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首诗,哼一首歌,借一句刻骨铭心来日方长

96
江晓白
2017.10.11 06:36* 字数 215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江晓白


01

夏夜的星空繁星闪烁,能让你一眼看到的,一定是最亮的那一颗;吵闹的人群熙熙攘攘,能让你一眼万年的,一定是最特别的那一个;浩渺的书海异彩纷呈,能让你一读倾心的,一定是最走心的那一句。

以上体验,前两者会在日常生活发生也容易理解,最后一个,我在2014年才遭遇到。

2014年12月的某一天,我在逛豆瓣时看到一首诗: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虽然当时并不知道诗的标题以及作者何人,但惊为天人,一读倾心,再读倾情。后来在2015年的春晚上,听刘欢唱那首《从前慢》,读《借我》时的感觉又来了,于是就去百度了一下,于是才知道木心先生,以及他的一些作品。

不得不承认,好词句,真的是有脚的,你与它对上了眼,它就直直地走到你心里去,不在你心里烙个印、泛一波涟漪、荡一阵清风,它誓不罢休。

木心先生这首《借我》,各种解读都有,然而我却只记得,我与它初见时感受到的那份古朴、温婉和苍凉,尤其喜欢诗中那个“借”。

行将暮年,诗人不祈求春夏,只想要一个精彩的秋天,但时光不逆转,心愿不可为,所以,只能“借”,就当是“我”还是个少年,没有瞻前顾后,只有磊落和鲁莽。

读罢,心境是沉重和压抑的。



2014年某天的朋友圈


02

在现代歌词中,也有不少歌词,用到“借”这个字的。

毛不易的《借》一盏午夜街头昏黄灯光……一寸三九天里烈烈暖阳……一泓古老河水九曲回肠……一段往日旋律婉转悠扬……一抹临别黄昏悠悠斜阳……一句刻骨铭心来日方长……一方乐土让他容身,他平凡一生。

这首歌要说什么?私以为,说的是他深刻浓重的“孤独”,还有一个“穷”。这个穷,不是单纯没钱,而是什么都没有、无依无靠孤苦一人的穷,是灵魂无处安放。他想“借”很多东西,但没有借到,因为无物可还。

陈奕迅的《单车》:任世间再冷酷,想起这单车,还有幸福可

这是一首讲父子亲情的歌,骑着单车的两人,怀紧贴背的拥抱,那种温暖和依恋,让人不舍下车;至“我”长成,虽然单车上的拥抱已不再有,但冷酷人生里遇到冰霜雨雪,还可以凭借记忆中的温暖,生出抵抗一切的勇气。

陈奕迅的《你的背包》:一九九五年我们在机场的车站,你我而我不想归还。……背了六年半,我每一天陪它上班,你我我就为你保管。……你的背包对我沉重的审判,了东西为什么不换?

一个载满纪念品和患难的背包,我不想还给你,我非常珍惜和爱护它,背了六年半还崭新如故。可是啊,我怎么走得这么慢?是背负了太多过往,还与你纠葛在红尘怨念中?该放下了,背包会有腐烂的一天,既然爱没有落地为安,也只能将往事留在风中。

03

私以为,好的文艺作品,是有态度的,木心那首诗虽名为《借我》,读出来的却是不卑不亢、不怒不嗔、不悲不喜。这一点恰好和大多数文人墨客在绝境下的自持自重不谋而合。想来它历久弥新,被如许推崇和喜爱,也许正源于此。

诗是用来做什么的?

自古以来,诗是用来唱的。比如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就是一部歌词集。人们传唱了几千年的“赋”、“比”、“兴”,或阳春白雪,或下里巴人,辅以丝竹和之,琴瑟伴之,相得益彰、绕梁悦耳。

生活快节奏的今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经历的悲欢冷暖、酸甜苦辣,都会感动在心,用心去歌唱。歌唱的内容,无非是生命、爱情、母亲、故乡、离别、重逢、游历等等,而这些也多被前人在诗歌有所描写和总结。

比如,李谷一的《乡恋》VS李白的《静夜思》,二者对于故乡的依恋和怀念之情,一样的精致平实;

比如,谷建芬作曲的《烛光里的妈妈》VS孟郊的《游子吟》,母亲的慈祥、母爱的温暖,二者的呈现效果可以匹敌;

比如,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VS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情感的抒发上,前者对比后者毫不逊色;

比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VS罗大佑的《追梦人》,一样表达了红尘俗世情爱在现实中的无奈,和过尽千帆之后的悲凉。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言为心声”是一贯有之的说法,我们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都化为平时一点一滴的言谈举止之中。

而“诗以言志歌以咏怀”,诗能表达自己的志向和决心,歌也可以抒发自己的情感。

毕业告别宴上你唱着“最亲爱的朋友,祝你一路顺风”,我吟出“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

知己老友渐行渐远,你唱着“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我吟出“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音”;

异地恋的TA来到你的城市,招摇过市秀恩爱的你们唱着“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我吟出“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恋情告吹,你撕心裂肺唱着“你到底爱不爱我,爱不爱我”,我吟出“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问候千里之外的父母,你唱着“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我吟出“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你看,同窗情、友情、爱情、亲情,都有歌可唱、有诗可吟,这些或平实或绚丽的情感,点染着五线谱、凭借着诗意表达出来,算不算幸事一桩?

在辽阔的世界面前,众生百态,光怪陆离,有人哭,有人笑。我想和你“诗酒趁年华”,虚度这好年月里的旧时光;也愿我们都有仰天大笑出门去,踏歌而行千里之外的心无羁绊、身无挂碍。

而这,只能是在“年少如花 ”时吧。

恍惚间,我也是那个要“借”光阴的人了。

【全文完】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