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九寨沟的惊恐夜后就回来了

144
作者 天不二亮
2017.05.19 22:48* 字数 3015

我以为,水里能看到你的身影


文/ 天不二亮

我总说,要去流浪,你总笑,然后说好啊!
我从不说你陪我去吧,你从不说我陪你去啊!

后来, 我真的离开了你,独自去流浪。

2014年年初,我说,我感觉我的生活到了一个瓶颈期,工作方面平台已经没有上升空间,生活方面我觉得心好疲惫,我想走出去,我想去走走。

你沉默了一会说,出去走走也好,我支持你!

你明白我的疲惫,我也明白你沉默的原因。
我们都知道,我这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你的身边,我这一走,走出的是你的心。

在这之前,我们争吵过很多次,像很多情侣一样,因为一地鸡毛的生活与诗意的梦想。

我明白,你把我惯得持宠而娇,而我仍想要更多。譬如,总想改掉你工作一忙就忽略我的毛病,譬如,总想改掉你喜欢玩我觉得好无聊的小游戏的毛病。

你明白,我想要的是精神领域的丰盈,你明白,不能给我很多很多的钱,所以你给我很多很多的爱。所以,你包容我的小脾气,小性格,还有支持我那很多人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梦想。

跟我在一起的日子,你改变了很多,我的很多观念影响着你,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你。你说,跟我在一起你觉得自己变得更优秀了,而我却陷入沉思,因为我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好,最起码你初识我时那么好。

在你说完出去走走也好后,我沉默了。尽管在心里练习过很多次转身的方式,但真的要走出这一步,才明白心底是犹豫和纠结的,终是不想做辜负的那一方,终是不想做先放手的那一个。

沉默着辞职交接,沉默着收拾屋子,沉默着收拾行装,沉默着收拾爱,沉默着在心里收拾我们的感情。


我以为,雪地里有你的背影

锁好了门窗,关好了心门,我们没有说分手,但其实彼此心底都明白,我这一走,要再续已经是件困难的事情了。没有告知你我的行踪,拉黑了你,只为好好走,让彼此好好走。

独自出了国门,在岛上踩浪淘石,在人堆里看人妖;独自再一次去了云南,走曾走过的青石板路,坐在窗前看丽江全景听雨,上山就着雪山享一场盛大又壮观的黄昏;独自去了大四川,爬乐山被猴抢,上峨嵋找师太,在成都做吃货耍文艺,坐七八个小时的车去黄龙看九寨山水。

我以为我会忘记想你,我以为一路上遇见的风景会让我忘记想你,我以为一路上遇见的人会让我少一点念你。可是,只要思绪一停下来,想念就来得更凶猛,来得更浓烈。

收到你第一条短信时,是凌晨时分降落在昆明机场,一开机跳出一条号码未保存的短信。你说,不管在哪都要注意安全。
手机未接来电显示,你曾打来过7次电话。
打开微信,好友发来消息说,把我的行踪告诉你了。

原来如此,只是,为何要惊忧?我们明明可以忍痛各自前行的,再熬一段不就都过去了吗?


我以为,木栈上走来的是你


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
注意安全,要好好吃饭,少喝酒我不要没人收拾你!
我问X要了你放在她那里的钥匙,上去了家里,阳台上的花我浇了水,打扫了卫生,热水器坏了,明天我去买台新的装上,你一回来就可以用。
今天到哪里了?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流眼泪,不要生病。
在YY吃饭,下雨了,被困在这里,走不了也好,可以安静的想你,你回来后我们还来吃这家的菜好不好?

短信时不时隔空飘来,尽管你知道,我并不会回复,你得不到任何回应。我把一切都留给自己独自消化,消化想念,消化疼痛,消化欣喜,同时也消化着对你的怨念。

去九寨的路上时常会有石头落下来,车上的人每每都会惊慌。我在自己的位子上安静地坐着,心想若有个意外,我是否会打给你,告诉你我的坐标。

车子拐了很多很多个弯,感觉自己已经被转得失去魂,海拔也在一弯一个变化,天气阴沉沉的,远处的山上也全是迷雾。手机上的信号显示只有一格,网络已回归到E时代,播放器里学友哥正在撕心裂肺的唱着《慢慢》,我们曾都喜欢的一首歌。

一条银行通知短信跳进屏幕,通知我的账户谁谁转入了多少多少钱,没点开细看就猜到是你。这是我出走后,你第二次给我转账,而在我所有收到的短信里你从来没有提起过。

车子一颠,又进来一条你的消息,你说,想你。
车子一颠,眼泪就出来了。


我以为,这个背包是你的


九寨的水名不虚传,每一个海子我都想去看一看,后来我发现,我想在水里看见你的身影。

九寨的山连绵起伏,远处的山峰披着白色的雪衣,最深处的原始森林正下着大雪,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走得我忘记了寒冷。盯着那块一马平川的雪地,我发现,原来我想看见你从雪地里走出来,朝我的方向走来。

芦苇湖的小栈道边一个人走着,阳光正好,晒在身上很温暖。我以为,这样的情况下我不会想起你,但是一抬头,看见前面有个身影飘过,我以为是你,那个背包眼熟得让我以为那就是你。一路跟着这个背包,不说话,只是跟在后面。我想假装你也在,假装你陪我在流浪。

入住的酒店是黄龙本地的藏民开的,晚上参加了他们的歌舞宴,因为晚上温度低就早早回房窝在电毯床上写文章。山里的夜晚没有汽车的喇叭声,没有生意人的吆喝声,静悄悄的,一点小动静都让人觉得声音分贝格外高。

青稞酒开始起劲,房里的温度开始燥起来,整个人也开昏昏欲睡。嘀地一声,整个房间黑了下来,一点光亮都没有,这突然如其来的黑暗,让原本昏沉的大脑嗡地一声瞬间清醒。

仔细听了下楼道与房间的声音,因为是淡季,住宿的人少,居然没有听到一点因停电而带来的吵闹声。伸手拿手机打电话给酒店联系人,被告知山里供电不便,现在是电力不足而停电,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电。

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楼道里响起了男人讲话的声音。若是讲得是其它地方的语言,多少我还能听得懂一些意思,可是在这里他们讲得是藏语,根本完全都听不懂。坐在床上脑子开始起炸,开始发挥想象力,要是他们开门进来怎么办,要是他们侵犯我怎么办,在这里我报警的话警察要多久才会来到现场,我要怎么办,怎么办?

一想开始发慌,整个人开始发抖。手上的手机握得发热,犹豫了几分钟,我拨打了你的电话,响了两声你就接起来急切的喊我。我说,我山里,我这里停电了,整个楼都没有人住的感觉,现在楼道里有两个男人在讲话,讲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很怕他们会闯进来,我要怎么办,怎么办?

一口气说完,不带停顿,说到后面声音都在颤。

你听我说,先冷静,乖,你先听我说,现在你打开手机开免提,把手机里自带的手电筒打开,把房间里的椅子搬到门后面抵住门,再一次检查门是否反锁好,然后回去找窗户,看一下窗外的情况,有没有异常。

跟着你的指令一步一步去完成,等我做完一切动作后发现自己整个人紧张得都快冒火了。

你让我回到床上,把酒店名字告诉你,一边安慰我一边查询资料。
冷静下来后,我问你在干嘛,你说你原本开车在高速上,现在停在紧急道上。

突然就抑制不住放声大哭,又突然想起不能引起楼道里人的注意,赶紧又紧急收声,这一放一收,呛得我眼泪更猛。

你回来,好不好?拜托你回来好不好?不要这样子走着了,你回来!
你这样一个人到处走,安全问题很让我担心,你回来好不好?
大不了我不见你,你回来我也不去见你,好不好?
听话,不要哭了,眼睛又得过敏,又要肿得不像话。
我现在就给你订明天最早一班从黄龙直飞的机票,天一亮你就去机场。

我没有话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咬着被角哭,像是想把所有压抑在心里的东西倒出来。
我无话可说,是我要出走的,是我决定要走出有你的生活的。

其实,我想告诉你,在收到你一条条短信后,我就想回去,就想往回走,想走回你身边。

那时的我,很想再一次走进你的心里,很想回到你身旁,很想继续被你宠爱,很想继续做你的女神,很想继续欺负你,很想很想……

尽管,我明白疼痛也会随之而来!

我是天亮,昨夜梦见你了。
梦里你去机场接我,我飞奔向你,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捧着你的脸,笑着哭着对你说,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

而不是躲在人群团队里压低帽檐,远远地绕过你的视线,然后独自哭着走开。

有一种梦想叫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