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96
青梨啊青黎
2017.04.21 19:11 字数 3596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青黎

我是他的青梅,他是我的竹马。他一直在保护我,而我却伤他最深。最后的最后,我才发现,我喜欢的人是他,但他早已离开。

1.

幼儿园中班里很吵闹,因为这节课是做手工,孩子们都疯玩了起来,不亦乐乎。

只有那个小女孩,从刚才就一直在哭,老师也没空管她,她哭得更起劲了。

“你在哭什么。”一个小男孩拿着他做好的纸飞机挪到她身边。

小女孩抹了抹眼睛,抽泣地说“我想妈妈。”

“妈妈等下就会来接你了啊!”小男孩盯着她说,难道她不知道吗?

“真的吗?但我还是好害怕。”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真的!你不要害怕,我保护你!”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男子汉的样子。

“你要保护我?”她睁着还挂着眼泪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虽然她不明白“保护”是什么意思,但觉得应该是好事。

“嗯,我保护你!这样你就不怕了。”

虽然是小孩子不懂事,但他们都各自把这句话放在了心上,从没有忘记过。

这就是那时的童佳慧和沈木 ,因为一句话“我保护你”,让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相互牵绊。

2.

放学铃声一响大家就飞快地冲出教室,奔向校门,就像被放出笼子的鸟儿迫不及待地想摆脱这压抑的环境。

童佳慧不紧不慢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她不着急。但沈木就不耐烦了,他早就收拾好了,靠在门边,看着她的动作,皱着眉头说“童佳慧,你磨蹭什么呢?还走不走啦?”

“我又没让你等我!”她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真是破坏她的心情。

“不行,我还得载你回去,不然你这么笨,丢了我怎么跟阿姨交代。”他就喜欢说她笨,她不过是成绩差了点,智商又没问题。

他们俩人从小就玩得很好,后来才知道住在同一小区里,他们的父母也就熟了起来。从幼儿园到高中,他们都在同一所学校,真是有缘到了极致。所以,他们上下学都在一起。

沈木有一辆自行车,每次都是他骑它载着童佳慧。

“童佳慧你是猪吗?少吃点吧,我都载不动你了!”沈木的声音被风吹散了去,但童佳慧还是听到了。

“放我下来吧,我不坐了!”她赌气地说。“你才是猪,你全家都……”发现不对便住口。

“哈哈你脾气还是那么大,一点儿都不可爱,还是小时候可爱些。”

“哼!”

一路上沈木一直在损童佳慧,两个人吵吵闹闹的,这是他们相处的方式。

“哎?那不是苏小北吗?”

童佳慧一听到这个名字就马上抬起头来,原本心不在焉的,现在却是精神抖擞,目光去寻找着苏小北的身影。

他在公交车站等车,戴着耳机,手插着口袋,和其他学生一样穿着土得不能在土的校服,但童佳慧觉得他穿起来特别帅。

自行车离公交车站牌越来越远,童佳慧转头还一直看着那个方向,久久不肯回头。

沈木他感觉到了,童佳慧虽然坐在他的后座上,却似乎离他离得很远。这几天他发现她经常看着苏小北发呆,心情不好也是因为他吧!

“你喜欢他吗?”他问。

“什么?”声音有点小,童佳慧听不清他说什么。

“苏小北,你喜欢苏小北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嗯……没有,你别乱猜。”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她的脸红了起来,回答的声音也温柔了许多。

沈木一听到她的回答,心里没有变轻松,反而更加不好受了,童佳慧她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过话?越想越是生气。

沈木突然把车骑得飞快,又刚好是下坡路,那车速更快了。童佳慧没有丝毫准备,被吓到了,赶紧双手紧紧地抱住沈木,头靠在他的背上,并大声叫着“沈木你发什么神经啊,你慢点!”

沈木没有理会她,嘴角微微一笑,他现在心情好多了,不仅是因为他“报复”了童佳慧,而且她还抱住他,她是极少抱他的,平时最多只是扯他的衣角。

一路上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3.

童佳慧确实喜欢苏小北,这是她第一次喜欢男生,所以她充满了好奇。

苏小北是坐在她前面的男生,长得很高,比沈木矮了一点,但比沈木白多了。他的书生气很浓,和沈木的完全不一样,沈木是眼光运动型的。

童佳慧认为她就喜欢苏小北这种的,成绩好又长得干干净净,像个美男子。

近水楼台这话说得真不错,她非常感谢班主任给她安排了这么好的一个位置。童佳慧看着苏小北的后背,竟也看得入迷了。不知不觉地凑近他,闻他身上的味道。

清爽的薄荷味,是洗发水的味道,真好闻。忽然沈木从背后踢了她一下,她太走神了,没有丝毫防备就跌倒在地上。

全班的同学和正在讲课的语文老师都把目光投向了她,当然也包括苏小北,沈木的笑声从背后响起。那一刻,童佳慧想到的就是她要跟沈木绝交!

老师给她安排的座位很好,她很满意,但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后面坐着沈木,真是到儿都有他。

“沈木!你真的是有病!”下课后她转过头去,瞪着他说,天知道她现在多么想把他揍一顿。

“有病的是你吧?竟然还有闻别人头发的怪癖!”沈木看着她,眼里闪烁着什么。

童佳慧一听自己的刚才的行为被发现了,更是恼羞成怒,脸涨得通红,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喜欢那个书呆子吧?”他再次问了这个问题。

“要你管!”童佳慧翻了白眼。

“我可以帮你。”

“不需要!”

“是嘛!那……”

“你真的可以帮我?”她赶紧说了一句,讨好地看着沈木,“沈木,你有什么点子啊!”

看着她露出笑容,一想到这个笑容别有用心,还是为了另一个男生别有用心,他就后悔了。

“没有点子,你别费心思了。”果然,一听到这话童佳慧的笑容就收了回去,一副被打蔫的样子。

“沈木,沈木,我知道你最好了,帮帮我吧!嗯?”这是她第一次对着他撒娇。

最后他答应了,只要她开心,她想要的,沈木都会帮她,这从他们在幼儿园遇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4.

他们商量了,由沈木就找苏小北谈谈,告诉他童佳慧喜欢他,因为童佳慧太胆小,所以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沈木。

那天体育课,沈木约着苏小北在篮球场打球,童佳慧躲得远远的,但可以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沈木他一边运球一边说“苏小北,我跟你说件事,童佳慧她喜欢你。”

“哦!”苏小北很淡定地说了一个字。

“哦?没了?你怎么想?”

“我有女朋友了,她在一中上学。”

“什么?”沈木一听,一股怒火冲了出来。听到苏小北有女朋友他应该感高兴才对,这样童佳慧就可以死心了,不过他想到了她会伤心、难过,一想到这他就感到呼吸困难。

沈木把球砸向苏小北的肚子,并动手朝他打了过来,最后他们两个人打成一团,直到老师过来把他们分开才算完。

童佳慧在另一旁看到了这一幕,沈木先动手的,况且他打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内心的愤怒让她来不及去问清楚缘由。

她在篮球场的洗手池旁找到了他,还没说一句话,她便打了他一巴掌。沈木懵了,而后就蹲下去洗脸。

童佳慧看到了他脸上也被苏小北打了,有几处伤口,她想,她太冲动了。刚才打他巴掌的那只手抖得厉害,用力捏紧才能缓和。

他站起来,看着童佳慧,眼睛里红红的,不知是因为水流进去还是他哭了。

她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童佳慧,你不要喜欢他了,喜欢我吧!”

嗯?她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他看童佳慧没有回答,又说“我喜欢你!你试着喜欢我吧!”

心明显被什么撞了一下,跳得飞快,她感到脸在发烫,这是面对苏小北所没有的感觉。

但也同时感到很慌,他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是最好的朋友,沈木喜欢她?这让她不知所措。

沈木等着她的回答,两人僵持了许久后,童佳慧说“沈木,你真的是有病,打了人之后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喜欢你?不可能!”

“是啊,我是有病,我有病才会喜欢你!”他自嘲地笑了笑,不再看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从这以后他再也没和童佳慧说过一句话,他和别人换了座位,离她远远的,回家也是自己一个人回去,不再等童佳慧。

他们从最亲密的青梅竹马变成了陌生人。

5.

再后来,高考后童佳慧留在了本市的一所大学,但沈木却去了北方。曾经说好的,上大学也要在同一个地方,到最后变了一句玩笑话。

童佳慧她一直很想沈木,很想,很想。

其实,在沈木向她告白过后她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苏小北,她喜欢的从来都是沈木,只不过她没有意识到而已。等她明白过来后,他们已经渐行渐远了。

今年暑假,她终于看到沈木了,她刚从外面进来,而他刚好要出去,就在小区门口相遇了。

紧张且尴尬,童佳慧看着沈木,沈木也看着童佳慧。

“嗨,沈木,好久不见,可以谈谈吗?”她努力地露出笑容,这么久没有相处了,她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他们在一家咖啡厅里,各点了一杯咖啡,静静地喝着。

“沈木,你去北方还适应吗?”她打破了沉默。

沈木看着咖啡,说“嗯还行吧!”

声音里的疏离让童佳慧很不舒服。

她继续找话聊,“额,沈木你以前说的……说你喜欢我,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她。

“佳慧,这是我女朋友,漂亮吧?”他的手机屏幕里上是他和一个女孩子的合照,俩人笑得很灿烂。

看着那照片,她身体变得僵硬了,原来他有了女朋友!眼泪湿润了眼眶,努力地憋着,不想让它流出来。

“很漂亮!”她看着他的眼睛说。喝了口咖啡,把它和眼泪一起往下咽。“祝福你!”

和沈木分开后,她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回去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眼泪憋了许久,现在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哭出来。

自从他离开后,她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彻底,自己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沈木。沈木曾经喜欢着她,保护着她,为了她还打了苏小北,但她却误会了,还打了他一巴掌。

现在他有了女朋友,她已经失去他,再也找不回来了。

如果可以,她想对沈木说,对不起,我爱你!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我写我口我写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