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完成了长篇小说的草稿

96
刘淼 Signed
2017.08.10 20:16 字数 1491



去年11月份,因为说要开始日更,又不想食言,至今已经坚持了230多天。这中间断过两回,有一次是在北京回上海的卧铺车上,我用电脑写好,并用手机作为网络热点供电脑连接,可惜火车上网络很不稳定,后来我还尝试将文章通过蓝牙传输到手机,但仍然没能赶在当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发布;另一次是有一天晚上回去,本来只是想躺着休息一会儿,结果却不小心睡着了,好在第二天醒得很早,赶紧写了一篇算是补上了更新。

日更的时间,开始的时候比较好控制,都选在晚上8点左右,后来为了不和饱醉豚还有王佩老师撞车,将时间调整到了早上9点。总之当时的发布时间比较好控制,因为我有不少存货,如果当天来不及的话大可以拿一篇存货出来充数。

但存货慢慢地就用完了,我只能在头一天晚上写好第二天要发的文章,再到后来,这一点也很难保证了,我经常在早上五六点起床,写好当天的文章,及时发布。就像我在“最后期限定律”一文中说的那样:

如果存在一个最后期限,那么相应的工作往往会在无限接近于最后期限的时候完成。

所以虽说承诺早上九点发布,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是赶在当天午夜十二点之前发文章,这其中还有水分,因为在有些明显来不及发布的日子里,为了使文章看上去像是那天所发布,我会先发一篇空文章占住位置,第二天再修改。还好,我没有滥用这项自我赋予的权力,第二天总会及时填上头一天的坑,不然的话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这是我总结出的最后期限定律二:

如果任务没有在无限接近于最后期限的时刻完成,那么存在多个最后期限。

如果每天找一个话题来写,无疑非常困难。6月底的时候,王佩老师主持著名影评人卫西谛的一个活动,他介绍说,卫西谛从2017年开始每天写一篇影评,这是很困难的事,不过在座的刘淼找到了一个偷懒的办法,就是写一部长篇小说……

确实,写长篇小说的最大好处,是至少不用每天为写什么话题发愁了,只需要硬着头皮往下编就行,当编不下去的时候,让新的人物登场。

日更的时候,我会不断检查文章的字数,每当写到一千字的时候,就不愿再写了。饱醉豚用的是另一个办法,晚上十一点开始写,写到十二点,写多少算多少,不然收不住。所以我写文章,哪怕是才写了一段,明知离目标很远,也会不时查看字数,心里则算着完成了当天多少进度,100字的时候,想已经完成了十分之一,140字的时候,想着已经完成了一条微博,再想想看,每天的任务也不过是七条微博。

写长篇小说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连续写一百天。于是在写到一百天的时候,就像每天写到1000字时一样,我也不愿意再多写了。

严格地说,我只是完成了小说的草稿,并把它发到了网上。关于草稿,海明威有一句名言,叫“任何东西的第一稿都是屎。”对于自己的草稿,我显然也不会满意,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有时候自己太懒,不肯往前翻看查找某个角色的名字,于是生生把他的戏份剥夺,安排到一个新登场的人物身上;我也知道,有的地方着墨不够,需要在修改的时候加强一下,有些地方可能太过拖沓,需要剪裁。考虑到这些因素,我先手动把这部小说隐藏了。

不仅如此,无论这部小说的名字还是人物的名字都起得十分草率,“江湖最后一位笑星”这个名字来自于一部我从来没看过的香港电影名——江湖最后一位大佬,主人公肖星自然来自于“笑星”的谐音,整部小说人物的名字都是两个字,因为我觉得三个字的排列组合太多,应付不过来。

在修改的时候,不仅仅是人物的名字,可能连同小说的名字都会调整,再加上要对整部小说进行修改,很有可能最后改出来的是一部完全不同的作品。目前简书上还不大适合阅读连载作品,所以完整读过这部小说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如果将来我将它改头换面之后发出来,应该很少有人能察觉,对我来说,今年剩下这几个月时间里的日更就有着落了。

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我还有过另外一个小说的想法,如果找不到足够的话题来填补接下来的日子,也有可能开始写那一部小说,目前设想它是一部科幻作品,不过开始写了之后,就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但在此之前,我会像年初那样,每天找不同的话题来写,也定了两个目标,一是坚持每天早上9点发布,二是写到1500字以上(就像今天这样)。

如果你有任何感兴趣的话题,欢迎发表评论,我会选择一些来写。

201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