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之马尔泰.若兰

144
作者 魏林
2016.12.05 20:11* 字数 2066

1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我叫马尔泰.若兰,我的阿玛是镇守西北边陲的总兵,大清正二品官员。身为皇亲宗室的娣出长女,我未能像弟弟们一样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建功立业,身为女儿家我唯一可以做的光耀门楣的事情便是作为父亲的政治筹码,嫁给当今的八阿哥做侧福晋。

“温润如玉、礼贤下士的八阿哥是你可遇不可求的佳偶良伴,你好自为之!”

坐在红艳如火的八抬大轿里,心如死灰的我如石膏蜡像般廖无生气。不怒自威的父亲面对我三天不吃不喝、甚至以死相逼的拒婚,放弃了一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威逼利诱,不惜拿青山的性命做威胁。

知女莫若父。多年的养育之恩他清楚的知道我的软肋在哪。

我输了!从此,青山无远黛,尽洒相思泪!

别了,生我养我的大西北;别了,我的蓝天厚土;别了,青山,那个让我从一板一眼的格格重新变回活色生香的小姑娘的他……

2

秋高气爽,彩旗飘飘。

赛马场上,一匹通体雪白的马风驰电掣般纵横在天地间。我时而侧骑一会,时而双手抱着马脖子身子贴紧马侧骑一会,时而单手支撑马鞍骑一会,时而还在马上打个翻身。窄袖水红缎裙随意迎风而舞,系在腰间的蝴蝶结长穗带猎猎飘动。

伴随一声响彻天际的嘹亮马嘶,我稳稳的端立于马上,恰好停在离帐十步远的地方。

太子和众阿哥都被我精湛的马技所折服,帐内帐外爆发出了雷鸣般的喝彩声。

我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微蹙眉头,缓缓告退一旁。

郭络罗.明玉脸上也露出了转瞬即逝的淡淡的愧疚神色。

我本不是哗众取宠、争强好胜之人,若不是刚刚她那句“马尔泰军营中个个能骑善射,更是有众多马术超群者。今日看来,都是无稽之谈!”猖狂折辱之语,我断不会冒然上马,一秀马技。

这是我离开西北戈壁、做八阿哥侧福晋以来,第一次骑马。

我深藏在心底深处的失意、忧伤,像经历了暴风雨的润泽般,开始肆无忌惮的疯狂生长。一寸寸的缠绕全身,慢慢的蚕食着我的力量。

3

紫禁城的天没有西北的浩瀚辽阔,紫禁城的马没有西北的英姿挺拔,紫禁城里只有与世无争的八福晋,没有爱笑爱闹的若兰。

在我大婚后三个月,阿玛差人从西北带来消息:在一次剿匪战役中,青山作为先锋,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壮士断腕,有去无回。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我当场昏厥,害了一场来势汹汹的大病,腹中三个月的胎儿也不幸小产,未能幸免。

从那以后,我待人接物越发沉默冷淡,也越发不爱笑了。一天里有大半天的时间都在佛堂里参禅念经。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他。

“姐姐为何不肯放下执念,放下过去,试着去珍惜眼前人?”若曦一面观察我的神色,一面小心翼翼的问到。

我微微一征,八爷多年的温柔体贴、小心呵护我不是不知道,只是当初若不是他派去西北打听消息的人惊动了阿玛,青山也不会被派去做先锋,我和青山本可以做翱翔在西北戈壁上的一对雄鹰,现在却一个长眠于地下,一个深锁在侯门。他虽不是始作俑者,却也有莫大的关系。

“我不恨他,但也不会原谅他。”我轻抚胸口,淡淡的答道。

4

天子脚下,莫非王土。朝堂之事,瞬息万变。

我名义上的夫君,早上上朝时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朝野内外都享有美名的“八贤王”,下朝归来时却成了众之矢的、人人欲诛之而后快的大奸大邪之人。

“自此朕与胤禩,父子之恩绝矣!”

皇阿玛的圣旨字字诛心,他毕生所学、一生苦心经营,尽付流水!他自此一病不起。

树倒猕猴散。廉亲王府上下一时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盛极必衰的道理,纵使聪慧如他,也未能顾虑周全。

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古伴君如伴虎。若曦在御前侍奉圣驾多年,本来很得皇阿玛的倚重,却不知因何获罪,竟被罚至浣衣局,专为宫里的太监洗衣。一时间从天上摔到地下,从小十指未沾阳春水的她如何才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熬过一天天、一年年……

我终日跪在佛堂念经祈福,止不住的泪水往往沾湿了衣襟而不自知……

5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

雁来归去,不知今夕何年。

我在这世上唯一放不下的若曦如今已苦尽甘来。四阿哥继承大统后,对她百般疼惜怜爱。我既喜也忧。

我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昏睡的时候越来越多。身子骨每况愈下。

我经常在梦里回到西北茫茫戈壁,梦里有长长的红柳,有经常划破我裙子的骆驼刺,还有在阳光下泛着银光的雪山融水,梦到最多的,便是青山迎着朝阳骑马,温暖的阳光照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他却迎着太阳开怀大笑……

我知道自己已油尽灯枯,时日无多。我没有一丝一毫的伤感,相反却满心欢喜。

我被关在紫禁城这座金碧辉煌的鸟笼子已经二十多年了,我过得一点都不开心。现在我终于可以去地下和青山团聚了,等了我这么多年,他一定都着急了吧?

“立书人廉亲王爱新觉罗.允禩,早年奉旨娶马尔泰氏为妻,岂期过门之后,多年无所出,正合七出之条,立此休书,听凭改嫁,并无异言。雍正元年正月十三日”

在我临终弥留之际,八爷竟肯写了一纸休书给我,我又惊又喜,喜极而泣,这是我在紫禁城最最幸福的一刻啊!

我耳戴青山送我的玉蝴蝶坠子,身穿他最爱的湖水绿骑装,脚蹬他最喜欢的鹿皮靴子,我像初次见他时那样满心欢喜,一颗心怦怦乱跳……

漫天鲜花里,我看到英姿飒爽、身形挺拔的青山披着阳光朝霞骑着一匹快马来接我回家……

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