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穿过桃花如雨的青春(33)

96
江边独钓
2017.12.07 00:30* 字数 3679

文/独钓

《穿过桃花如雨的青春》

上一章    目录

一节课下来,夏雨满脑子都是陆建强的影子,此时此刻,无论怎么压制自己,可一种执拗的念头就如脱缰的马儿,纵横在草原,不再听凭自己的使唤。

有时想想,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心里有没有谁,只有在人离开的时候,才会真切地感受出来。

夏雨最终还是没有去找陆建强,因为她知道,陆建强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唯一能说得通的理由就是怕影响自己的学习,为了成全自己,他不惜以回到实验班为代价,这并不是谁头脑一热就能做出来的。

夏雨此时的心里有些后悔,如果没有那天当众拉手的荒唐举动,也许事情不会像现在这么严重,自己一时的不冷静,受了处分不说,现在陆建强又离开了很多人都想进的重点班。

这样想着,夏雨心里的愧疚感愈发浓烈起来。

回首这半个学期,夏雨和陆建强虽是前后座,可实际接触的次数并不多,但陆建强的一举一动所表现出来的率真性格却深深地印在她脑海里。

陆建强来自贫困的山区,平时生活上的窘迫,夏雨都看在眼里,可在贫困生助学金的发放这件事上,陆建强却主动放弃了申请。

夏雨也曾经不解地问过他,而他只是笑笑,说自己还没落魄到那个地步,有的同学比他要困难。

与陆建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他周围的同学,虽然重点班的学生在学习上无可挑剔,可在现实的利益面前,眼睛都睁得雪亮,生怕自己吃一点亏。

说心里话,夏雨对班里的很多男生都有一种不屑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学习层面上的,唯独一看见陆建强,心里就会变得很踏实,很温暖,而且这种感觉很自然。

由于自己的家庭条件要陆建强好很多,虽然无力改变什么,可夏雨常常有一种要帮他的冲动。

夏雨时常将妈妈做好的肉酱装在罐头瓶里,带来学校,为了照顾陆建强的面子,在他不在教室的时候,偷偷地塞进他的桌斗。

也许是心里感应的原因,陆建强总是很敏感地在第一时间就能猜到是夏雨做的,当他将肉酱完好无损地又放回夏雨桌上的时候,总会招来周围同学异样的眼光,那眼神里包含的也许是羡慕,也许是嫉妒和恨。

夏雨知道,陆建强不愿意让别人感到两人有一层特殊的关系,也理解他作为一个男生应有的尊严,至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做法,根本不在她关心的范围。

夏雨也并没有因为陆建强的拒绝而改变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相反地,有一种直觉告诉她,陆建强就是那个自己喜欢的人。

不能否认,年轻人内心萌生的这种纯纯的情愫,一旦发芽了,就会产生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

实验中学的校园并不大,从建筑格局看,两边的几排平房,是学生宿舍;中间核心地带是学校唯一的一座教学兼办公大楼。

在这幢三层的楼里,一层是领导和老师办公休息的地方,二层和三层是教室,夏雨所在的重点班在三楼东侧,而陆建强所班级则在二楼的西侧,虽然陆建强回到了实验班,可两人同在一幢楼里上课,低头不见抬头见,偶尔地碰面是不可避免的。

每当两人不期而遇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就会上演,陆建强一见夏雨过来,不是匆匆快跑几步离开,就是故意把头一低,擦肩而过,装作无视的样子。

这让夏雨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对陆建强的那种愧疚感常常使她感到心神不定,可为了不再给两人带来新的困扰,不再给他人留下两人早恋的口实,她只能压抑着自己,将想说又不能说的话深藏在心底。

高中的生活就是这样,有时还来不及回味什么,时间的列车就又疾驰到了一个新的节点。

高三的第一个学期开始了,这一学年意味着什么,谁的心里都很清楚。大小的不断的考试让高三的同学们时常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学校的大小会议都围绕着一个核心,那就是高考,用领导和老师的话讲,高考就是学校的生命线,对于学生而言,就意味着改变命运。

根据往年的安排,高考前的体育测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按照学校的要求,为了不耽误上课,所有班级的测试都统一安排在体育课的时间。

这天的体育课轮到了重点班,夏雨和同学们一大早就提前来到了操场,简单地做了一些热身活动之后,体育老师叫齐队伍,又做了个简短的提示,诸如测试的项目要求、注意事项等等。

在这几项测试中,夏雨最愁的就是八百米跑,为了能达到标准,夏雨平时没少在操场上独自练习,当测试真的来了的时候,还是感觉心里慌慌的。

最先开始的两项是仰卧起坐和跳远,夏雨勉强都顺利过关,八百米跑因为对于女生来说考验极大,所以放在了测试的最后一项。

体育老师看着从跳远场地陆续走过来的女同学们,招了招手。

等同学们到齐之后,又做了一下跑前的动员,“同学们,都别紧张,为了在这项测试中都能顺利通过,我建议同学们可以轻装简行,把衣服减一减,换一换,这样我们跑的时候会更轻松一些。”

同学们一听,立刻向主席台下的更衣室跑去。

这个更衣室本是一间屋子,在中间加了一层隔断,就分为了男女两间,平时是供运动员训练用的,为了测试,这次也破例向普通同学开放了。

和其他同学一样,夏雨来前也已经做足了准备,从家里带来了妈妈提前洗好的运动T恤和运动鞋,还有跑步时有吸汗功能的袜子。

同学们在更衣室里,一时忘记了面临的体育测试,叽叽喳喳地如鸟儿一般说笑着,一会儿工夫,都换上了运动的装束,向八百米的起点跑去。

望着长长的煤渣跑道,夏雨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和其他同学站成整齐的一排,静待着体育老师的枪声。

八百米不长,可对于重点班这群平时只顾埋首苦读的女孩子来讲,绝对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果不其然,第一圈的时候,夏雨还能跟上前面的大部队,可到了第二圈的时候,就已经掉到了最后的第三梯队。

离终点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夏雨已经感到嗓子里有冒烟的感觉,气息有些不够用,只能手扶着腰部,扭动着身体,动作变形得厉害。

可即便如此,体育老师仍在不远处对落后的同学大声喊着:“拿出重点班学习的干劲,坚持住,终点就在眼前。”

当夏雨和最后几名同学跑到终点的时候,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蹲下来,脸色通红,上气已经接不上下气,汗水已经将T恤的领口处浸湿一片。

成绩下来了,夏雨虽然成绩不高,但总算达到标准了,心里不由轻松了许多,心里暗想,这一关总算熬出来了。

回到更衣室,夏雨赶忙脱下已经被汗水浸湿的T恤,正要将湿透的T恤换下来,她这才发现,在贴着自己名字的凳子上,前面换下来的白色衬衫还在,但贴身的背心不见了,就连换下来的粉色袜子也不知所踪。

夏雨心里一惊,扭头向旁边正在换衣服的几个同学问道:“由谁看到我的背心和袜子了吗?”几个同学闻声围过来,不解地说道:“这都有人偷,不会吧?”

整个更衣室被找了个遍,依然没有发现丢失的背心和袜子,夏雨暗想,这就怪了,这东西也不值几个钱,会是谁拿的呢?

其中一位女生,突然想起什么,“夏雨,我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我晾在宿舍外面的胸罩也不翼而飞了,我还以为是被风吹跑了,就没理会。”

边上的几个女生一听,面露惊慌,“有这事?太可怕了,难道我们学校出了变态狂吗?”

夏雨一听,马上意识到这事绝不是偷东西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一个心理变态的人干的,会是谁呢?是体育老师?不可能,测试的时候,体育老师一直都在操场上,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

“会不会是其他班的同学干的,今天测试的可不是我们一个班。”边上一位女生的一句话提醒了所有人。

按照测试的班级安排,在重点班测试的时候,夏雨已经留意到,操场上还有两个实验班的学生。

夏雨这时平静了许多,在出更衣室的时候,她神情严肃地对其他同学说道:“这件事,我们谁也不要张扬出去,等我们调查一下再说。”

同学们都点着头,表示同意,因为她们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这种事一旦被曝光,重点班就又成焦点了。

回到教室后,夏雨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点基本上可以肯定,偷东西的这个人肯定不是为了钱财,而且他的心理一定有扭曲的倾向。

晚自习的时候,因为测试的缘故,再加上丢衣服这件事,夏雨感觉头有点晕晕的感觉,下课铃一响,就早早地回家了。

转天的早上,刚进校门,夏雨就远远地望见陆建强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这时陆建强也发现了夏雨,正要转身离开,夏雨赶忙跑过去,伸手拦住了陆建强的去路,压低音量,喊了一声,“陆建强,你是老鼠,我是猫吗?”

陆建强显然也感觉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便停下脚步,往周围扫了一眼,躲避着夏雨迎过来的目光。

看着眼前的陆建强,夏雨内心贮存已久的愧疚感又翻涌出来,已经很长时间没和他说过话了,这让她对眼前的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男生,既熟悉又陌生。

来不及感慨什么,夏雨将陆建强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低声问道:“这些日子,还好吧?”

陆建强点点头,似在强忍着一种不敢外露的情绪。

夏雨见陆建强的脸色有些发红,忙用一种调侃的口吻缓解着陆建强的紧张,“陆建强,是不是该像你的名字一样,坚强一点?”

陆建强一听,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微笑。

“长话短说,有个事情我想告诉你,可你要你答应我,不能对任何人说。”

陆建强惶惑地看了夏雨一眼,他隐约地能感觉到自己在夏雨心中的位置,“你说吧,我一定答应你。”

夏雨把自己在体育测试时丢背心和袜子的事大略地讲述了一遍,陆建强听后也不禁一怔,“有这事?”

夏雨点点头。

陆建强想了想,说道:“夏雨你放心,我也许可以帮你把这事调查清楚。”

“你有怀疑对象了?”夏雨有些激动地看着陆建强的脸,似乎答案就写在脸上。

“我也不敢肯定,你就等我消息吧!”

这时,见有人过来了,陆建强最后又小声叮嘱了夏雨一句,“千万别因这事耽误学习。”说完便转身向男生宿舍的方向跑去。

《穿过桃花如雨的青春》人物系列

下一章    目录

独钓文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