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的前半生

96
域星
2017.10.11 08:30* 字数 4038

图片来自网络

正在看季羡林的《读书有用》,朋友的信息来了。她说:“知道你在写故事你写写我表姐吧,一个善良又苦命的女人。”我说:“好啊!你说她的故事给我听。”听完朋友表姐的故事,我觉得我能做的只有写下她的故事,一个善良朴实而坚韧的女人坎坷悲苦的一生。生而不贵却坚韧不屈。下面是以朋友的口吻讲表姐的前半生。

二十六年前,表姐还在上高中,学习成绩优异。七十年代,女孩子能上学上到高中父母已是尽了最大的力量了。考虑到家里拮据的日子加上哥哥又要娶媳妇,表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热爱的学校,回到了家里帮助父母干起了农活。

哥哥结婚后,表姐已经二十二岁了。在农村,二十二岁没有找到婆家就算是大龄剩女了。父母心里着急,已经耽误表姐的前途了婚姻不能再耽误了。托了三媒四婆给表姐说亲事,最终找到了一个和表姐同样是大龄的叫义明的男人。义明家里虽然穷但相貌堂堂,为人处事大方讲义气,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表姐望着大方帅气的义明,满心满眼的喜欢,说:“日子不就是靠人过吗?穷怕什么,我们还年轻有的是力气,只要一起努力不怕过不上好日子。”

欢欢喜喜入洞房,卿卿我我过日子。婚后表姐勤快能干,家里家外都把持的妥妥当当。硬是把冷辟辟的日子过的热气腾腾。几年工夫,破土窑换成了青砖窑,还盖起了大门楼。几亩荒地也栽满了苹果树,开春果树上开满了白里透粉的苹果花。表姐的脸儿也笑成了花,她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幸福。

可义明不这么想,他觉得再有个孩子不论男孩女孩,只要是自己的孩子那才算幸福。结婚三年了,表姐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表姐觉得愧对义明,便舍了命的干活巴心巴肺地对义明好。可是没有孩子是不争的事实,再加上自己不善言辞,不会说暖心的话,义明的心思逐渐转移到了别的女人身上。

表姐发现后,隐忍了,自己抱养了个女孩回家抚养,以为这样可以挽回义明迷失的心。可是她的隐忍并未换回义明的情义却招来了更大的屈辱。义明的情妇逼着义明和她离婚。表姐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就这样散了,义明提离婚的时候变姐该干啥干啥不理他的茬。义明看到油盐不进的表姐便气恼地动手打了她。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二次,第三次。后来只要义明的情妇一闹,义明必定会对表姐拳打脚踢,一次比一次狠。

就在表姐身心倍受折磨的时候,传来了表姐的亲哥哥立刚被自己的小舅子给活活打死的消息。

表姐的哥哥以收购并代销周边村子的苹果为营生,这些年也赚了一点钱。小舅子把自家苹果卖给哥哥,想要哥哥把价钱给他抬高一百块钱。哥哥不同意,说:“按行价走,不然村里村外的大家都想抬高价,生意就没法做了。”小舅子觉的跌了面子,开着托拉机叫了一帮自个村里的闲人跑到立刚家来威胁。表姐的嫂子看到娘家哥哥和弟弟来找事,不仅不加以阻拦还帮腔说:“多出点钱怕什么,是我娘家人又不是外人,再说了咱家又不缺那点钱!”哥哥也是个急脾气,听了这蛮不讲理的话“噌”地就火了,说:“不能加价就是不能加,谁说了都不算!”娘家弟弟一看这还得了,当着娘家这么多人的面发火太不留情面了,真是欺人太甚!“把这没良心的东西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一帮人受了命令疯了一样冲下拖拉机,推搡着把哥哥摁倒在院子里晒的玉米棒子上,劈头盖脸一顿拳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嫂子无动于衷地看着一众人疯狂地打自己的男人,眼神冷的像寒冬河里的冰。可怜的立刚就这样被一群好事之徒打的七窍流血,奄奄一息,汨汨流出的鲜血把金黄的玉米棒子染成了黑红色。看到立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气若游丝,爆徒们慌忙开着拖拉机一溜烟跑了,没有一个人送立刚去医院。等表姐的父母赶到的时候,因失血太多立刚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年迈的父母望着躺在玉米棒子没了生命的儿子,觉得天都要塌了,抱着儿子年轻而僵硬的身体拼命摇晃着哭喊着……

而义明这时候忽然间像变了个人一样为表姐的娘家张罗着一切。给立刚买棺材,箍坟墓,找人打官司,他一手操持。表姐冰冷绝望的心感到了一丝温暖。她觉的她坚持不离婚是对的,这个男人心里有她,要怪就怪自己不能生孩子,她可以不再计较他外面有别的找女人,只要他还愿意让自己留在那个他们共同建立的家里,做牛做马她都愿意。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哥哥患了绝症的大舅哥把自己弟弟领人打死立刚的事全揽到了自己身上。他说打人事件主谋是自己,领着人去立刚家闹事的也是自己,弟弟并没有参与,他愿意接受法律制裁。

法院调查后逮捕了身患绝症的大舅哥,后知道此人是个绝症病人便做了监外执行的判决。几年后,大舅哥病亡在自己家里,而他的弟弟也是真正的打人者却消遥法外活的好好的。立刚被打死亡,家里人没有拿到打人方一丁点的赔偿费。

一场悲剧就此收场,表姐一家人生活在风雨飘摇中,生活的悲痛继续缠绕者这个苦难的家庭。

一个雷雨天。义明在情妇那里受了逼迫回来后又提离婚。表姐还是以沉默对抗,义明急眼了,抓着表姐的头发就往炕沿上撞,头被硬邦邦的炕头撞的“嘭嘭嘭”地响。表姐被撞觉醒了,也绝望了,疯狂地推开义明,顾不上穿鞋光着一双脚不顾一切地逃离了家门。她告诉自己,我不能被他打死啊,我哥已经被人打死了,我自己如果再被打死,父母该怎么活啊?我要活下去,为了父母也要活下去!

天空的雨帘就像拉了一张黑幕,表姐在这黑幕里疯狂地奔跑着,她只想逃离,逃离那个给他幸福婚姻幻想的家,逃离那个要她性命的男人。雨哗啦啦地下着,表姐的心头滴着血。

丧子的心里伤痛还没抚平的父母又遭受女儿离婚的消息,一连串的打击让悲痛的母亲一夜白了头。乐观的父亲从此沉默不语,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每天以牛为伴,早上揣起馍馍赶着几头牛进山,晚上趁着夜色赶着牛回家。

日子压抑而凄苦。

离婚后的表姐不敢回娘家,她不忍看到父母悲痛的眼神,更不愿让父母为他操心,离婚后便在村子周边打零工。

一个偶然的机会,表姐从别人闲聊中听到旁边村子有个死了老婆的男人带着一儿一女艰难度日。听了,便叫熟人带他去看看。

男人叫治国,到底是从部队回来的,有着农村人少有的板正和干净利落。表姐当即就表态,愿意和叫治国的男人把这个没有女人的家撑起来,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窝。

表姐话少心眼实,说到做到。进门后不辞辛劳,尽心尽力维持着这个她投入新希望的家。把两个没妈的孩子视入己出,不让他们受一点委屈,黑面白底的布鞋做了一柜子。男人的家在表姐进门后的用心操持下慢慢变的安稳富裕。苹果树上结满了又红又大的苹果,破旧的小院子盖满了青砖红瓦的新房子,鲜艳无比的花儿开满了大大的院子。当年的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风风光光地嫁人了。小伙子也娶上了媳妇生下了孩子。

孩子们大了都各自成家了,地里的活便多了忙不过来。治国说要雇人干活,可表姐从来不舍得乱花钱。她说:“雇啥人,我起早点,回家晚点就干完了。你嫌累你就先回家,我一个人能行!”治国听了也乐得不花钱,同意了。表姐干得很起劲,农民吗不就是土里抛食,还能怕累?不累那能有饭吃有钱花?便心甘情愿地边干活边抽空带小孙子。她以为她这一辈子的付出值得,总算有个家了。

那是小孙子三岁的那年,表姐记得的很清楚。

晚上,表姐把小孙子抱回孩他妈屋里后,回来坐在炕头上对自己男人治国说:“我想补几颗牙,牙掉了吃饭不方便。”让他没想到的是和他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男人一脚把她从炕上踹到了地上说:“补个屁,你还有功劳了,给我滚远点!”因为力气过大,一下子撞到了桌子腿上。鼻梁子被撞断了,一股热血从鼻腔里汨汨不断地冒了出来,怎么止也止不住。治国看都没看一眼,闷头睡觉了。

表姐坐在冰冷的地上,望着不断流出的鼻血瞬间泪雨滂沱。她才明白,在这个家里,她就是个不花钱的长工,没有尊严没有地位。

十二年了,为了这个所谓的家她快把自己榨干了。

十二年了,她没给自己添过一件新衣裳,从来不知道还有擦脸油这样奢侈的女人用品。从来没从家里拿一分钱给父母,每年秋后卖苹果的钱她都一分不少地交到男人手里。给父母拿的钱是把家里农活干完后在村子外打零工挣钱的钱。从来没想过要离开这个家,一心一意地想着把日子过好了,把娃娃们照顾好了。唯独忘了自己,忘了她也是需要别人来爱来保护的。

如今男人家的日子过富裕了,儿女们长大成家了,她一个外人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所以一脚踢开,爱去哪就去哪,没人挽留也没人在乎。十二年的辛苦付出也没能暖透这一家人冰冷的心!

表姐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离开了那个让他空欢喜了十二年的家。

这时候娘家又出事了。

表姐哥哥死后留下了两个男孩。嫂子以抚养两个儿子太苦太累为由给自己招了个上门女婿。男人是个光棍,几年后嫂子也没能给男人生下个一男半女,男人恢心了,撂挑子走了。

男人走后,嫂子抑郁成疾一病不起,最后留下两个半大小子也闭上了眼。

表姐带着满身的疲惫和伤痛回到了凄慌悲苦的父母家。“老天为啥这样不公平啊?为什么苦难都将临到了我一家人身上?”望着年迈的父母表姐仰天长问,泪流满面!

表姐告诉自己,无论再发生什么她都不能倒下!父母都是快七十的老人了,两个侄儿还没娶媳妇。她有责任,她得继续活着。不管老天还会给她什么样的打击,她都要坚强地活着。

我知道了表姐苦难的遭遇后把表姐接到了自己家,让表姐帮忙照顾我儿子。

见到表姐第一面我心疼极了,四十岁的女人看起开像五六十岁的老人。一双手粗糙的就像树皮。身上的衣服已经旧到分辨不出原本的颜色了。一双原本好看的眼睛如今满是怯懦和羞涩。因为长期操劳身体单薄虚弱,走起路来有点打晃。

我含着泪带着表姐上了街。衣服,鞋子,护肤品,内衣全给表姐换了新。我告诉自己,以前我不知道没办法参与表姐的生活,如今知道了我一定尽最大的力量让表姐获的新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两年后,在我们一帮亲人的帮趁衬和关心下表姐又恢复了最初的乐观。一段好的姻缘也降临了。

表姐夫也是个善良的男人,他懂得这个善良坚韧的女人曾经吃过的苦,遭过的罪,他想要用下半辈子好好疼爱她。表姐夫时常骑着电动车拉着表姐上街买衣服,买好吃的,时不时逛个庙会看个戏。望向表姐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爱意。表姐夫的孩子们也知恩图报,对表姐很好。如今表姐脸上常常会露出温柔的笑容,那应该是幸福的笑容吧!

好人终有好报。拨开云雾见青天,表姐终于迎来了她梦寐以求的青天好日子!


表姐本人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