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96
蔡垒磊 94d76265 aab1 4559 8d12 1da9f6be21ce
2017.11.14 11:17 字数 5798

全文约为5800字  |  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2016年11月3日,女留学生江歌(外号三叔)在日本的公寓门前被人杀害。凶手是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刘鑫因先江歌一步进屋得以幸存。

江歌妈妈认为刘鑫故意锁了门不让江歌进屋,而刘鑫则坚决予以否认,认为当时门肯定没锁,只是她慌乱中推不开。而之所以当时没及时叫救护车,只报了警,是因为太害怕,不敢出去。

事件在刘鑫不回江歌妈妈信息,刘鑫父母辱骂江歌妈妈,江歌妈妈在网上将刘鑫一家的个人信息披露以后演变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刘鑫甚至威胁说如果不把微博和文章删了,她会拒绝配合出庭。

对于人性,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理解,当我第一次得知刘鑫可能锁了门没让江歌进屋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大的谴责意图,人都有求生的本能,前男友连没什么交集的江歌都杀害了,开门也只是多添一条人命,既救不了江歌也救不了自己。

所以虽然这事儿“不道义”,但我想,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当时都是不会选择开门的,如果刘鑫因为这样该死,我想人类得被人道毁灭一大批。

注意,那些看起来善良无比的人,并不代表事到临头不会这么做,他们中的很多人只是没有机会经受生死考验而已,没出事以前,谁在网上聊起“仗义”来都是掷地有声。

虽然怕死是人的本能,但当事情过后,刘鑫是怎么处理的?我想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前央视记者王志安做了很大的努力,与双方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并安排了他们会面,虽然最终没有解开江歌妈妈的心结,但至少我看了这25段视频以后,基于自己对人性的认识,希望还原给大家一个我认为的真实的刘鑫,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个真实的“人”,顺便也从心理学的角度推测一下真实的案件真相。


以下是我认为值得被挑出来说的几段视频:

PART1

刘鑫的微信1:

三叔妈妈,你冷静下来可以吗?我是当事人,为了尽快破案给三叔和你们一个交代,我每天都在尽全力地配合警察。现在谁是凶手还没着落,我不见你不是在躲你不敢见你,是因为现在谜点太多没有找到凶手,没法给你一个交代!你现在是知道一点风吹草动就在网上散布,散布的信息越多,凶手越难抓!!!而且我现在除了警察谁也见不到!你每天在微博发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际,引来无知群众的猜疑,然后对我造成伤害!大家一起抨击我你心里痛快我也无话可说!从你来了日本以后我就一直担心的从警察那里打听你的状况,你却让网友这样的诋毁我……我不恨你,但你已经对我造成伤害了,事情解决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了。放心吧,为了我的三叔我拼到死也会找到凶手,这是我唯一能对你承诺的。——刘鑫

晚22:05 刘鑫的微信2:

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

刘鑫的微信3:

我那也只是气话,我真的在很努力地做笔录,不管凶手是谁先抓出来,我就是这样想的,我也不想让我的三叔死得不明不白。

从这几段来看,刘鑫从心理上是想跟江歌妈妈达成和解的,第一段最后几句很明显是想将对方拉到同一阵线,为什么呢?网络已然对其造成了压力,所以最后这几句情感上的表态无法认定其是否真心,我也并不感动。

这里刘鑫用了一个小技巧,既数落对方,又温暖对方,此一推一拉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对方不要将矛头指错了对象,赶紧删掉对其有影响的微博或文章,顺便说一下,所谓的影响就是江歌妈妈在网上提到了“凶手可能是室友刘鑫的前男友”。

刘鑫想淡化这个身份,她在掩饰。

之后前男友是凶手几乎坐实,刘鑫终于承认了当时她就大约知道是其前男友的事实,可这里有一点很坏,那就是如果前男友没有落网,恐怕她依然在否认,依然软硬兼施让江歌妈妈删微博,而之所以要否认,是她并不想背上“江歌为了她而死”的这样一条罪名,她宁可让大家猜测是一个变态杀了她,也不想别人把事情引到与她有关的地方。

她的心里应该有鬼。

接下来在江歌被火化之后,原本答应出席丧礼并告诉江歌妈妈现场实情的刘鑫并没有露面(后刘鑫说是因为丧礼上有记者,而警察无权将记者赶走),之后在断续回了江歌妈妈几条微信后,没有再回复,仿佛人间蒸发。

PART2

刘鑫害怕被陈世峰所害,因此跟江歌联系让其在车站等她,江歌就一直在车站等,最后结伴回家,到家门口后,刘鑫先进了屋。

我们先不提门是否反锁的事儿,之后会提到,但在刘鑫和江歌妈妈的微信中,我们看到她一直不承认知道门外和江歌争吵的就是其前男友。这就完全不符合逻辑,今天你拉上江歌就是来壮胆的,也就是“早有准备”,突然不知道外面是谁,这太不合情理。

PART3

刘鑫一直没回复江歌妈妈的微信,江歌妈妈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公开喊话,发表了题为《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的文章,并公布了她和她的家人的个人信息(虽说是无奈之举,但还得说,之后这一条该处理还是逃不过,不过江歌妈妈只要一个公道,也就无所谓了)。

很久没出现的刘鑫很快就主动来联系了:

不是我不出来作证,日本警察说等开庭通知我,是他们没有通知我我怎么可能知道具体情况!你现在这样做,在网上散布我家人的信息,我希望你撤回,你不撤回,我死了也不会去作证!

我给你一天时间,你撤回散布的信息。

此时,刘鑫是想通过虚张声势的方法来让江歌妈妈知难而退,可是江歌妈妈并没有被吓到的样子,此时,刘鑫主动提出了见面:

我想去你家,我也不再躲你了。

注意这里的用词,她用了“躲”,也就是她承认了之前是故意不回信息,是躲着的状态,而不是忙或者没注意到。

PART10/12

刘鑫在王志安的安排之下,终于启程与江歌妈妈见面。

车上刘鑫口述:

我一直想跟阿姨见面,但是吧,就是说,我爸妈不是很会说话的那种人,也不是很会克制情绪的人,阿姨稍微言语犀利一点儿,我爸妈可能立马就会反驳回去的那种。

我们可以看到,刘鑫是一个惯性推卸责任的姑娘,她曾经认为江歌的死与她无关,是她自己激怒了陈世峰;又认为自己协助日本警察调查也不是义务,甚至以不配合做出要挟;还将不出席丧礼的原因归咎于警察没能赶走丧礼上的记者;此时又将自己害怕见江歌妈妈说成是自己考虑到双方的情绪。

这种惯性充斥着她的整个采访,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测,这就是她一贯的思维和行事作风。

当江歌妈妈问道“江歌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的时候,刘鑫哭着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觉得是有的,因为她是替我打抱不平。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通常人会回答有或是没有,等到对方追问以后再回答“为什么”,但刘鑫没有,她直接在后面迅速接上了“她是替我打抱不平”。

这是一种预先植入的方式,也就是说,她想隐瞒一些东西,她不想让江歌妈妈认为是别的原因。别的什么原因呢?我们一会儿再分析,但是你可以想想,如果一个人问你,她女儿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你应该能猜到她问的是什么,而刘鑫,显然听出了是什么意思,她要预先改变江歌妈妈观点的正是这一点。

当江歌妈妈再追问“你就直接告诉我有没有”的时候,刘鑫答道:

有,有关系,因为杀她的是我的前男友。

这就是了,一次植入不成功,就换一种方式植入,她就是不想把话题引导到“直接关系”上去,所以在回答“有没有”以后,很快又接上了另一个诱导。

然而我相信刘鑫的脑子还没快到这种地步,所以要么是她预先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遍,要么就是她就是一个惯性把自己撇清的人。

PART13

其实江歌妈妈找刘鑫最想问清楚的就是一件事,就是江歌为什么进不了门,要知道,这个门是可以从外面直接打开的,除非里面的人反锁。

此时刘鑫对着镜头说:

我因为来了例假,跟三叔说了,三叔说那你赶紧先回家换裤子,我就先一步进了家门,接着就听到三叔在外面啊的一声,我就赶紧提着裤子往外跑去开门儿,门才开了这么一块儿,就开到我们家门口白色水表那块,然后咣地被撞回来了。撞回来之后,我就去看猫眼,看看外面到底怎么了。我边看猫眼边捶门,我说三叔,你别闹了,你赶紧开门儿,喊了好多,我又去开门,根本就开不开,然后我想事情没这么简单,我边喊着我报警了,然后去卧室拿手机报了警。

此时江歌妈妈问:

你确定你没锁门?

刘鑫反复强调“真的没有反锁门,因为警察来的时候是直接打开的”。

好,这里有两个问题:

1.为何之前打不开而警察来了以后可以马上打开?

2.既然可以直接打开,何以前男友不直接进去杀了刘鑫?毕竟他的目标是刘鑫不是江歌,配角都能杀,主角却留着?这太说不过去。

所以,事实怎样?恐怕这套说辞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PART14

刘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江歌妈妈叙述着:

我今天就是来让阿姨出气的,我知道一直以来,我确实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确实是很多时候没有回您的微信,我确实也说了很多伤害您的话,我也都知道错了,所以我今天很诚恳地来了,您说什么我都接受,阿姨,我现在只想跟您统一战线,还三叔一个公道,您接受我行吗?

刘鑫听到江歌妈妈说会把案卷如实公开,让大家看看事实,很明显,她的策略变了,从一开始的狡辩,变成了想统一战线。

注意,这个转变很重要,一开始她试图扭转江歌妈妈的想法,但她发现江歌妈妈似乎很笃定地有证据、有实锤,并打算公开,因此她就摆出了和解的态势,希望将矛头“一致对外”,毕竟陈世峰是她们双方都恨的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容许我再次使用这个判断:她心里有鬼

PART16

采访中王志安问道:

就算是警察不让你进去,那丧礼过后还有十几天,江歌妈妈也反复在微信里表达了见面的愿望,为什么没去见呢?

刘鑫先是嘀咕了一句:这十几天我都干什么了……接着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干什么了……

然后才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见阿姨,我就是觉得,我看到阿姨就会觉得,三叔不在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阿姨。

这个转折其实也有些小细节可以挖,我们前面说了,刘鑫是一个惯于推卸责任,惯于给自己找借口的人,所以她的第一意识告诉她,要先想出来这段时间在干什么,才可以搪塞过去,发现临时没想到这个问题,所以应该是没提前准备到,于是才实话实说。

但是这个实话实说也有点问题,如你所说的情况属实,其实你是没什么责任的,那为何你不知道怎么面对呢?你不是应该安慰江歌妈妈,和她一起共渡难关么?如你所说你也是受害者啊?

所以……你是有什么自己不能原谅的事情,才不敢面对,还是怕被江歌妈妈问着问着露出了什么马脚?

果然,刘鑫接着说道:

见了阿姨,她肯定会问很多细节,然后警察那时候又不让说,那我见了阿姨我该说什么?

警察在这里再次背锅,不让说可能是有,但这也是个很好的挡箭牌,“警察不让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可以很明确地见面以后当面说,甚至可以陪着去警察局,看看能不能让江歌妈妈知道些什么,但她选择了避而不见,这就很难相信单纯是因为警察不让了。

在这一部分的最后,刘鑫面对王志安一直围绕她不见江歌妈妈,并与其在微博上争吵的问题表示不满,这也是她第一次在镜头面前表示不满,她反问王志飞为何老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她也有在微信里安慰江歌妈妈。

同时她表示:

我知道自己以前做得很过分,我也知道我不该去气阿姨,我也知道我只是看到网友的评论我就会那样猜想,我都知道错了,你为什么还在这儿一直在这问。我知道我现在道歉也没有用,我说什么都是错的,我说什么都只是谩骂,只是责备,可是做过的错事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已经在改了。

其实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神雕侠侣里的郭芙。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她常说:

你们为什么老是骂我,我啊,我也很惨的,我被我爹和我娘骂个半死,我爹还说要把我手砍下来补偿给他,况且我也已经跟他道歉了,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

我莫名觉得,她们是一类人,刘鑫始终念念不忘的还是自己也很惨,一直被网友谩骂,承受得不比杀人犯家的轻,她们都认为自己这样“已经是很惨了”,谁要再提就是坏人。

这类人格的养成跟家庭的骄纵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刘鑫的成长环境我推测也是类似。

PART17

王志安问刘鑫“为什么要江歌等你一起回家”时,刘鑫回答地很详细,说因为害怕陈世峰尾随,又说江歌带了馄饨回来,她还提议待会儿跟江歌一起出去吃,边开玩笑边回家。

这个细节说明了几个问题:

1.刘鑫跟陈世峰肯定是聊过些什么,导致她在这一天特别害怕;

2.刘鑫提前跑回家除了例假,应该也有害怕的因素在里面;

3.刘鑫跟陈世峰应该没有合谋,否则她心理素质不至于这么好;

4.陈世峰会不会出现对刘鑫来说是个概率事件,因此当陈世峰出现时,刘鑫虽然吃惊但有防备,很可能下意识就去锁了门,而如果属实,这个锁门动作恰恰说明了她知道陈世峰会有过激行为,而不是普通口角,因为上一次吵得很厉害她也没锁门,那这就等于是预见到锁门导致江歌必死了。

PART18

最后,王志安还是想问出点什么,因为其实他也不太相信门会自动锁住或者打不开,所以他很希望挖掘出一些刘鑫不愿承认或者不愿面对的东西。

因此他才会问:

江歌的妈妈一直在心里认为,江歌是替你去死的,你觉得,她这种看法有道理吗?

刘鑫依然在打太极,她知道王志安问的是什么,但她装听不懂地说:

确实肯定跟我有关,他是来找我的,三叔替我打抱不平,才惹怒了他。

你看,她用“打抱不平”用了好几次,这个词很有诱导作用,就是你虽然是个好人,但打抱不平肯定会起争吵,所以是你惹怒了对方,尽管是为了我。

王志安还是不屈不挠地问道:

也就是当时她在门外其实是替你挡在那儿的是吧?

刘鑫似乎察觉到了一丝诱导,立马解释道:

这个怎么能说,我当时要是知道外面是陈世峰的话,我也会出去的,我拼死也会出去的,但是我是真不知道是他,我是真的没敢出去。

好,到这里其实已经有很大的矛盾了,之前说没出去是为什么,是门被撞回来了对不对?接着没出去是为什么,是门打不开了对不对?那么现在她说什么,是没敢出去,因为不知道是不是陈世峰还是其他的变态,所以不敢开门。

我想大家都应该心里有点数这道门是怎么回事儿了。

她很有可能撒了两个谎:

1.门就是她锁的;

2.她就知道是陈世峰,理由我们前面分析过了。


整个过程就帮大家分析到这里,其实刘鑫不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从说话中大家就可以看得出来,谎圆得也不是太充分,事实上,真正有心机的人不是这样的,真正有心机的人可能还会提前获得江歌妈妈的谅解,让大家根本没机会看到现在的采访视频。

刘鑫只是一个胆小、精致利己、骄纵的姑娘,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当没有经历生死考验的时候,大家都不觉得这些是什么大问题,但当江歌案发生的时候,这些平时看似是小毛病的东西,都会被放大成一颗颗毒瘤。

为人处事,真是一点儿都马虎不得,刘鑫没有杀人,但她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没有履行该履行的义务。

刘鑫不想去好好地抚慰江歌妈妈吗?不是的,正常一个心中有愧的人,都会想弥补些什么,这不是什么品德高尚,而是为了让自己舒服一些。

但在刘鑫的心目中,被人知道真相以后的无地自容,对甚至可能还会背负一些责任的害怕,已经大过了对江歌妈妈的负罪感,因此,她选择了逃避。

这种心理博弈是很常见的,所以请记住,刘鑫不是少数人,她是一个值得很多人引以为戒的“普通人”。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