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人罗玉凤,一个孤独的奋斗者

96
饱醉豚
2017.01.11 20:24* 字数 1688

二年前我曾在简书发一篇文章《罗玉凤诗歌欣赏》,介绍罗玉凤的诗,还希望有一天她也能到简书来写诗。罗玉凤是个诗人,也擅长写散文随笔、思想评论。我认为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多面手作者。凤凰网请她当主笔,并非仅仅看她的名气,她确实有才气。

最近有一种说法,说凤姐成功逆袭。

我不认为凤姐是逆袭。罗玉凤是个天生具有优秀思维质量的人,她的智力超过99%的中国人,她是百里挑一的人才。

一个百里挑一的优秀人才,偶尔改善了一点待遇,获得一点名气,怎么算是逆袭?只能说,一个长期怀才不遇、凡夫俗子的眼光不能看懂的杰出人物,终于有了一点点机会。

除了智力出众,罗玉凤还是个真正的诗人。我们看看这首诗:

《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
与这个世界无关
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一个
从树上掉下的橘子
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读到这首诗,我忽然想起在简书网的北京办公室看到的场景。院子里有一棵柿子树,冬天的柿子没人摘,一个个落到地上。简书网的美女编辑们,并没有凤姐这样的情怀。她们对柿子充满讨厌,因为满地的烂柿子把地面和石桌子弄得很脏,经常需要打扫。

堪比此诗怜惜意境的,是黛玉葬花的行为艺术。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凤姐有黛玉才、有黛玉情,却无黛玉貌、黛玉命。

凤姐出生在西部的最底层。从小受到的教育,并不能算良好。我听过凤姐在美国应聘时的英语,只能说这是一种大多数人听不懂的英语。我也听过凤姐说的普通话,说得并不标准,比我强不到哪儿去,作为一个师范科班出身的教师,若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会被学生家长投诉普通话不合格的。

不要嘲笑凤姐。大多数人出生在这样的环境,能够达到的境界,比凤姐差很多。小学老师的口音,决定了大多数人一生的口音。

某些一线城市优裕环境长大的孩子,或许可以按照父母的规划进入哈佛耶鲁之类的名校,一出来就成为有人抢着要的高学历人才,但是她们的独立思考能力,以及诗情文采,却远在凤姐之下。

别的东西或许可以教会,诗和情怀,是教不会的。天生的东西,你没有就是没有。凤姐的基因比你强。

有些肤浅的人,写几首诗,刚好可以迎合肤浅的人,于是那些写诗的成了著名诗人,读诗的成了著名诗人。比如徐志摩、汪国真、林徽因,都是这种角色。

凤姐的诗歌里,有寂寞,有苦难,有站在边缘冷眼看你们的独立。她看得见你们,而你们看不见她。

我不曾听着你的歌
不曾看见你的锋芒
我知道你的坟头面朝南方
我知道你的坟在乱葬岗上

这是凤姐写给一位已故诗人的诗。

我把昨天,踩在脚下
昨天是一方绣花的手帕

这是凤姐写给自己的诗。

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靠着肤浅的名嘴去迎合肤浅的人而爆得大名,成为一代偶像。也有人靠着一张凤姐风格的大嘴,爆得成功,比如埃隆马斯克。

但是,这些人的粉丝,却很少能够欣赏凤姐,能够欣赏到凤姐的灵气、勇气、才气和情怀。

凤姐是一个善良的人。她没有把情怀和理想主义当做商品来卖。她比那些讲故事的情怀理想主义贩子都更有理想,更有情怀,但是她能做的,只是在中国的底层苦苦谋生,在美国的底层苦苦谋生。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凤姐的人生,正如花魂。世界上的俗人,看人只能看到一张皮,却看不到魂。

林徽因有一张比凤姐更好看的画皮,林志玲也有。

凤姐有过中国梦。凤姐有过美国梦。她没有自艾自怜。她没有怨天尤人。她自食其力。她艰苦奋斗。

大嘴巴的人,满世界都是。无论是马斯克,王思聪,董明珠,还是川普,他们都算成功了。还有些媚俗型大嘴巴,比如罗永浩,也算是成功了。

而凤姐,以她的智力、经历、才情、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理所当然拥有一个成功的未来。这不是逆袭,是时代欠她。而她面对这个世界的悲哀,你们并不理解。

那里的一滴水
蔓延开来
浇灭了全世界的火光


坚持日更,不出意外的话之后会每天19点左右发文,欢迎交流。
关于转载问题:请统一简信联系我的经纪人扣舷
** 想与我进行更深入的交流请点击我的私密群招募。**'

每日一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