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以为你胆小怯懦,坚强起来却又让人心疼 | 《飘》精读第3天

96
麦家陪你读书 Verified account
2017.10.11 09:03 字数 2821


嗨,早上好,亲爱的小伙伴们。欢迎收听麦家理想谷陪你读书栏目。

在昨天的阅读中,我们知道思嘉到亚特兰大和媚兰、白蝶姑妈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她恢复了精神。

在一次医院的募捐晚会,她再次与白瑞德相遇,二人也由此越走越近。


随着战争越来越严重,南方伤亡惨重。

思嘉和媚兰每天都在查看伤亡名单上的名字,担心希礼的安危。而就在这时,媚兰发现自己怀孕了。

故事之后会如何发展呢?会不会像中国那句古话说的那样:屋漏偏逢连夜雨?让我们在今天的精读中,寻找答案。


1864年5月,北方部队距离亚特兰大已经不远。

亚特兰大人却坚信自己的城池固若金汤。

路过的伤兵和难民越来越多。他们直接坐倒在前庭或者后院,问主人家要一口水喝。思嘉就算不去医院,也得在家不停地护理这些路过的人。

有一天,她和瑞德在大街上看到一群扛着铁锹的黑人队伍,塔拉的工头大个子萨姆和其他几个黑奴也在其中。

因为兵力不足,这些黑人被征用来挖战壕。

思嘉问瑞德要了一点钱给萨姆他们,嘱咐他们好好照顾自己。

思嘉突然明白,城里所有的男人都瞒着女人,只有瑞德说了真话。

亚特兰大很快要被围城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瑞德又说起自己的心事,说自己从12棵橡树初见她就一直关注着她,还说希礼可能已经死了,思嘉不应该还像一个女学生那般爱着他等着他。


思嘉叫瑞德见鬼去。

亚特兰大城里第一次响起炮声,平日里掩藏好的惊恐一下子爆发了。

所有的男人,无论老少,几乎都上了战场,约翰叔叔和其他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起加入了城卫队。思嘉还碰到了希礼曾经的贴身侍卫莫斯。

卫约翰骑着塔尔顿夫人最心爱的那匹马,告诉思嘉,郝嘉乐因为膝盖受伤所以没有来,卫家的女眷已经去梅肯了,现在12棵橡树和塔拉都托付给思嘉父母照管了。

思嘉不会为父亲感到丢脸,只会感到庆幸。

可是她真的很喜欢卫约翰,以前她还指望过做他的儿媳妇。

还有许多她认识的男人,看着他们上战场,她很难过,却无可奈何。


南方部队拼死抵抗,浴血奋战,却仍旧节节败退。

卫约翰没有回来。白蝶姑妈想带着大家去梅肯,思嘉只想回塔拉母亲身边,米德医生却告诉他们媚兰的情况很不好,只能留在城里待产。

白蝶姑妈自己跑了。思嘉如果这个时候出城还来得及。可是她答应过希礼要照顾媚兰。

她真是恼恨媚兰,可是最终选择留下。

媚兰为此感激不尽。

围城的一个月真是一场噩梦。

整整一个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炮火在城里四处开花。


天气炎热得要命,刚开始大家还躲在同一个房间,抱在一起抵挡轰炸的恐惧,到了后来就习以为常了。

亨利叔叔还活着,回家呆了几个小时,大骂战争的愚蠢,然后打包了一份食物又上前线了。

父亲来信说北方部队没有去过塔拉,这让思嘉稍稍安心。

一天夜里,瑞德突然上门来。

他以为思嘉早就跟着白蝶去梅肯了,没想到她们还留在城里。

对她的举动,瑞德颇感意外也颇受触动。

思嘉对北方佬怕得要死,瑞德却说北方佬不像传说中那样凶恶。

思嘉想着赶紧回家,瑞德却在这个时候求爱,说因为他们是同类。

思嘉以为他在求婚,他却说要她当情妇。

思嘉叫他滚。


炮击突然停止,北方军改变了进攻策略,这次重点改到切断亚特兰大最后一条铁路线上。

这条线正是去塔拉方向的,思嘉已经一周没有收到塔拉的来信了。这令她心急如焚。

米德医生说媚兰可能会难产,因为她的身体不适合生养孩子。

思嘉后悔得要命,对媚兰更是满腔怒火,可是谁叫她答应了希礼呢!

普里西说她对接生很清楚,医生不在的时候她可以帮忙,这让思嘉稍感安慰。

随着日子往前推移,渐渐的,平日里走动的熟人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只剩下了思嘉、媚兰、韦德和普里西4个人。

媚兰说思嘉是这辈子对她最好的姐妹了,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


她担心自己会死,托思嘉照顾她的孩子。

原来媚兰从黎明开始就已经产生阵痛,只是一直强忍着。

她不可能让米德医生扔下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员们,来这里帮她。

思嘉亲自去找米德医生。米德医生不在医院,他在车站给火车运来的伤兵治伤。

思嘉好不容易赶到那里,被现场吓得目瞪口呆。

米德医生粗暴地拒绝了她的要求,他不可能扔下这些人跑去接生。

思嘉让普里西接生,普里西承认自己说了谎,对于接生她一无所知!

思嘉打了她一顿,努力回忆自己生孩子时母亲和嬷嬷是怎么做的,最终她们俩一起为媚兰接生。

再也没有比这个下午更漫长的了。

最终媚兰母子平安,所有人筋疲力尽,仿佛大劫过后一般。


城里又响起了炮声。

思嘉再也无法忍受了,她决定带着所有人一起离开。

普里西遵照思嘉的吩咐在妓女贝尔那里找到了瑞德。

瑞德弄来一匹老马拉的马车,带着她们4个人冲出城去。

虚弱的媚兰临走还不忘带上韩家祖传的宝剑。

思嘉现在越来越了解她了,可是她这些举动还是令她觉得愚蠢至极。

全线撤退的南方部队正炸毁留在城里的军火,亚特兰大陷入一片火海。

他们看到一小队正在撤退的南方部队。有人走不动倒下了,后面的人就把他扛到肩上继续往前走,安静而有秩序。

可是抢马的难民凶狠多了,瑞德甚至把枪交给思嘉,一起对付冲上来争抢马匹的人。

好不容易到了城外,瑞德让马匹停下休息,下了车,说接下来的路思嘉认识,他不跟他们一起走了。


他打算去参军。

思嘉觉得匪夷所思,破口大骂,说他扔下他们不管。

媚兰已经晕过去了,只剩一口气。

瑞德深深地吻了思嘉,说相信思嘉这样的人可以自己回到塔拉去,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了。

这个反复无常的男人,他之前明明一直不看好南部邦联的,现在南部邦联一败涂地,他却突然要去前线了!

思嘉头靠在马脖子上痛苦流涕。

媚兰挺过了那一晚。


思嘉带着普里西去找吃的,找水。

所有的人家都已人去楼空,除了果树上掉下来的几个烂苹果,几乎没有任何食物。

媚兰没有奶水,如果再没有食物的话,婴儿也只能饿死。

一路上什么样的场景都有。被烧毁的房子,被扔在一旁的尸首。整个美丽的乡村已经面目全非。

所幸他们一路没有遇到散兵游勇、强盗路匪。

而塔拉越来越近了。

思嘉在心里默默唱着曾经和瑞德一起唱过的歌:只要再在这艰难的路上跋涉几步。

后来他们在路上遇见一头奶牛,思嘉把它栓在车后带回去,这样婴儿就有奶喝了。

路过12棵橡树的时候,那里已经完全烧毁了。


塔拉还在。黑灯瞎火之中,神情恍惚的父亲拥抱了思嘉,跟媚兰说以后塔拉就是她的家了。

波克和嬷嬷还在,迪尔西在楼上照顾两个病重的妹妹,其余的人全都跑了。

母亲在他们到达的前一天去世了。

思嘉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她历经千难万苦才回到塔拉,正想扑进母亲的怀里好好哭一场。

可是现实不仅如此残酷,而且还不让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她甚至还不能思考母亲去世这个问题,饥饿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思嘉不得不先解决眼下最紧迫的问题。

塔拉因为被北方部队作为司令部所以没有烧毁,但是北方人走的时候带走了几乎所有东西。

最后思嘉想起田里的地瓜,和父亲以前埋在地下的酒。总算可以吃点东西缓缓。

白瑞德给我们的印象或许更多的是一个冲动的、跟所有人关系都不好的人,是一个发战争财的商人,他喜欢思嘉却又想让她当情妇;看不起南方军队,却又为它上战场。

那么,在你的印象中,白瑞德是个怎样的人呢?


《飘》精读第3天

《飘》往期回顾:

精读第1天:对于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精读第2天:如何修炼,才能成为一个特别的女人


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