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年套中套

96
拉布雷瓦 1014d32a bf93 4005 aa0c fac198d25377
2017.10.26 22:50* 字数 2000

梁思成不在家时,林徽因与金岳霖即便共处一室,也相安无事……

数年时光,你能做到吗?不,不能。

可哥能!

那些他爸是李刚,都是噱头。哥是吴刚,实打实神一般的存在!

画风急转中,请抓好扶手,下车的旅客请从后门下车!

文 | 拉布雷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哥是敢作敢为的,哥杀伯陵的时候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本该一命抵一命,但毕竟是伯陵勾引有夫之妇在先,也算死有余辜。倘若判罚无罪,却又觉得愧对自己的亲孙子,那个当上太阳神的炎帝,装出一副犹豫不定的模样。

再三斟酌之后,把我发配到了广寒宫外砍树,责令我将树砍倒,方能重获自由。这无异于永恒的劳役,谁都知道,那棵树是桂树之母,能自我愈合的神树月桂。

可我对于服刑没有二话,一把斧子扛在肩上,说走就走。

广寒宫外一派冷冷清清,一株巨木突兀耸立。巨木宽逾百丈,抡几斧子,只觉得巍然不动,就像我此时的心境。

一斧一斧,不断挥动斧子,就这样不停歇地砍了一年。巨木渐渐裂开口子,也许是宣泄了心里一口恶气,这小小的变化突然让我心里有点窃喜,稍有放松,不禁觉得双臂酸软起来。

索性把斧子放在一边,掏出颗烟卷,坐下来歇歇。

蓝色的烟飘得袅袅娜娜,穿过烟雾,目光所及,广寒宫里原本半掩着的窗户晃了一下,一个人影一闪而逝。似乎曾有人躲在那里窥视,怕被发现慌忙关上窗户躲开了。

我掐灭烟头,扯开嗓子喊道,“是嫦娥么?”

虚掩着的窗户慢慢打开,一个美女娇羞出现在窗棂里,怯生生答道,“吴刚哥哥,你怎么知道是我?”

当年后羿跟我一起修的仙,后来分封仙班,赶上天庭仙多地少超负荷,天帝推行计划升天制。你家办不到第二张准升证,你就偷了证先升了天。谁曾想不过几年,改革春风吹满地,不看证书看能力,后羿也上来了。你觉得没脸见后羿,跑到广寒宫常住下来。这烂大街的故事,哥能不知道?

后羿也算痴情种子一个,没再娶妻,誓要等嫦娥回去。想到这个我就烦躁,人家夫妻闹了别扭,还演出个情比金坚,好歹没有出轨,再看自己家那个,竟跟伯陵厮混!

对比之下,原本不屑为伍的嫦娥,竟也顺眼了不少。

心里隔阂没了,便随意寒暄几句,“我们也有百年不见了。你待在这不寂寞吗?”

嫦娥支支吾吾,脸红得猴屁股相似,好一会就挤出这么一句,“是……是挺寂寞。”

哥是爽快人,最受不了扭扭捏捏,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也不顾着她了,操起斧子继续干活。

只歇这么一下,树上的口子就已恢复如初了。这个早有心理准备,我也不来在意。抡起斧子,又是一年半载时光。

就这么忙活着,嫦娥有时也踏出宫门来看看,每天打打招呼,聊天还是那么不爽快。但久而久之,毕竟熟络起来,话题也见多。

偶尔歇歇手,没和她闲扯两句反倒有点不自在。

转眼十年,月桂不仅没见残败,反而又宽了半寸。夏秋交替,落下来的花也比头一年更多了。

有一天,嫦娥端来一坛酒,说道,“看这一年年桂花落得煞是可惜,我挑一些酿点酒,吴刚哥哥尝尝吧?”

酒香扑鼻,我不禁多喝了两碗,酒气萦绕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其实我知道,只是去年我无意间一句,“有酒解解乏才是美事一桩”,她才去酿的酒。

扫兴的是,这酒喝得沉闷,她不陪我喝。

看出我的遗憾,第二次捧出美酒的她,又带来几包桂花糕。聊着聊着,冷了场,我喝酒,她吃点心,倒不尴尬了。

一年一年过去,又是十年。不知不觉间开始期待每年八月,那个落英时节,我喝着酒,她吃着点心。

十年过去,又是十年。我喝着酒,开始就着香糯的点心,她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小酌一杯。

时光在斧子下悄悄溜走,匆匆之间已是两百年。

嫦娥连续三天没有出现,我心里空落落的。忐忐忑忑里,竟有时会忘了神仙没有病害之苦。

这是六月里的一天,她突然捧出一坛老酒来,始终没有说话,我们静静喝着。酒气香浓,应该已有年头了。

老酒劲头十足,斟酌一番不经意间,彼此都有了醉意。

和往常一样,酒兴一过,我操着斧子,站了起来。她默默捧着坛子回宫去。

然而这次不同,我没有转身开始伐树。而她,站在宫门口,背对着我颤抖得让人心疼。

“你……怎么了?”终于忍不住,我开口了。

她回过身来,泪水鼻涕满脸都是,哭得像个孩子,“我……我……原来打算在广寒宫里住满三百年就回去。”

我心里突然映出后羿的身影,他们也许早有约定,他不娶,你不嫁,三百年为期。如果是这样,“唉……那你就回去吧。”

“可现在……我不想走了。”她哭成了泪人,话里带着抽泣。

看着这广袤无垠的荒凉大地,冷冷的广寒宫什么时候已经成了我心里最温暖的地方。我的眼眶也变得热热的,我也分不清自己是在伪装还是发自内心的,我笑了,“不走的话,明年我还陪你喝酒。”

嫦娥“哇”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响彻云霄,会不会也传到了后羿耳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千年过去。广寒宫,她在里头,我在外头。

相守在这里,再未离开。


太阳神炎帝邪恶地笑着,没错。虽然计划地执行有瑕疵,但目的基本达成!

后羿啊,后羿!我本该拥有九个太阳的管辖权,叫你爱出风头。你最大的遗憾不是嫦娥吗?失去八个太阳的仇,我誓要以夺妻之恨十倍还你。

“孩子,你没有白白牺牲。”炎帝点燃三炷清香,慢慢插入炉子中,牌位上赫然刻着“贤孙伯陵之灵”。

小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