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立功:再访当年下放地--大别山中彭家老屋

96
作者 56cun
2017.04.17 22:46 字数 1685

原标题: 再访彭家老屋旧貌换新颜(图文)

作者:合肥 老顽童



如今,城市高楼叠起,日新月异;农村怎样了?这是笔者一直以来所关注的话题,那些曾经下放过的人,或许也会感兴趣。

48年前的一个冬天,伴随锣鼓声与口号声,笔者被下放到霍山、舒城、岳西三县交界的偏僻山村——霍山县东溪乡托儿岭彭家老屋插队落户。被生产队安排在村东头单独的草房,本来是当作牛棚兴建的。昔日心灰意冷的记忆,挥之不去。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翁不时地涌起一股怀旧的思绪。曾经下放过的地方,究竟现在咋样了?是我重返山庄的初衷。同时,也是大病初愈后活动身体的需要。

女儿女婿得知我们老夫妇俩的心愿,抽出周未的宝贵时光,轮流驾车带我们老俩口直奔山庄,满足了我俩的宿愿。

其实,早在十二年前,即2005年春天,我曾经只身搭乘班车去过一趟彭家老屋了。那时,农村建设才起步,只有零星的新房,中青年劳力开始进城打工。我曾经住过的那间草屋仍然存在,并且与原队长彭大元在同一地点36年后再次合影留念。那时的山乡面貌正在稍稍地改变,与下放时两相对照,今非昔比(见《老顽童文集:上卷》238页)。



如今,山乡巨变。当汽车开到山村附近时,我们已经十分陌生,花了好大力气,才找到了彭家老屋。因为原来的面目已经看不出来了。之前因老伴患有关节毛病,正在犯愁上下村庄那段陡坡时,没想到现在一车就开到了村民的楼前,真是喜出望外。

我们一行四人,被好客的主人彭光朝接到了他家的厅堂。主人介绍说:这座小楼始建于2011年,是他儿子在外打工搞建筑业,自己根据需要设计的,宽敞、明亮而实用。厨房设在门外,远离污染。卫生间不仅有了抽水马桶;而且购置了欧式木质浴缸,十分清洁。门厅中悬挂着“天地国亲位”的巨大条幅,父母亲的遗像就在旁边;侧面墙上挂着的是精美油画。里间客厅中摆满了沙发;卧室在里间与楼上,装璜相当考究。我原以为他家是先富裕起来中的佼佼者;可是后来在我与他正在读初中的孙女微信联络中得知,他家不算富有,只算中等,困难户约占全村的百分之二。山乡中的许多人正在酝酿在城市中买房。


今日的山民,几乎人手一机,既扩大了眼界,又同享及时的咨询。主人还介绍说:我们这里除了播种水稻之外,还盛产茶叶和毛竹,收入可观,生活不愁吃穿。大多数青壮年外出打工,供养在乡的老少。没有外出有劳动力的人,正在山上摘茶,其乐融融。

彭光朝还告诉我们:“当年与你们同劳动的老辈们多已作古”。他的父亲彭大全是当地有名的生产能手,经营能手,闻名四乡。当时,彭光朝还是一个孩子,现在当上了爷爷,孙女已经上了初中。但他仍然记得我们与他家为邻,经常来往相互帮助的情景,难能可贵。

据称,仍然健在的老队长彭大元,如今已经迁出老屋搬到西溪与儿子一道生活去了,这次未能谋面,成为憾事。另外一位老妪,是已故彭大寿的老伴(当地俗称:“烧锅的”)目前仍然健在,生活可以自理,独居在公路之上,儿子在外打工,每月来家探望母亲两次。下放时,她与我的茅屋相邻,每当我遇到困难,她总是抻出援手,十分难得。此次因时间关系未得会面。

老伴在村里寻覓到她结识较深的劳动伙伴吕翠莲老妪,她也年届八旬,身子骨硬朗,性情温和,是当年的老搭档。两人相聚交谈甚欢。老伴打听当年她曾经亲手救活的一位因夫妻吵架而上吊自杀的外来妹时,吕说,她也过世了,老伴颇为忧伤。


现今,再次造访彭家老屋,感触多多。一路上风光无限,沁人心脾,好不痛快,食量大增,品尝久违的柴火灶烧出来的香锅巴,想起当年随同我们一起下放到大别山时,锅巴成为女儿唯一的零食,回味无穷。

到家以后,亲友们纷纷祝贺此次山乡一日游,游出快乐,游出健康,让晚辈感到欣慰。山乡的优质空气、阳光与美景,特别是那里醇朴的民风与好客,喜气洋洋的笑脸,都深深留在我们的脑海,这是一次难忘的旅行。旅居海外的亲属在微信中交流称:“您当初以干部身份到达霍山时,恐怕就盼着早日回归省城,因为条件实在太差,今日再度造访,眼见山乡巨变,必有感慨。其实,就是农村的基本建设急起直追,承包激发的私营经济正以强大的生命力改变着乡村面貌。可惜这是迟到的旧貌换新颜,不然您早就享福了,何须等到今日!”

萧立功定稿于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五柳村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晚上9:41收到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