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所有的好姑娘,都能被温柔以待呀

96
七米霞
2017.12.07 06:57* 字数 2390
我愿,愿,这个字多好呀!上原下心。
原谅,这世间一切的伤心。

01

世间所有的好姑娘,都会被世界温柔以待。

以前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可是我后来发现这句话,就像童话故事一样,都是骗人的。

南方,已是入冬时节,寒风呼啸,马路两边的银杏叶簌簌地落了一地,若翩翩起舞的蝴蝶,扑入大地,在夕阳的映衬下,像一地黄灿灿的碎金。

我紧紧地抱着自己刚从花店买的一束百合花,往医院的方向,快步走去。

我想起自己上次来这家医院,是奶奶出车祸,我在这里照顾了奶奶半个月,奶奶出院的那天,我在心里想我再也不要来这里了,再也不要了。

可是今天,我还是来了。

我一只手拿着花和一些水果,一只手拿出手机,给小蜜发消息问她在哪栋住院楼,寒风刺骨,我的手快被冻得没有直觉,艰难地打出几行字,抬头便看见,小蜜站在门口等我。

我看着她瘦弱的身影,苍白的脸上挤出微笑,温柔地看着我,好像她比我上次见她又瘦了一点。

我怕她看出我的悲伤,也挤出微笑,责怪她说:“你怎么要来接我,天这么冷,你应该乖乖呆在病床上等我的。”

她说:“我怕你笨,找不到路。”

我确实挺笨的,刚刚从学校来的时候我就坐错了公交车。

其实她比我更笨,前几个月前我失恋的那天,她火急火燎地跑来学校安慰我,结果大晚上的,她又有点弱视,看不清公交车号,她坐错了三趟公交车,才坐对了车。

差点就要让哭成泪人的我,满城市去找她了。

等我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看着她坐错了车蠢萌蠢萌的样子,一下子就破涕为笑了。

就像现在,她忍着疼痛,听到我跟她说我和她一样坐错了车,她就开心地笑了,笑得特别好看,就像我手里捧着的百合花一样好看。

02

到了病房,我看到她病床旁的桌子上摆满了书,我才想起这个月她就要参加考研考试了,原本她应该在图书馆争分夺秒复习的,可是现在她却还在这令人压抑的病房里,跟病痛抗争。

这是我第二次来医院看她,却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住在医院了,从高一我认识她开始,她就经常生病,进医院跟家常便饭一样寻常。

可是很多时候,她都跟我说,身体的疼痛都不算什么吧,心里的疼痛,才是最致命的。

比如说,高二那年,她刚刚做完一场手术,她很开心地看到她男朋友和她闺蜜来医院看她,可是出院之后,她就撞见她男朋友和她闺蜜手牵手开心地在公园散步。

她的开心,和他们俩的开心。多么的讽刺。

获得幸福的方式有千种万种,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偏偏要选择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结束一段感情的方式也有千种万种,可是为什么小蜜遇到的却是最狗血,也最残忍的那种。

再比如说,这一次她被送进急救室的前几天,她大学谈的男朋友,跟她提出分手,说他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没有办法继续和她在一起。

那个说不会辜负她的男生,最终还是要背信诺言。

男生的誓言往往像甜而脆的薄饼,进入嘴里就会慢慢地溶化。可是它又会迅速地潜伏进你的体内,占领你的心。

小蜜说,好不容易花了两年的时间从上一段感情中活过来,又要再死一次。

03

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我劝你去打仗吧,别去爱了,因为在战争中,不是死就是活。而在爱里你既死不了,也活不好。

所以我跟小蜜说,我们不要做好姑娘了,我们也做渣女吧。

我们也像别人抢我们的男朋友一样,去抢别人的男朋友。

我们也见一个爱一个,分手的时候,别掉一滴眼泪,甩一甩手,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便决绝地转身离开,然后和下一任新欢继续欢声笑语,管他旧爱要死要活。

不是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爱上另外一个人吗?所以我们也去找一个爱我们的人在一起,然后利用新欢和时间去忘记前任。

小蜜说,不行呀,我们还要做好姑娘呀,我们还要等着被世界温柔以待呢。

我撇了撇嘴说,那世界可以让你快点好起来吗?

现在!立刻!马上!

我开始大滴大滴地掉眼泪,只要一想到小蜜跟我说,她的脑袋里长了多余的东西,总是让她疼痛难忍。我就会特别心疼和害怕。

害怕哪一天,意外比明天先来,我就再也没有小蜜了。

小蜜从包里拿出纸巾来,轻柔地替我擦眼泪。“别哭啦,别哭啦。”她说,“哭了就不好看了。”

我一边用纸巾胡乱地给自己擦眼泪,一边跟小蜜说:“我才不管好不好看呢,我只要你快点好起来。”


04

她望向窗外,看着外面被寒风吹得沙沙作响的银杏叶子,细声细语地说:“叶子都落得差不多了,冬天也过了很久了呢,春天也快来了吧!等春天来了,也许我就好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小蜜的男朋友站在病房门口。

哦不,是前男友。

小蜜似乎没有一点惊讶,也许他早就来看过她了,也许他这几天都在这里陪着她。

可是,是因为什么呢?爱情,友情,还是同情?

“你说世间什么最难熬,徒手摘星 ,爱而不得。”

就是这个人明明就站在你眼前,你问他,或者猜他,现在你生病也好,有别的事也好 ,他还是会紧张,会担心,而且不会比之前少一分 ,仍旧还是紧张害怕的要死。

可是这一切都不关乎爱情,也不是同情,只是在一起久了,有割舍不下的牵挂,也有难以抗拒的不忍心。仅此而已。

大概这就是最让人煎熬的吧!

05

离开的时候,小蜜坚决要送我去坐公交车。

我死活不让,她说,身边人见一面就会少一面,我想让你多陪陪我。

我的心里忽然滋生出一种粘绸的恐惧,像糖一样的没完没了。

到了公交站台的时候,寒风一阵一阵地吹过来,我闻到了悲伤。

小蜜蹲在地上,捡了两片扇形的银杏叶子,放在我的手心里。她说,它们就像我们两个一样,要永远在一起,让我一定要好好保管。

车来了,我跳上车,使劲地朝她挥手,也使劲地朝她微笑。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居然没法忍住我的眼泪,满大街的霓虹在眼前变得模糊。

正好这时,小蜜高中的那个男朋友给我发qq消息,问我小蜜是不是住院了,有没有特别严重。

我像往常一样,擅自替小蜜作了主张,回了一句:没什么,她过得很好,不劳你费心了!

然后拿出包里那本曾经简书寄给我的《终有人住进你心里》,小心翼翼地将小蜜给我的那两片叶子,在书里面铺好,然后合上书。

望着窗外这座城市的车水马龙,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跟自己说,愿世间所有的好姑娘,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我愿,愿,这个字多好呀!上原下心。

原谅,这世间一切的伤心。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46天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