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村英山的推理》总结——《异形之客》(三)

96
徐湘楠
2017.08.04 00:18* 字数 2313

首先是推理甜点,所谓“不但要理解字面意思还要看到没有写出来的内容”,书信的推理就遵循这个原理——可惜我是中国人,读不懂日文,没办法进行推理,不过即使推理应该也推不出来,文字推理太复杂了。

……

开头给了一段非常干净利落三镜头衔接,在第一幕里,戴着兜帽的凶手和一个醉汉起了争执,然后凶手一刀捅死了凶手,在第二幕里仓皇逃窜,在第三幕里,戴着兜帽的男子仓皇回到家里——这里的误导虽然拙劣但却有效,观众会很容易想到回家的人就是凶手,而忽略了第二幕和第三幕不是同一个人。但这点我在看的时候就觉察到了。

线索:

1.1个月前的杀人事件。

2.有人疯狂逃窜回家。

一个月后,作家有栖住进编辑部帮定的温泉旅馆。

当晚6点,有栖决定放松一下,在客厅里遇到了异形客。

线索:

3.客厅里有拿着报纸很警觉的男人。

4.某个房间里,有个女人表情扭曲地割掉自己的一部分头发。

5.警察在街头寻找一个月前杀人案件的目击者。

6.同样是晚间6点,幡多在酒吧喝酒。

7.异形客路过有栖的时候,突然看向有栖。(这部剧一直在利用思维边界作推理材料,是锻炼逻辑思维的绝佳材料)

8.异形客进入房间后,服务员介绍说“能看到院子里的风景”,异形客立刻拉上门窗,似乎非常恐惧风景。

9.几个人提到可能是邪教组织被通缉成员,因此蒙面,并且排除了著名成员。

10.次日早晨,散步的有栖遇到了急匆匆的异形客。(这里直觉上就应该想到,虽然都蒙面了,却不一定是同一个人)

11.之后泡温泉的有栖邂逅了知名美容整形医生,双方提到了被通缉的人有没有换脸的需求,对方质疑有栖是否是警察(这里的误导很精妙,无意中就让读者产生“很合理,应该就是通缉犯想换脸才来这个旅馆”的想法。)

12.服务员在异形客房间发现尸体。(因为异形客本身是蒙面的,所以这里很容易想到死的才是真正的异形客)

13.客厅里有拿着报纸很警觉的男人表示自己看到异形客出门,映证了有栖的记忆。

14.在学校,其中一名女学生说出了“别人看不到的伤,对我而言也是很深的伤”(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的创作很克制,出现的台词基本都是有信息价值的)

15.火村得到“找没有的东西”提示,击穿了“甜点”推理。(当然不懂日文就无法参与了)

16.因为门的插销可以从内部打开,所以可以默认死者是被异形客放进来的。

17.表情扭曲地割掉自己的一部分头发的那个女人急于退房,与拿着报纸很警觉的男人在旅馆大厅相遇,女人认为男人是跟踪狂。

18.女人身份暴光,是邪教的退会人员。

随后火村和有栖在旅馆相遇,火村的“凶手就是你”喜剧十足,是必须记下的喜剧手段。

19.用火村的幻觉做了非常直接的剧情误导——异形客杀死了死者,死者名为相羽。

20.房间内的指纹被擦拭干净,其他痕迹也处理得很完善,鉴定科找到的线索只有掉在浴室排水沟里的牙膏盖子。

21.牙膏牙刷都被带走了,鉴定科表示,如果没被带走的话,可以通过DNA查到什么(此处暗示了凶手有扰乱身份的趋势)。

22.火村推理出凶手很冷静,可能不是冲动杀人。

23.犯人没有使用浴室,但是却在刷牙的时候从洗脸台走到了浴缸旁边,洗脸台离浴缸大约3米距离,正常的刷牙是没有必要的。

24.小町警官的结论是犯人的隐藏身份的意识强到蒙脸,和邪教很像。(新误导(但挺没水平的……)),联系到退会女成员。

25.火村提到绷带男杀人不会选择这家旅馆,会有更隐蔽的选择。

26.火村与有栖提到隐藏身份的原因不一定是逃犯,也可能是熟客。

27.随后警方审问了三人(男女整容医师),得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误会。

28.得知死者有戴墨镜低头大半夜才出门的习惯。(此处应该能推理出对相貌的自卑,虽然我推理出了整个案件,但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29.镜子被打碎了,第28条推理结果的佐证。

30.火村在贫穷的相羽家中找到了昂贵的黑胶唱片。

31.重要线索:房东“感觉大约是去年年底开始越发的闭门不出了呢”,与去年12月的犯罪案产生关联,观众会和开头的一幕产生联想,误导越来越清晰。房东:“附近的居民都在讨论相羽会不会就是那个犯人,所以他才一直躲在房间里”。火村提到也可能是目击者与杀人者之间的纠葛。

32.房东最后一次见到相羽是昨天傍晚(5点半-6点之间)。(不过在蒙面那边意识到可能换人,这个见到就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33.绷带男入住是下午6点,那么5点半不会出现在家里,这里的线索把事实误导向“相羽不可能是绷带男”。

34.火村发现重要线索,吸烟的方式和烟的牌子有两种,证明有其他人来过。房东佐证:最近他有个朋友经常来。

35.正是幡多,而且幡多此时出现在楼下,旅馆是幡多家的产业,幡多称自己今晨6点在家睡觉,昨晚在酒吧狂欢。

36.幡多自称去年12月10日自己做了什么记不得了。(这条虽然是线索但没有信息)

37.警察称幡多身材和监视器里凶手的身材相似。(非常大的明示)

38.绷带男看有栖的时候,有可能是在看面具,“看的不是我,是面具”,但第二天绷带男完全没有看面具。

39.火村在面具的对面看到了镜子。(看剧的时候我并没有对镜子形成足够强的敏感)

至此推理线索结束。

(这里需要注意一个小技巧,幡多说“我没有时间听你的推理”,火村说“你怎么会没有时间,是你叫我们来的”,如果火村想在这里说出这句话,那么开头就必须是幡多主动找火村,然后根据这点设计剧情,这也是为什么幡多找火村看起来不太合理,因为作者想要更巧妙地解决“我没有时间听你的推理”这句话,不得不说,处理得非常漂亮,大部分观众都不会发觉的。)

推理结果:相羽有镜子恐惧症是没问题的,通过家里被打碎的镜子,逃避大厅和洗脸台的镜子就可以确定,所以前一天晚上住进旅馆的必然是相羽,杀相羽的也必然另有其人。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幡多杀了人,但是幡多杀了人一切就都合理了(演绎法推理)——相羽目击了幡多去年12月的杀人,然后勒索他,很快幡多就被相羽支配了,这是黑胶唱片出现在相羽家里的原因,幡多受不了这种支配关系,想要杀人,于是编造了共同骗钱的计划,实际上是为了杀死相羽。

最后警察找到了幡多犯罪的证据。

作品总结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