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河沟传(07)

96
怀双
2017.11.14 07:55* 字数 2615
上河沟传

上河沟传(07)钱二(四)


这是一个叫上河沟的地方,坐落在北纬四十四度左右、中国东北那个幅员辽阔的大平原上。上河沟很小,只有四十几户人家。在行政单位上来讲,是最小行政单位——村,更下一级的单位,叫做屯。东北的地方非常大,人口却不多,所以在很早的时候为了方便农业生产,这种小小的屯就像散落的棋子一般,分布在东北平原这个大棋盘上。


目录    「乡土」上河沟传

上一章  上河沟传(06)


韩老疙瘩找对象费劲这事给钱二知道了,钱二直接来到了韩家,说能帮韩老疙瘩介绍对象。最开始韩老疙瘩他妈不愿意让钱二介绍,大家已经都知道钱二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了,他能给介绍什么好姑娘啊。但韩老疙瘩他爸却说,管他呢,死马只当活马医吧,能有个媳妇儿就行啊,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不也得先相亲,姑娘不好不处不就完了。

钱二非常有效率,没过一个星期呢,就给韩家领来了一个姑娘,二十五六,大个儿有一米六五六六的样子,不肥不瘦,白白净净的,长的真的很好看,要条有条,要样有样,但总是有轻浮的感觉。韩老疙瘩一眼就相中了,关键是真好看。他爸妈看姑娘有些轻浮,有点儿不同意,但架不住儿子同意,也没有办法别着,也就不说什么了。女方也不闲韩家穷,说只要给盖三间房有个地方住就行。女方条件也不高,等于白拣个漂亮媳妇儿,女方那边也没有什么负担,家里只有一个老妈,韩家就更没有说的。

然后,韩老疙瘩跟姑娘处了半年多,房子也盖好了,然后连订婚的过程都省了,直接就结婚了。因为是韩老疙瘩的媒人,再加上父母也离世了,钱二在屯子里除了家里也没有别的去处了,就常到韩老疙瘩家。而韩老疙瘩呢,因为钱二帮他找了一个漂亮媳妇儿,特别的感激钱二,就跟钱二非常亲近了。所以,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钱二成天长在韩老疙瘩家,时间久了,那些喜欢嚼舌头根子的就把闲话传出来了。

“这钱二和韩老疙瘩可是够好的呀!”

“可不是吗,这钱二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该不是图韩老疙瘩点儿什么吧!”

“图啥呀,韩老疙瘩家穷得丁当响,要啥没啥。”

“谁说没啥,不是有个漂亮媳妇儿吗!”

“噢,该不是图人家媳妇儿好看吧!”

“也没准呀,看韩老疙瘩媳妇儿的轻浮样估计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这媳妇儿就是钱二给介绍的,没准人家俩之前就有一腿呢。”

……

屯子里就是这样,有的没有的,知道的不知道,反正闲话都能讲成跟真的。也会有一言半语传到韩老疙瘩的耳朵里去,但韩老疙瘩却不在乎,他说没有的事,我这么穷,图我啥,图我媳妇儿也不可能,要是图我媳妇儿,还介绍给我干什么,自己娶了不就行了,再说了我媳妇儿对我可好了,不可能出那种事。

韩老疙瘩信心满满,一百个相信自己的媳妇儿和钱二哥哥,根本不理屯子里的闲话。

再回到这个寒冷的,一来了就不走的冬天里,离春节还有两个多月。昨天韩老疙瘩的一个远房亲戚给他打来电话说省城的一个工厂缺一个打更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一个月的活,能给三千五百块。这一大年,韩老疙瘩也没有怎么挣到什么钱,想着省城也不远,就四十多里地,时间也不长,三千五百块钱也不少,拿回来可以稳当的过年了。所以,今天把钱二自己的老哥找来,喝点口酒,然后嘱托老哥,他不在家这段时间帮忙给照应一下。

喝完酒的第二天,韩老疙瘩就去省城了。

说好的一个月,但是今年工厂的生意不好,韩老疙瘩也就打了二十四五天的更,工厂就提前放假了。放假了,工厂大门一锁,就用不着打更的了,工人们轮流值班就行了。但工厂也给韩老疙瘩发了整月的工钱,并且还分给他两箱苹果算是过年福利。这可让韩老疙瘩高兴坏了,再加上离开媳妇儿这段时间想媳妇儿也快想坏了,直接买了当天晚上的火车票,也没有给媳妇儿打电话,他想给媳妇儿一个惊喜。

在县城里下了火车就已经晚上快十点了,再打个出租车回到屯子就快十点半了,但一想马上见到媳妇儿了,韩老疙瘩也不觉晚了,想着自己媳妇儿那漂亮的脸蛋,白晰的身体,他心里热乎乎的,恨不得马上回到家,把媳妇儿拥到怀里。

出租车停在了家门口,屋里的灯还亮着,韩老疙瘩有一点小兴奋,心想这才是自己媳妇儿呢,心有灵犀呀,这么晚还没睡,一定是等着他呢。他兴奋的抱着两箱子苹果进了院子,他没有马上进门,而是悄悄地来到了窗前,他想透过窗帘的细缝看看媳妇儿这么晚不睡在干什么。

可是,他刚把眼睛放在窗帘缝前,一下子就蒙了。炕上有一男一女,大冷天的被子也不盖光不出溜地正做着男女之事。屋里灯很亮,清清的看到女的是他媳妇儿,男的是钱二。韩家老疙瘩一下子就傻了,苹果箱子往雪地上一扔,直接冲到了屋里,顺手从锅台上抓起菜刀就进了里屋。事情发的太快了,屋里的人听到了响动,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韩老疙瘩已经进屋了。

韩老疙瘩这时已经红了眼,举起菜刀就砍向了钱二。钱二吓坏了,急忙往炕里一缩,这刀没有砍着。第一刀没砍着,韩老疙瘩就要上炕。这时,他媳妇儿一下把韩老疙瘩抱住。

“你快跑呀!”抱住自己老爷们儿之后,韩老疙瘩媳妇儿冲着钱二大叫,由于极度害怕声音已经变调了。

对于钱二来讲这可是千钧一发,没有时间更多的思考了,光着屁股就冲出了房门。

“你个骚货,放开我,我杀了钱二那个狗娘养的!”看着钱二跑了出来,韩老疙瘩想追出去,但媳妇儿抱他抱的很紧,让他走不动。

“老疙瘩我错了,全是我的错,要杀你杀我吧!”媳妇儿紧紧的抱着他不让他动弹。

“好啊,你想死,好啊,我成全你!”一听媳妇儿这么说,韩老疙瘩气就不打一处来,“你松开我,我先宰了你这个骚货,再找钱二那个狗娘养的。”

但媳妇儿还是死死的抱着他,没有放开,而是开始哭了起来。

“松开我!”韩老疙瘩急了,用劲全身的力气一下就把媳妇儿甩开了,被甩开的媳妇儿有气无力的躺在了地上,哭得更厉害了。

韩老疙瘩上前一步,把菜刀一下就压在了媳妇儿的脖子上大叫:“你个骚货,我现在就宰了你!”说着韩老疙瘩就开始用劲儿,却又没有用全劲儿,刀刃只是割开了媳妇儿的一层皮,但血也流了下来。

就这样僵持有个半分钟的样子。韩老疙瘩突然放开了自己的媳妇儿,嘶叫着冲出门外,用尽全力的奔向了钱二家。

到钱二家的时候,钱二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屋里一片杂乱,估计刚才钱二跑到家找衣服搞乱的。又跑出房门,四周张望,但这大黑天的,什么也看不到,韩老疙瘩一下就泄了气,扑通的倒在了雪地上,痛哭了起来。

最终,钱二跑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而这件事对韩老疙瘩的打击真的有些太大了,精神变的有些不正常,有点儿间歇性神经病的感觉,犯起病来是又哭又笑的。

媳妇儿呢?也是肯定不能跟她过了,媳妇儿自己也知趣,净身出户走了,走到哪去了,也再没有消息。

上河沟传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