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势利,我怎么敢跟你做朋友

96
作者 花三格
2017.09.09 20:48* 字数 3519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喜欢自由的人,也很信奉那句:低质量的社交不如高质量的独处。所以大多时候我是喜欢一个人待着的,算是一个能享受孤独的人吧。

一个人的时候在我看来是无比惬意的,独自一人去图书馆看书,去操场跑步,在宿舍看电影,时不时还会给自己养的多肉植物浇浇水,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

似乎是看清了人情冷暖的缘故,所以并不想成为谁的好朋友,也从不愿为一些不重要的人和事费太多的心思,跟室友们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维持着,用心对待每个人,但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本以为这样就能万事大吉,谁曾想新学期开学没几天就差点成了别人战争的炮灰。

2

大三开学己经一周了,这一周里我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只知道自己过得很不开心,而所有的不开心都来源于宿舍复杂的人际关系,我想如果我再不去主动解决,我会被这人际关系给搞死。

开学那天室友小宇没有来,我在心里偷笑她:这姑娘肯定是过懵了,连什么时候开学都忘了。

随即便打了电话过去:“嘿!你不会还在家过暑假吧?都开学了,啥时候来学校啊?”只听电话那头的小宇清了清嗓子支支吾吾地说道:“嗯……我不上了,跟老师打过电话了。”

我惊讶地想问她为什么,还没等我问出口她便又低声说:“我找到工作了,不想再去学校浪费时间了。”我哦了一声,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与她寒暄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便把电话挂掉了。

对于小宇退学的勇气我是佩服的,但她的退学却让我有些焦虑,在我看来她是宿舍的核心人物,似乎没有了她我的世界就会崩塌。

3

亚宁是宿舍里最不合群的一个,似乎在她眼里没有几个人能配的上做她的朋友,她总是爱跟班长班委们混在一起,毫无利用价值的人她连理都不想理,说她是个势利眼一点儿也不为过。

势利眼是什么?就是看你在她眼中可利用的价值多少决定她对你热情的程度。

亚宁和梦梦虽是室友但从不说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彼此看不惯,因为她们的原因宿舍被分成了两派,但大多数人都选择站在梦梦这边,因为大家对亚宁的势利都心知肚明。

亚宁虽势利却很害怕孤独,所以总要在宿舍拉上一个老实文静的人与她一起,被她拉拢的人似乎没有办法拒绝她,因为她总会使出浑身解数让你跟她站在一起,如果你足够善良,那么你就死定了。

宿舍共有六个人,小宇太过老实,不得已被亚宁控制整天与她捆绑在一起,小宇每天脸上显得极其无奈却又不忍拒绝,似乎离开亚宁良心上都会受到谴责,但跟她在一起又显得很不开心。

宿舍的其它三人也已经成了固定模式,每天同进同出,哈哈大笑着,看她们在一起很是开心。而亚宁和小宇却显得格外压抑。

我是个不想跟任何人捆绑在一起的人,说得好听点是自成一派,说的不好听其实就是个两面派。不选择任何一方,也不与任何一方闹僵。

4

我以为自己会一直像以前一样是个自由身,不用跟任何人捆绑在一起,可没有想到这学期却因为小宇的退学无意间跟亚宁捆绑到了一起。

买饭的时候她会问:“要不要一起去买饭?”起初我见她一个人去买觉得很孤单就跟她一起去了,可之后的每次买饭她都会叫上我,不忍拒绝的我每次都跟她一起去。

上课的时候她会问:“你走不走?”我看着她又觉得她很可怜然后就又跟她一起去上课了,就这样维持了两天,买饭上课都跟她一起。

也许在她心里觉得我就应该跟她一起吧,之后无论干什么都会叫我,才两三天的时间她让我帮忙就显得有些理所应当了,晒被子的时候她见我晒完了会说:“快帮我找个位置。”然后我就在宿舍楼的天台上晒着大太阳给她找位置,刚开学晒被子的多,根本就没有空余的位置,我把别人的被子挪开给她腾位置。

她说要去换隐形眼镜,说要我跟她一起去,她说买了隐形眼镜再一起去存个钱,我心想:我的时间哪能一直为你服务,这不是在开玩笑吗?干什么都叫我,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好不好!

心里虽万分不愿意但还是没有太决绝,然后跟她说:“存钱和换隐形眼镜选一个,我只能陪你去一个地方,回来我还有事情要做。”她说:“那就先去存钱吧,明天咱再去换隐形眼镜。”我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谁他妈跟你咱!

学校的无线网不能用了,她说她有张腾讯大王卡,她说她手机不是全网通的所以不能用,想安我手机里面然后让我开热点她能连网我也能玩儿,起初我确实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过了一天我就想把她的卡从我手机里弄出来,因为她总说我是她的随身wifi,我出去一会儿她会说:“快点回来啊,我还要连无线呢。”我他妈想去个图书馆也不敢去,还得看别人脸色。

那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跟她说:“亚宁,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儿?”她一脸认真的问我。

“我想自己弄个卡,不想用你的了,因为我不喜欢一直用别人的东西,没事儿,我弄了后你可以用我的。”

她说:“那你把手机给我,我给你申请个腾讯大王卡。”

申请完她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顿时觉得这个人很可笑,她说:“你可不要告诉她们你是怎么弄的大王卡啊。”她们是指梦梦她们几个,她们也在为没有网发愁。

亚宁说出这话让我觉得她在捆绑我,我并没有觉得我是亚宁那一派的人,我不属于任何一派,我只属于我自己,我也并不想因为她而跟其它三个人闹掰,在我看来其它三个人比她要好,我只是觉得她可怜才跟她一起的。

5

那天晚上躺到床上整夜都没有睡着觉,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与她分开,如果我也跟梦梦她们一起不理她,感觉像全宿舍都在孤立她一样,想想就觉得她很可怜。可我又不想每天牺牲自己跟她捆绑在一起,因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很不开心。

心里总是觉得自己说不出那种决绝的拒绝她的话,可又觉得必须要说,因为她让我特别没有安全感,往事一幕幕在脑子里铺陈开来。

记得刚上大一的时候我跟亚宁并不在一个宿舍,只在同一个班,她长得其貌不扬,有些胖,而我与她胖瘦差不多。想问问她穿多大码的舞蹈衣所以通过班级群加了她的QQ,她那时候对陌生的新同学特别热情,所以刚开始与她接触时觉得她人特别好。

我在班里是那种默默无闻的人,一般不怎么说话,学习舞蹈也是因为报错了专业,在班里没有一点优势,也没有一点让别人利用的价值。我记得那天我有事儿QQ找她时谁料人家把我给删了,顿时觉得这个人好势利,从此没有再说过话。

大二的时候跟她意外的分到了一个宿舍,我记得那时她删我QQ的事儿,但我选择忘记,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过得不开心。在宿舍依旧与她说话,熟了之后她能在宿舍跟你聊的热火朝天,但出了宿舍门也能假装不认识你。这就是势利虚荣的人。

我自认为自己与她挺熟的,记得那次晚上跟朋友一起在学校后街买东西,看到她跟班长班委们在一起吃饭,我看到就叫:“嘿!亚宁。”距离不到十米,我的声音也足够大,叫了好几声,她依旧没有理我。旁边跟她一起的班委看到后说:“亚宁,有人叫你。”说着还向我这里指了一下,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低头继续吃她的饭。

晚上回到宿舍还对我说:“刚才在外面叫我的那个人是你啊,不好意思啊,我没认出来。”我在心里想:你他妈是眼瞎吗?

她不想在班委面前承认跟我很熟,又不想让我觉得她虚荣势利,世界上哪有这两全其美的事儿,什么都想要最终会什么都得不到,当初她那样看不起我,如今却非要跟我绑在一起,你觉得我会跟你一起吗?

6

想到这儿我顿时下了决心,在心里告诉自己:从明天开始,我不要再可怜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二天为了不跟她一起去上课我起的很早,她听到动静后也起了床,我收拾的很快,她尽量跟上我的步伐也收拾的极快,嘴里还念叨着:“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我没有说话,直接出门去教室,她在后面跟着,去教室的路上我依旧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在班里她与班长班委喷的热火朝天哈哈大笑着,却从不与我说一句话,她还是那样虚荣且势利。而梦梦她们觉得我跟亚宁是一块儿的也开始疏远我,最后我却成了那个被所有人孤立的人。对于亚宁来说我只是陪她一起去上课的人,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她人缘不好,不想让别人觉得全宿舍都孤立她,所以才会来巴结我,而我可怜她,又有谁来可怜我?

上第二节课时我跟她说:“亚宁,以后我们不要一起了,跟你一起在班里你也不理我,而梦梦她们现在觉得我跟你是一块儿的也都开始疏远我,最后我成了被大家孤立的那一个,反正我现在过得不开心,所以以后再也不要一起了,我要么去融入梦梦她们,要么自己一个人,总之不会跟你一起了。”

说出这些话的那一刻,我觉得好爽。什么最重要,自己的开心最重要,我凭什么为一个虚荣势利随时都有可能甩开我的人而得罪全世界呢?

7

昨天晚上我与梦梦她们谈天说地,亚宁却躲在被窝里哭了,我知道她哭的原因,但我不会去同情她,也不会嘲笑她,对于她我是完全无视的,因为她不值得同情,也不值得嘲笑。

而现在梦梦她们也没有记恨我,跟她们一起我是开心的,最起码每个人都是真诚的。

我终于又回到了当初自由美好的日子,不由在心里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当老好人,你的善良必须有所锋芒。

对亚宁我想说:你那么势利,我怎么敢跟你做朋友。



文/花三格

无戒21天训练营第五期第3天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