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世龙:我依然是亢龙不悔

144
作者 56cun
2017.05.05 14:28* 字数 2271



又到除夕,五柳村也进入建立后第15个年头,似乎应该有所表示。

想了一阵,没有另写文章,再次把这篇旧作《亢龙不悔》拿来顶上,固然有偷懒的原因:岁数越来越大了,脑细胞的活力已不如先前;更因为这篇文章仍然适用于今天的现实。

当然,随着时间的运移,中国的变化总是有的,特别是去年,发生的事件还真不少。只不过可能因是仍走在那条路上,封闭在车厢里人们,难以察觉前进了多少,某些情况下,甚至还会有时光倒流的错觉。

对五柳村来说,2013年可谓是遭受重创的一年。不仅中国大陆网友访问了十四年的海外版突遭屏蔽,还有包括在国内的多个博客,也突然无法访问或消失;在新浪和腾讯的微博,也无法登录,被告知是出现异常。只是在网易的[历史与常识]尚允许进入管理,要求将有敏感内容的文章删除,再申请启封。

这些博客、微博和网站的丧失,集中发生在8月31日下午6时到9月初的几天,不知是不是因为“敏感”?

没有得到任何通知,也就谈不上说明理由,而且究竟那些文章敏感,实在难以掌握,如在和讯网的[求索天地间],是2005年10月17日建立的;加西中文网的[四海为家]更早,是2004年9月28日建立。七、八年来,经过有关部门反复审查,而且都久未更新。但现在去访问,只能看到“出错啦!您要访问的Blog已经关闭。”和“No blog set!”。

由于2004年五柳村就开始使用博客发布和收藏文件,这次失去的资源是近十年的积累,少说也有几千件,不过再一想,它们也已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总算起来来,访问的次数,当数以千万计。损失了当然可惜,但事已至此,找谁讲理也无用,都是隐形的无厘头动作,现在似乎正进入一个无须讲理的时代,人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奈他呵。

我所能做到的,只能是你封一个,我再建一个,或者更多。固然不胜其烦,但也是一种精神上的锻炼和较量。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因此,2013年也成了五柳村大发展的一年。五柳村的老读者,将新建海外版和新的即时导读与旧版一比,就可以看出端倪。

早先的五柳村海外版,只有5MB的空间,现在是无限;去年提供新建海外版空间的公司规定,只能建3个网址,今年也变成无限。而且技术还在发展,新建立的五柳村快递,真的快速简便,文稿一到,随即发出,几分钟即可新建一新站。因此,那管它“世浑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风霜刀剑严相逼,也不必以“长太息以掩涕”来“哀民生之多艰”,而是奋起开一个微博,建一个网站,无须他人代表就说出自己的话。这样的公民多了,公民社会也就来了。

因此,我依然是亢龙不悔。

陶世龙,2014年1月30日。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niubb.net/a/2015/04-16/212469.html


感谢牛宝宝文章网收藏保存了本文。现将文章开头提到的《亢龙不悔》一文找出补发在后面,俾读者能得到完整的了解。

亢龙不悔

July 22, 2015

今日夏历除夕*,未有新作,抄一段2010年12月30日写的一段文字以自勉。

忆早年读《儒林外史》,众多人物中,马二先生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既悯其不遇,叹其迂,复为其认真执着与善良而感动。

高翰林转述庄绍光对他的评语:“马纯上知进而不知退,直是一条小小的亢龙。”其意在借他人之口来贬马二先生甚明,但我以为他并未读懂庄绍光,这位应朝廷征召,见了皇帝却不要做官的庄徵君,是在肯定马二先生的精神,也应当就是吴敬梓的看法。

因为那时的中国知识分子,经过从秦皇焚书坑儒,汉武罢黜百家,桓灵党锢之祸,到明清大兴文字之狱。早已如惊弓之鸟,脊梁寸断,总结出经验教训,对待夫子之道,只可在嘴上讲而不可认真实行;只可以看利害,而不可以问是非。盖“得其文者公卿徒,得其道者为饿夫”。而“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

亢龙就是愚不可及的傻子、呆子的代名词。但作为社会中坚的知识精英,沦落到如此地步,这样走下去,只能离真理越来越远,不仅学术只知揣摩前人,不能发展,一代不如一代;而且会导致这个社会万马齐喑,失去生气。

我注意到王船山先生将“亢龙有悔”解读为:“此爻于理势皆君子之所戒,为学问之道不然,愤乐而不知老之将至,任重道远,死而后已,不以亢龙为忧。”(《船山全书》(一),周易内传卷一·乾,第四十九页,岳麓书社据湖南博物馆藏钞本编印,1988年长沙第一版。)认为是在 鼓励士子们要不计利害,一往无前,冲破思想牢笼。

船山先生在这里有一个限制,即这是在治学的时候。我以为也许是船山先生为了保护他的观点得以生存和流传,因而限制在为学问之道中;作为学术问题,或可获清廷宽容。而在生活中,也的确不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知进而不知退,有时也许是必须的,但也不能因此放弃对真理的追求,而只要思想牢笼冲破,是限制不住的。王船山和黄宗曦、顾炎武等先贤的思想,在三百多年后,终于起了推动中国社会变革的作用。当然他们身不及见,而如仅就个人所得功名利录来衡量,他们都不是“成功人士”,然而如果这个社会放弃了是非,而以只要能富起来,骗人骗到人们不能发现就是成功,这个社会还能持续发展下去吗。

先父陶元珍教授在对他的一个学生研究何腾蛟的论文所作的批语中,留下一句话:历史本为悲剧,其最精彩部分即在挽狂澜于既倒者之活动”。每思即此,就想到何腾蛟,还有李定国、张煌言等,难道他们不都是那时的亢龙。还应当加上齐太史、董狐、司马迁、管宁、诸葛亮、岳飞、文天祥、陆秀夫等一长串名单。

是曰:亢龙不悔。

*2013-2-10 0:50:15

五柳村编者注:本文是为在腾讯网建立个人空间[亢龙不悔]而作,时在2010年12月30日。这个空间后来不良于使用,遂于2013-2-10 0:50:15 再发于五柳村建在和讯网的博客,不意几个月后,2013年8月31日,五柳村在国内所建博客的大部,包括在和讯的博客都无法访问了。所幸网友转存的有的还在,本文就是因[远方的阳光]发布在随笔写作网而得以保存,文前有原文的网址:http://wlcexp.blog.hexun.com/83161296_d.html...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