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2017.12.07 15:39* 字数 1554

好几年未见的她昨晚发来近照,竟是剃度了的照片。她只发过来一张照片并未给我说只字片语,她觉得我是理解她的吧!我望着她的照片有一刻大脑里一片空白,耳畔却回响着她几年前说的话语:若实在不顺心我就出家去!

我们分开那一年,西安的冬天下过几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下班后,她和我走了几百米路赶去附近的寺院里踏雪寻梅。还好那日寺院的师傅没有拦我们。

寺院里前院的地面被师傅们刚刚扫过,雪只落了薄薄的一层。她先拽着我去大雄宝殿拜佛烧了香并给功德箱里投了钱,才拽我去寺院的后院。(我小时候经常被婆拽着去拜佛)寺院后院的雪却很厚,我们踩上去发出吱吱吱的声响,头顶的雪花突然密了起来,树枝上的雪被风摇的簌簌直落,只片刻我们便如两个雪人。为了寻到腊梅树,我们甚至刻意摇着大树,然后看着雪落得彼此满身都是。那时梅花刚鼓起花苞,娇娇嫩嫩的黄让我们心生怜惜竟忘记了我们冒雪做‘贼’的目的。她当时笑着问我:觉得青灯古佛可好?

我笑:青灯古佛很好,人静,心亦静。但你是红尘女儿,有尘缘种种牵绊!她笑了笑,我们又两手空空从寺院里走了出去,倒是因为地上滑摔得仰面朝天,我们傻傻地躺在雪地上笑。我却未想到她当时随意的一问,如今竟真的出家了!

那一年,她的大女儿二岁。她家里姐妹三个人,她是老大。二妹谈了对象早早嫁了人,三妹还在上高中。因为家里是三个女儿,她的有着传统观念的父母便要她招上门女婿。她从小很顺从父母的意愿也不敢违拗,她的丈夫是媒人介绍的。她说自己当时并不喜欢自己的丈夫但在她相亲的那些人里只有他愿意当上门女婿,她便同意了!

她和他并未有太多的交流就结了婚。婚后矛盾很多,他们夫妻之间忍忍让让总算能过可她丈夫和她的父母的矛盾每每让她焦头烂额。她觉得当司机的丈夫很辛苦应该多休息,可她父母觉得年轻人该勤勤快快多干些家务。每当这时候,她哄完丈夫又哄父母!

丈夫是上门女婿,他家里也有父母。她每念及自己父母,也会瞒着自己的父母和丈夫一起回去看公公婆婆。最终还是被自己父母知道了,家里发生了一场大战。丈夫负气离家出走,那时候她怀着大女儿。她怀着孕三番五次去寻找丈夫,丈夫总算回了家,家里依然吵吵闹闹。她的父亲脾气很差经常动手打她的丈夫。

我和她分开那年,她又怀孕了。她的父母一心想让她再生个儿子,可事与愿违,她又生下了一个女儿而那时候她自己的心脏也不太好了。

去年春天,她给我发信息说:姐,我离婚了!她说从离婚那天起她把自己尘封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每一个清晨她绽开一头长发,在长发里数白发。她没有勇气安静地坐着去听流水的声音,她没有勇气仰起头看今天的日出。

我那时候想这世界上哪里来真正的绝境,没有坎坎坷坷又怎称为人生?我总觉得她能扛过去,虽然离了婚,可她家在城中村,村子拆迁时有拆迁款,她养两个孩子不成问题,还有她的父母帮着她!那天她用语音隔屏叹息:姐,我似乎要过尽这一生的年华了!

当时我用尽我认为最能安慰她的话语劝她。那时她说话的哀伤语气让我想到止于河流的流水,又仿佛是岁月被谁用刀生生地切出一个截面,这个截面上只有冬天和白茫茫的大雪。

现在当我望着她的这张特别的照片,我便想在过去的一年里的每一个清晨,她是否会走进阳光里?当面对阳光她会刻意转身的吧?她也试图走进下一场烟火,可她发现那烟火里依然有着人世不灭的爱恨仇怨。这时她定会想到逃离的吧?可她依然逃不过心底的万千思绪;躲开,躲进没有阳光没有月光的黑暗么?在那漆黑里,她不想等自己的白发凄美凄长;她不愿回首,她知道回首人世流转的已不再是曾经相熟的姿影……

从那时起她拒绝春天,拒绝暧昧,拒绝凋落!她是知道的,一场尘世的大雪淹没了她记忆里的万亩梨林,早已分不清是梨花还是雪花。生命中的今天已站立在岁月的刀刃上而她还拽着昨天的苦痛在挣扎!

我无法去评判她的选择,不管她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我都祝福她好好的,只要她自己欢喜就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