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假穿越遇上穿越

96
拉布雷瓦 1014d32a bf93 4005 aa0c fac198d25377
2017.10.24 15:12* 字数 1998

土家东莱乡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真是逃学的好地方……

文|拉布雷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城里的猪都是站着走路的。麻雀有桌子那么大,放学走累了,我们都是骑着它们回家的。”胡说一通后,陈涛丢下听得两眼放光的孩子,憋着笑走远了。

初三转学到乡下复读的陈涛,第一次逃学,然而那天也仅仅是开学的第一天。

这里一切都新鲜有趣,矮矮的房子,矮矮的树,矮矮的丘陵,连同龄人身高都足足矮了自己三十公分。

陈涛甩着柳树条,沿着小河走走蹦蹦,这里人烟罕至,省得碰上老师又是一通唠叨。

“叔叔。”背后传来一声童稚的叫喊。

这种辈分的称呼毫无疑问跟自己无关,但陈涛还是转头瞧了一眼。是刚才那个孩子,他竟跟着自己跑这来了。

陈涛嫌恶地低头盯着他,呵斥道,“小子,你管谁叫叔叔?”

孩子怯生生不敢回话。

“啊。你……你不是那个什么……”突然鬼点子冒出来,陈涛装出似曾相识的样子,“叫什么来着……”

“巴克。我叫巴克。”

“对对对!”陈涛一拍大腿,“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巴克使劲儿摇头。

“我也叫巴克!”孩子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冷静,这让陈涛有些沮丧,大概重名在这里并不稀奇,“我是来自未来的你。穿越,懂不?嗖……”一边形态浮夸地比划着手掌,一边余光打量着孩子。

“你是未来的我?”巴克难以置信地瞪大眼,一脸难掩的兴奋之情。

嗯。这个反应很满意。陈涛点点头,既肯定了自己也给了对方回应。接下来呢?突然对平时极度排斥穿越剧的自己感到懊恼,早知道多看些,今天也能派上用场。好在对付一个小孩子,习以为常地满嘴跑火车足以应付。

“你……今天有难,知道吗?大难临头啊!我千辛万苦从未来穿越过来,就是来救你的。”看孩子的神情跟着微妙地变化,陈涛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畅快,不由得又多诌几句,“你知道吗?没我来这拦着,一会你就掉河里淹死了。”

巴克惊得张大着嘴。

反而是陈涛自己觉得哪里好像不对。慢着慢着,我是未来的他,而他今天淹死了?那我不是死鬼?这什么破设定……再看看孩子坚信不疑的表情,陈涛乐得泪都下来了。本来图个嘴上痛快,说完就走,看孩子单纯成这样,不多捉弄一下都觉得亏待自己。

还等什么?接着忽悠吧。先来个悲情的展开,“其实你在未来遇到了重重困难,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反正眼角都含泪了,作势抹一抹,太赞了,简直就是演技派。

巴克一副伤在你身,痛在我心的表情,着急地问,“怎么了,我在未来怎么了?”

陈涛摇头叹息道,“唉……你爸欠了一屁股债,二十年后死掉了,你又挣不了几个钱,被债主追杀,太可怜了。”

“可是……我爹不是去年就去世了吗?”

“啊!”这个小巴克意外的聪明呢,陈涛转了转眼珠子,“是你爸。不是你爹,嗯……后来你妈改嫁了。”

巴克顿悟,“哦!原来是这样。”

“嗯嗯。没错,就是这样。”圆了谎,陈涛心有余悸,战战兢兢地打算草草收场,“你赶快回家看看有没……漫画书啥的,拿来给我,在未来,这些可都是古董。古董,知道吗?值老鼻子钱了。我卖了还债,咱就渡过难关了。”

巴克连说“有有”,让陈涛等着,屁颠儿着往家里就跑。

看看这个不到十岁大小,就在背负自我救赎使命的孩子的背影。陈涛不禁隐隐一股不安,玩玩就算了,还骗他东西,一种莫名的罪恶感蹿升起来。

“叔叔……啊,不对,未来的我!你在哪?”巴克拖了一袋子漫画书,往河边跑来。

陈涛躲在树后,大气不敢出,偷偷祈祷着快回去吧,要不就来个大人把他带走。

巴克边喊着边到处转悠,河边一记打滑,噗通落水。

这条小河陈涛刚才试过,没淌两步,水深就没过了腰眼,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巴克在水里越扑棱越往河中央去。陈涛向周围大喊几声求救,发现一个人也没有。没办法,即使自己水性不佳,也一头钻了下去。

将将勉强靠近,手臂像一根救命稻草被巴克猛然抓紧,两人纠缠在一起,浮浮沉沉,一下子就感觉筋疲力尽了。

呛了几口水,正当陈涛绝望的时候,模模糊糊看到河边一个年轻人纵身下水,往这边游了过来。

年轻人游到身边,左手一把勾住陈涛,往河边拼命划水。早已累瘫的陈涛就这样任由他拉着飘过河面,又被扯上岸去。

“谢谢你。”陈涛用仅有的力气道了声谢。

年轻人气喘吁吁说道,“谢什么?我也是陈涛,是来自未来的你。今天没我的话,你就淹死了。”

说完回头看巴克,本以为巴克紧紧抱着陈涛手臂,哪知道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赶忙又往河中央寻去。

缓了好一阵,惊魂未定的陈涛终于扶着坐起身来。河里的年轻人上浮下潜好几次,也终于找到了巴克,正拖着巴克往回游。

游得好慢,甚至开始划两下水便停一下。

够到巴克的手,陈涛用尽全力把他拽上了岸。后面的年轻人却沉了下去。

“噗通”“噗通”听到陈涛绝望的喊声而赶来的人们纷纷跃入水中。

可惜打捞上来的已经是一具僵硬的尸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周过去。

警察再度登门陈家,除了录口供和调查取证,警察已经三天没来了。这次来,是通知他们案情的结果。

死者户籍身份都无法查明,周边乡镇并未出现失踪人口。还有一点,DNA数据库中查到的,竟是眼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

临走时,警察又问了一遍,“陈涛,你真的没有个双胞胎哥哥?”

小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