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诚品书店(二)

96
刘淼 Signed
2017.10.06 22:07* 字数 940

「我要大便」绝对不是诗
「走进厕所」也不太适合
总之排泄这一类毫无美感的事情 最好都不要写进去
问题是 总不能假装没这回事
所以只能
「在白色的等待里 遗落了一部分的自己」

这首诗来自于台湾已故的年轻女诗人叶青,题目叫作《诗的谎言》。在网上搜索诗人的名字,关于她的介绍一般这么开头:

生于民国68年10月16日,卒于民国100年4月2日。北一女及台大中文系毕。曾任诚品书店商品处影音企划,定期于诚品好读撰写评述……

将“大便”诗意地表达为“在白色的等待里,遗落了一部分的自己”,正是诚品的诗人文案们所做的事。而诚品的员工可谓藏龙卧虎,十多年前,豆瓣网刚刚出现,便聚集了大量的爱书之人,当时刚好有一本关于爱书人的新书出版,书名叫作《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书是台北诚品书店古书区的员工陈建铭,在没有跟版权方或出版社有任何联系的情况下翻译的。在台湾,许多出版社的编辑有在诚品工作的背景,反之亦然,因而诚品对于选书有独到的品味,也就不足为奇了。

1989年,诚品由吴清友创办,以销售美术专业书籍为主,目标用户则主要瞄准文艺读者,空间的设计也围绕着这一目标服务,然而这条路并不好走,诚品虽然至今还没有30年的历史,在最初的15年一直在亏损运营。

后来实现盈利的诚品,很难说利润来自于书籍,前两年,诚品进入苏州,但它最开始运作的项目却是房地产,即以诚品的品牌带来地标效应,带动物业的销售,以诚品住宅的价格来说,卖掉一套房子,大约相当于卖掉几十万册书。

台湾商业地产方面有个名词“坪效”,即每坪面积带来的效益。很早的时候,诚品就发现书籍的坪效始终比不过其他商品,于是,它不断挤压书的空间,在诚品书店增加更多的业态。甚至,在2010年,专门从“诚品股份有限公司”剥离出“诚品生活股份有限公司”,专门负责不动产、商场、餐饮和酒店业务的运营,渐渐地,图书销售只占诚品收入的三成,剩下的大部分则由围绕诚品这一品牌的诸多业态带来。

苏州诚品并不是诚品书店在台湾以外做的第一次尝试,在此之前,诚品就已经进入香港。由于港台两地均使用繁体,因而读者习惯上更为接近,不过,香港诚品仍然由于过度进行书以外的商业化开发招致批评。关于文化和商业之间的关系,创始人吴清友曾经说过一句话,“没有商业,诚品活不下去;没有文化,诚品也不想活。”

而诚品一直在寻找商业和文化之间的平衡。

2017每天更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