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渣室友给介绍了个奇葩渣男

96
kongguyouling
2017.10.11 15:38* 字数 4507

(一)

刚吃完晚饭,小冰突然凑了过来,“溜溜,我男朋友他们租的房子那里有个聚会,我跟参加聚会的其他女生都不熟,你陪我去呗。听说会有好多计算机系的帅哥去哦,你顺便去看看有没有意中人,怎么样?求你了!陪我去吧。”

小冰在宿舍里只和她关系最好,其他四个好像都不是很喜欢小冰,虽然她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溜溜为难地思考了一下,她才刚转系过来不到两周,同时刚换到这个宿舍,急于拉近跟大家的关系。小冰男朋友租的房子就在出了校门几里地外的地方,步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不然就去吧,而且说不定还真有合眼缘的帅哥呢。

小冰走在前面,已经出门了,溜溜前脚刚踏出去,宿舍的文文在身后叫住了她,正要说什么,小冰却出现在了门口,一眼不眨地盯着文文。文文见状,眼珠一转,只笑着说了一句,“早点回来哦,不要太晚,晚了就进不了宿舍楼了。”

她们学校管理之严格不亚于高中。宿舍楼11点准时锁门。如果晚了的话,宿管阿姨是打死都不会给开门的,而且会在查寝的时候按留宿校外处理,名单会全系公布。这样确实是很丢脸的,对于溜溜这样的女孩子来说。

溜溜也知道这一点,何况她从来没有十点以后在外面逛过,十点是她的警戒点,不过,虽然刚住进来两周,她发现小冰是经常在外面留宿,而且小冰对公布名单一事完全不在乎。

所以,从宿舍前脚出来,她就问小冰,“你今晚回来住吧?你不回来我可不去。”

“回,我带你去的,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不回来呢?”小冰回答得十分干脆,溜溜的心彻底放下了。

(二)

虽然距离不算远,可是在城中村七拐八扭的路上转了几个圈后,溜溜就完全迷了方向。

一进小冰男友的出租屋,溜溜就觉得不太对了。

说好的聚会,除了小冰男朋友之外,只有另外两个男生,一个叫大刘,一个叫王风。

大刘只在小冰和溜溜进门的时候来打了个招呼。奇怪的是,他一直带着奇怪的笑容盯着溜溜看,又不时看看王风,眼神很是复杂。在溜溜不自在地回望的时候,他收了目光。

眼珠子一直在骨碌碌转动着好像在观察的小冰插了进来,“大刘,你赶紧去厨房做饭吧,饿死了,有美女在,你把拿手菜拿出来,好好表现表现,说不定就被美女给看上了。”大刘赖了一会儿,小冰催促再三,只好不情不愿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厨房。

厅里只剩下他们四个。小冰一直钻在男朋友怀里不出来,留下溜溜尴尬地和王风坐在那里,王风个头矮矮的,长相倒也还行,只是笑容有点不太对劲,怎么说呢,看起来有点猥琐,看溜溜的样子,就好像一只狼在看一只羊。他对溜溜有着非同寻常的兴趣,一直在努力寻找话题。

“溜溜,你也赶紧找个男朋友呗,你看人家小冰,有男朋友疼,你就没人疼。”他指着跟男朋友搂在一起的小冰,笑着说。

溜溜笑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和男朋友抱在一起的小冰一口接了过去,“就是啊溜溜,赶紧找吧。你看这里今晚两个帅哥呢。看看大刘和王风哪一个顺眼,天多冷啊,赶紧找一个,现在立马就可以帮你暖手暖脚。”

溜溜盯着小冰,“你不是说很多人聚会吗?哪里有很多人啊?”

小冰换了个姿势坐在男朋友腿上,一手搂着对方的脖子,一手伸在对方衣服内不可名状地摸索着,嗔怪道,“其他人出了状况吧,没来呀,我也不知道呢。“稍顿了一顿,她哈哈笑着又来了一句,“吆,怎么,给你找了两个男生,你还嫌少啊?”

溜溜急了,站了起来,“你在说什么呀?”

小冰急忙站了起来,一把按住她坐下来,“人家大刘在厨房里给你做饭,好好坐着,注意礼貌啊。”

(三)

饭菜确实很可口,那个叫大刘的男生坐在她旁边,一直劝她多吃点儿,王风一直在她另一旁阴恻恻地挖苦他。她心里焦急,只巴拉了几口就不吃了,巴巴地等着小冰。

可是小冰一边细嚼慢咽,一边劝她别着急,时间还早着呢。

小冰终于吃完了,溜溜提出走人。小冰不高兴了,“溜溜,你怎么这么没劲啊,才几点,刚吃完饭,不能这边吃完人家做的饭那边抹抹嘴就走人吧?再玩一会儿!”

溜溜原是性格有点懦弱的人,只好悻悻然地坐了下来,只是频频地按亮手机看时间。

结果没一会儿,一个没注意,小冰上前来一把抓走了她的手机,哈哈笑着,“你这家伙太没劲了,大家一起出来玩儿,老是玩手机,太不礼貌了。”

溜溜无奈地站起来去抢,“还给我吧,我不看了还不行吗?”

她这边刚够到小冰的手,那边腰被人从后面搂住了,她大吃一惊,急忙转过身来,啪地打掉了那只手,那是王风的手。

“你干什么?”她怒声喝道。

“没有没有,就是逗着玩儿,你别生气,对不起,对不起。”对方双手合十做作揖状。大刘在一旁阴阴地笑着,说,“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哈。”

王风怼回去,“你才是癞蛤蟆!”两人去一边闹了。

溜溜再回过头来找手机,已经不在小冰手里了,她到处去找,无影无踪,不知道被藏哪里去了。

小冰过来搂住了她的肩膀,“我们大家把手机都收起来了。坐下一起玩一会儿就走。”

(四)

又玩了一会儿牌,可是小冰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溜溜真的急了,“小冰,现在到底几点了?我们必须得在十一点前回去啊,不然进不去宿舍了可怎么办呢?”

小冰很淡定,“我也不知道时间啊。不过应该不早了吧,我估计你是回不去了。进不去了就住这里呗,反正这里有地方住。”

溜溜态度坚决了起来,“我不住这里,我一定要回去。你把手机还给我!我看看时间!”

小冰望向自己的男朋友,嘻嘻笑着,“她的手机呢?”

她男朋友双手一摊,一脸搞笑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啊。”

溜溜急了,“你俩拿走的你们会不知道?再说你手上不带着手表吗?现在到底几点了?”

小冰没有去看手表,只应付到,“应该有十一点多了。”

“我不信,你给我看看表!”溜溜要求道。

其他四个人互相相视一笑,仿佛心照不宣的样子,溜溜暗觉不妙,小冰伸出手来,“好好好,给你看!真没劲!”

溜溜抬起小冰伸过来的手臂,吃了一惊,时针指向了11之后。

(五)

“我不信。手机我不拿了,我今天必须走!小冰你不走算了,你找他们哪个送我出去!”

大刘笑了,摆摆手,“我不行的,我等会儿要洗碗。”

王风也急忙摆手,“这么晚了,我也不想出去了。你就留下呗,我们能吃了你怎么滴?再说回去你也进不去宿舍了。”

溜溜的脸变成了铁青色,“你们今天设计骗我过来玩我呢是吧?信不信我回去报警?!进不去我也要去宿舍门口看看!小冰,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难怪宿舍里都不待见你!”

小冰和男朋友对了对眼,有点儿软了下来,过来拉住了溜溜的手,“王风去送你,我让王风去送你好了吧。你怎么这么玩不起呀。以后不带你出来了。”

溜溜转身就出了门,站在门外等着,王风在屋里迟疑了半天,用眼神央求了小冰好久,小冰看看站在门外一脸怒火的溜溜,扭过头去悄声对王风说了什么,然后回过头来大声说,“不然你带她去宿舍门口看看,如果已经关门了,再带她回来吧。”

王风只好走了出来。

路上黑漆漆的,一路上王风也许是故意,走得特别特别慢,溜溜在旁边干着急,可是不知道往哪条岔路上走,只好耐着性子走在旁边。

可是再磨蹭也有出来的时候,从小道上绕出来,已经是学校门口了。校园里还有很多人在溜达。溜溜一见,心放回了肚子里。

王风执意要再送她一段,溜溜一直对他的没话找话保持着沉默。王风突然停了下来,对不解地转过身来的溜溜嬉皮笑脸,“做我女朋友不好吗?你这样没人管没人疼的,小冰今天带你过去就是想成全我和你的。”

“对不起,我暂时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溜溜担心进不去宿舍的心理负担卸下了,看到王风几次忍不住想动手的样子,也希望坚决地把话说清楚。

可是话音还没落,她的肩膀被王风一把搂住了,“交往交往试试呗,说不定你会喜欢我呢。我可以在外面给你租房子的,我们也住一起好不好!”

她一阵恶心,恶狠狠地一把甩开来,“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见女孩子就上去搂请人家上床啊!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

她撒腿跑起来,后面传来王风的叫喊声。

(六)

回到宿舍的时候,还不到十点。

小冰手腕上的表是特意调了时间给她看的。

文文和其他三个人一点也不意外,“小冰这个垃圾,你是刚来不知道,经过这件事儿,你就知道该跟她保持距离了!不过我们还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坑你!好险!你再不回来我们就打算给你打电话叫你了!”

她气闷地摆摆手在床边坐下,“我的手机还被小冰他们拿着呢。她不给我。不知道给我藏哪儿了!”

小冰那晚没有回来。

她和小冰后来冷战了一段时间,然后两人基本不再说话。

可是和小冰男朋友同宿舍的王风好像没有消停的意思。

那天晚上溜溜在自习室多呆了一会儿,回宿舍的路上,经过学校那一段施工地段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她以为只是路过的其他学生,却没想到走着走着右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她迅速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看见,只听到一阵急促跑开的脚步声和一阵魔性的笑声,那是王风的声音。

他还三天两头地打电话找她。手机拉黑了就打她们宿舍的固话。

这天半夜里的时候,宿舍里的固定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大家都醒了。溜溜离电话机子最近。

几个人纷纷抱怨,“溜溜,去把电话接了吧,吵死了,睡得正香。”

溜溜没办法,只好从床上爬起来。

拿起电话,那边刚开始没有声音,突然却传来哞哞的牛叫声,还有咩咩的羊叫声,真真切切,在半夜时分显得诡异可怖。溜溜一把扣上电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跑回到自己床边,钻到被窝里,浑身止不住地发抖。

还没缓过来,电话又响了,溜溜死活不肯去接了。下铺的另一个人是小冰,她又没回来住。不依不饶的电话铃声在一片漆黑和安静中显得尤其诡异尤其刺耳,文文捱不过,只好从上铺爬下来去接电话。

这次终于有人说话,是王风打来的,小冰也在旁边。

他们说,没有恶意,是找溜溜的,因为王风想溜溜了,然后顺便开个玩笑。

文文性子暴烈,听闻此话,直接劈头盖脸地冲着电话一阵痛骂。

溜溜拿过手机一看,时间是凌晨两点,浑身又抖起来,不过这次不是吓的,是气的。

(七)

王风开始频繁地在她们班级里出现。她们班里几乎全是女生。他被小冰带着,坐在她们同学中间,和其他同学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时不时含情脉脉状,看向溜溜这里。

这种追女孩子的风格溜溜真是活久见。

可是她只想扣掉他的眼珠子!她刚开始只当没有看见,可是流言悄悄散布开来,不知情的都默认王风是她男朋友。

她如坐针毡心乱如麻,又不能跑去一个个解释。

这天王风又出现在她们班固定的自习室里。

溜溜的情绪糟糕到了顶点。她努力控制着自己,却只是胡乱地翻着书,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她的脑子里像是有无数只暴怒的公牛在怒冲冲地来回狂奔,乱成了一片。她决定去图书馆转转,借本小说出来。

走出来的时候,她眼角余光看到,王风也站了起来,跟在她后面。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僵硬了一下,情绪激动之下,呼吸粗重了不少。她怒气腾腾地快步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有了主意。

出了门,她悄然地躲在门外。在王风出门的那一瞬间,她一个闪身向前,把他堵在了门口。

他愣了一下,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

她在顷刻间把这些天积累的怒火全倾倒了出来,平生第一次高门大嗓地发了飚,把话用力地往狠了说,“你他妈知不知道,你这样每天跑来跟我装熟真的恶心死我了!我每次看见你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想吐!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别再让我看见你!我希望你永远永远从我眼前消失!”

同学们都转过头来,吃惊地看着他们。

这公开一击好像终于致了命,王风的头终于垂了下来,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嘴动了几动,终于什么都没说出来。溜溜已经达到了目的,没有再看他,头也不回地向图书馆走去。

小冰给溜溜安排男朋友事件,至此终于落下帷幕。

(渣友,我的命运不可能由你来安排。)

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