而一旦意识到时间有限,他们仅存的理智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这有点像是某些漂亮石头的骗局,一旦被商家冠以稀有之名,立刻就变得身价百倍。

失去理智之后,决策过程也就随之失去了意义。于是这些人到家不久就又走出家门,再度走到街上后,他们对行色同样匆匆的彼此心知肚明,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加快脚步,并且假装平稳地呼吸。等他们终于走到征兵点,领到征兵表,听着征兵官员不紧不慢地说出“下一个”时,他们才会长长地喘出那口气。

当然,也有一些人,并不是为了钱才参加征兵,比如艾纱的父亲。

“我要保护这个镇子!”

然后在第一时间获得了全家的支持。

……

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小巷是几个一起长大的男生的秘密集会地点,在他们还称得上年幼的时候,这里是他们玩游戏的乐园。稍微大了一点之后,他们就开始在这里讨论事情。一起长大的人总是会有些不用明说的默契,找不到其他人的时候,他们就会来到这里,不久其他人就会依次现身。

带帆布帽的瘦弱男生坐在居中的铁管上,那是他们当中最有地位的人才可以坐的位置。他名叫穆勒,虽然并不胖,但绰号却是“肉丸”,据说是因为穆勒的母亲怕他太瘦,经常做些肉丸给他补充营养,在他随身携带的一盒肉丸被伙伴发现后,他就有了同名的绰号。除了“肉丸”之外,这个团队还有另外四个人,“小刀”马沙有一柄过世父亲留下的匕首,他不止一次幻想带着这柄匕首与人决斗,和他并排坐在穆勒右手边的“猫粮”克西则是一个喜欢养猫的男生。而坐在他们对面的“胖鸟”艾勒里,是他们当中地位最低的人,为此他甚至没有一个标准的“座席”,只能坐在废弃的建筑材料堆上。

艾纱是这个团队的唯一一名女成员,她并不常来参加活动,甚至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这个小巷的存在。但是有一天,他们四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碰到艾纱,艾纱问他们去哪,还没等他们眼神交流,“胖鸟”就说“我们要去一个地方开会,那里超酷的”。

当时正是女生提前发育而男生还没有的年纪,所以为了问出他们所谓的“开会地点”,艾纱将他们挨个儿揍了一顿,除了“胖鸟”。事实上“胖鸟”在这个团队的地位本身也不高,但这件事情之后,其他人就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他垫底。

当时“肉丸”趴在地下,艾纱坐在他的身上,扳着他的左手,所以“肉丸”不得不说出集会的地点。但是“肉丸”之所以是这个团队的首领,就是因为他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能保持镇定——他和艾纱提出了一个交易,那就是如果艾纱愿意加入这个团队,他就告诉艾纱集会的地点,这样作为团队利益,艾纱就不会把集会地点说出去了。

其实艾纱只要把“肉丸”的左手再向后扳上三分之一英寸,“肉丸”就会明白这个交易有多么愚蠢,但是艾纱没有,她看了一眼“胖鸟”,发现后者满脸惊恐。所以艾纱琢磨了一下,同意了这个交易,反正对她来说,这个交易没有任何意义——最多两年,这些男生就会发育,壮得像一头小牛,到那个时候,他们有的是办法让艾纱不能开口,而现在,艾纱有得是办法到处开口。

交易成立之后,他们带艾纱来到着小巷,艾纱完全没办法明白男生为什么会把这样一个脏、乱、破旧而且到处都是建筑垃圾的地方当成乐园,所以她在看到小巷的瞬间就失去了兴趣,从此之后的集会她也不常参加,只在实在无聊的时候走进来看看。

这正合了这个团队的意,主要是合了“肉丸”的意,他本来就不想和艾纱在一起玩,这会让其他人想起他被坐在身下的画面。而且艾纱不在,也方便他们讨论更多的事情,比如:

“你们听说了吗?艾纱的父亲是第一个走进征兵处的。”

“肉丸”这样说。

怪物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