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144
作者 周庆
2017.03.20 22:49* 字数 1228

图片来自网络

“江湖”这个概念,是我第一次接触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建立起来的。在这本书里,作者把众多角色置于世事纷乱的北宋末年时期,刻画了许多生动形象的武林江湖人物,深深地在我的脑海里打下一个关于“江湖”的烙印。那是一个远离庙堂,自成体系,自有规则的武林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只有道和义。黑白是非如此的清晰明了,非此即彼。江湖中,武林高手惜惜相惜、快意恩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更是让曾经年轻的我心心向之。

我想,每一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游侠。每一个游侠的梦里,都有一个江湖。

如果,没有了契丹人的这个身份,萧峰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做他的丐帮帮主,率领丐帮帮众协助北宋抗击外敌,领导武林群雄,吒叱风云,受人景仰。

是世事偏要在风雨飘摇中磨砺人心?还是,这本就是他的命,他的运?算计也罢,冤屈也罢,都是他该去面对的一切。即使他身为天下第一大帮之帮主,即使他贵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辽国南院大王。

雁门关外,猿啸狼嚎,冷风飕飕。英雄,以一腔血泪热祭。国仇家恨,富贵荣华又怎敌这辽宋边境百姓数十年的安稳日子。

侠之大者,义也!

我们,是不是都要有点信仰在心头?如萧峰般,才能时时慰籍那沉浮不定、惶惶不安的灵魂,才能在混杂不堪的世情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所在。

人活一世,总要追求点什么才对得住自己。很多人,都这样想。

慕容复如是。

恢复慕容氏祖业,重铸燕国国魂。这是他的毕生追求。

三千里地山与河,八千里路云和月,却只是南柯一梦。画梁雕栋、宝座玉榻、香车宝马更是水中月,镜中花。

慕容复不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历史的洪流滚滚而下,湮没的岂止是你大燕慕容家。大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樯橹灰飞烟灭,又余几人?

他或许不是不知,只是不甘心罢了。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慕容复疯了。

现实和理想,是如此的遥不可及。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能。他一无所有,两手空空,众叛亲离。他怎能不疯,不疯又如何面对现实世界中不堪忍受的一切呢?

这,便是江湖。

我曾想,如若萧峰和慕容复置换角色,岂不是各得其所。萧峰就不用背负那么沉重的包袱,可以继续恣意潇洒地做他的江湖侠客;而姑苏慕容复也可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举辽国之半壁江山,圆他大燕的复辟之梦。

只是,真的换了,就没有烦恼了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念烦恼千丝缕,缘愁恰似东流水。旧的去了,新又滋生,终而复始,连绵不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烦恼生,争端出,便扯得人心上的窟窿,越来越大。

这是萧峰和慕容复的江湖,也是我们的江湖。这江湖,是人心,是世事。人人皆江湖,事事可江湖。

只是我们,不用背负那么多的重任,只是简单地活着就好。在这浩瀚的江湖浪涛中,我们可以逆流而上,可以蓄势待发,可以随波逐流。还可以在遄急的流波里,静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我们笑看江湖时,它便是暖的,处处有滋味,处处是风景。我们在江湖中怡情养性时,定然会有更多的收获。当我们可以做到心外无物,心外无理的时候,那么,这个江湖也就没有什么可怖可憎的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