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程米诺小姐,我想送你一台时光机【三】

96
凡大仙
2017.11.14 17:03* 字数 2336
文/凡大仙

上一篇:青涩地表达,单纯的感动

秋的丰收季,是汗水

柳桥村一共348口人,房子大大小小加起来一共有63户。这几年因为收成好,许多人家都弃了土屋盖起了红砖房,而柳知书一家则是最早盖起红砖房的人家。

他家面朝东边的三间平房原本就是他们家人所居住的土房,前年因家里有了点钱就盖起了楼房随即也翻新了前院的土房,全都改造成了红砖房。

平房中间是灶房,灶房里的灶台是用混凝土砌成的,灶面光亮干净,灶台右侧前方放置了一个高大的红漆木柜,里面放着锅碗瓢盆,在木柜旁边有一个米缸。平房右边的一间房是柴房和牛棚,左边一间房则是用来养鸡和鸭的。

院子里面朝北的是两层高的楼房,楼房二楼后面有一个大天台,平时用来晒被子、晾衣服和晒谷用的。楼房面积很大,二楼是柳知书和大哥一人一半,左边的两间房间是他的,右边的两间房是他大哥和大嫂住的,客厅公用,楼梯在屋外。

往楼下来看,一楼右边的两间房间是柳知书的二姐和三姐住的,她们俩人住一间房,后面一间空出来的房间是用来存放杂物的,右边的一间大房间是大娘的房间,房间后面的一间房则是程米诺所居住的客房。

下午两点整,村里的喇叭响起了声来,喇叭里传出洪亮地声音:“全体知青同志们请注意,下午两点十分速来稻场集合!”喇叭声一连响起了三次才停了下来……

住在附近另一户人家里的女知青刘晓楠来找程米诺一起去稻场集合的时候,看到程米诺住的环境很是羡慕,因为她住的那一户人家的卫生条件很差,她的皮肤在这俩天里被蚊虫叮咬得红肿不堪。一路上她都在程米诺面前抱怨自己住的土房比不上她住的楼房,自己在住下去迟早要被蚊虫叮咬致死。

程米诺认真地听她说话,听她抱怨的太悲惨的时候,她就会安慰她:“再多熬一熬,等秋天过去了,我们也就能回去了。”

是啊!下乡时,老师在来的路上说过:秋天过去了,稻谷收割完了,他们也就能回去了。

程米诺和刘晓楠走来稻场时,老师正站在一棵树下等候他们,其它的同学也陆续赶了过来,稻场很大,有几处地方还垒起了谷垛儿,有的垒成四方形、有的垒成长方形、有的垒成圆形。

老师见人到齐了,客套地寒暄了几句就宣布大家今天下午的任务,男的帮忙挑稻、女的帮忙收稻。男女知青听了老师的安排便纷纷跟着老师下地干活去了……

下午2点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阳光照在身上热的人直冒汗,程米诺带好草帽和手套学着老乡教给她的动作卖力地收起了稻谷,没一会儿后背就湿透了。

一阵微风吹来,吹得她发丝飞舞,吹在她身上也舒爽了些,立起来的水稻见了光,田地里堆积了一捆又一捆稻谷。

老乡见水稻收割完了,瞧着程米诺早已汗流浃背就让她回去休息。

程米诺笑着道了声:“谢谢。”提起放在小路边上的鞋,在小溪边洗洗了脚穿好鞋后,欢愉地离开了。

途径稻场,已是黄昏,一群孩童们在谷垛之间做着游戏玩儿,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程米诺停下了脚步,笑眯眯地着看着他们玩了一会。

柳知书从田里挑着稻走来时看见了程米诺,他看她望着小孩们的方向出神,将肩上的稻谷放下后,瞧见藏在自家谷垛儿的小男孩,他朝他招了招手,蹲了下来和小男孩说了句话。

不一会儿,小男孩就跑来到程米诺面前,拉着她的手兴奋地对她说:“米诺姐姐一起来玩躲猫猫吧。”

程米诺盛情难却跟着小男孩来到了稻场中央,玩闹中的小孩们见小男孩拉着一个漂亮姐姐来,忙蹦蹦跳跳地窜出来围观,稻场上四下都是挑着稻的人,程米诺被小孩围在中间格外显眼,人们看向她眼里带着淳朴地笑意。

此刻,她想对柳知书说一句:“你干嘛啊,我还要回家帮大娘做饭呢!”愣是没敢说出口……

柳知书见她瞪着自己,他朝她笑了笑也不理她,捡起扁担就和老乡大白一起往田里走去了。

暮色黄昏,天边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小孩们围着程米诺话说个不停,她笑容甜美地应对着他们可爱的话语,看着柳知书渐渐远去的背影,程米诺收了目光愉快地陪着他们玩耍了起来。

天很快黑了下来,孩子们的家长走来稻场喊自家的小孩回家吃饭,程米诺也跟着回了家。

程米诺走回家时,大娘已经做好了饭,当她把饭菜摆好桌子上的时候,柳知书和他的哥哥姐姐们也都回来了。

吃饭期间大哥和大嫂还有二姐三姐她们都很关心程米诺,问她做农活适不适应,习不习惯。程米诺笑说自己还干得来,还习惯。而大娘还是一如既往地劝她多吃点菜多吃饭,这顿饭也就在柳知书家人的关心下吃完了……

饭后,程米诺借着月光在院子里的井口处刷洗衣服和鞋子,等她洗完晾好衣服回到房间后,大娘敲门进来送了一双袖套给她。大娘笑容和蔼地对她说:“带上袖套收稻的时候就不会弄脏衣服了。”

程米诺感激地收起袖套,大娘让她早点休息就回房去了。

夜晚的月亮圆又大,天空中繁星点点,柳桥村里家家户户熄了灯,伴随着宁静的夜晚,人们陷入了梦乡。

刚要睡下的程米诺听见门外的响起了敲门声,她拉拉了衣服走下了床来,她狐疑地问了声:“谁呀!”

门外,柳知书小声地应了声:“是我。”

程米诺听得来人是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站在房门口的她问他:“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吗?”

俩人都怕惊醒了大娘和姐姐们,说话的声音都很小声。

柳知书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药膏递给她:“吃晚饭的时候注意到你手腕上划伤了几道口子,你拿去用吧。”

程米诺接过药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了声:“谢谢。”

柳知书见她接过药膏,就再也没什么话要说了。见他转身就要离开,程米诺叫住了他道:“你今天干嘛叫小飞拉我去玩啊!你知不知道大娘一个人在家做饭,我活都干完了还不回来帮忙,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柳知书看着她笑着说:“我倒没想那么多,我见你站在那看着他们笑得太开心了,就想让你放松放松下。”

她见他笑得傻乎乎的也跟着笑了起来,程米诺脸上小小的酒窝伴随著笑容一起升起,淡淡的,浅浅的,漆黑地夜幕下,看得柳知书心尖砰砰直跳。

俩人互道了晚安,程米诺的房门关上之际柳知书也上了楼,这一晚,程米诺和柳知书都是伴随着脸上的笑意进入了梦乡。

下一篇:时光啊,你慢点走

米诺小姐连载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