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嘴笨舌拙,我只是不爱说话

96
少校十三
2017.07.17 10:51* 字数 2372

我不是嘴笨舌拙,我只是不爱说话


作品:爱拍照的松子小姐

01

视觉志曾发布了插画家AI Margen 的一组黑暗系的作品,反映了当下许多社会面目。

其中印象对我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每个人都有好几副面具,随时准备演绎变脸的戏剧,已经分不清是扮演的角色还是自我。

作品浏览完,我心中产生了一丝恐慌和莫名的紧张。

毕业未毕业的样子,老师和学长们跟我灌输过在职场的交际学,既要交浅言深又要见风使舵,目的是让自己有立足之处。

起初我以为他们是小题大做,我觉得周围的人对我挺好的,没事请客吃饭,说话聊天都十分投机,彼此的思想、志趣、三观交集甚多,而且还可以畅所欲言,还能被认可,哪儿有什么阴谋论,哪有什么被伤害。

是我太天真了,那是读书时候的环境。

这些年,吃过了盐方知盐咸,走过了路才觉路坑。

那些成人的交际都习惯面具示人,虚伪、假意、下流、客套,一点都不真诚、踏实、直白、温暖。

很多人还把这种善变理解为生存,努力改变生活,也被生活改变了初心。


02

我觉得我这个人的嗜好挺实在的,不抽烟,少喝酒,不打网游,不追剧集综艺,不爱吹牛,不爱哗众取宠。喜欢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过着桃园生活,读读书,写写作,养养花,遛遛狗,跑跑步,听听音乐,看看话剧。

闹市中独处追求有趣,独处中享受城市的进取。

这样富有气息的生活是在后来,没有为教训买单以前还是很糟糕的。

刚入职的时候,自认为性格是外向的,逢人会打招呼问好,开会第一个举手示意当发言人,举办活动第一个担纲策划表达意见,一些大家难以启齿的事情我也会含蓄地替别人表达出来。

拿部门聚会唱歌这件事来说,订场的是我,暖场的是我,包圆儿的是我,我会给大家讲笑话,讲内涵段子,有时候也讲刘姥姥进大观园,讲七擒孟获,讲唐僧在女儿国,把气氛烘托起来,再点上几支歌,把高潮点引爆,让大家沉沦在声色迷离中。

就算他们谈股票、基金、证券、信托、保险等这些金融类的高级话题,我也会旁听,记录下他们的专业术语和行话,就回去开账户细细实战研究,不懂就翻书或上网学习,不出几个回合就能入门道,主动聊上几句。

可能我这种没脑子的人,还不察觉到危机,就已经被人诟病,当做是在人群中要表现自己,为了突出和显摆自己,才故意这么能说,这么善言辞。

有次在洗手间,几个同事就在背后议论,说我是重口味、长舌抢、犯二,不懂沉默是金。

结果出去一批,又进来一批,说的一模一样,说我是高射炮、神经病、傻蛋,不知道枪打出头鸟。

当时听完,觉得自己就像伫立在马桶上的蜡像,如厕的欲望降到了冰点。

他们的三面两刀,每刀都戳进我的软肋,他们的人性焕发着万丈光芒,每丈都凌虐我的无知。


03

也知道,人特别容易一边迎合别人,一边私下标榜做自己,话说回来做自己其实还是很难的,明知有些是不喜欢的事情还是硬着头皮去做。

就像自己开的那些金融账户,金融类的书籍,如今几乎都荒废了,连账号密码都忘记了,书本上全是厚厚的灰尘,碰都不想碰。

自己慢慢变得内向,拘谨和不安,一度被认为是无趣和高冷,可那些背后说我的人又劝我正常发挥。

说真的,我挺讨厌他们的。

他们开始变得滔滔不绝地讲话,喜欢掌控大局,喜欢引经据典,喜欢吹牛打哈哈,喜欢开新人的玩笑,还喜欢讲一些拿不上台面的荤段子供大家娱乐。

在我看来,一点不好笑,毫无情趣,幼稚的情商里裹挟着鼠目寸光。

我在他们身上也看见了自己曾经的不成熟。

也不懂装懂过,也夸夸其谈过,也唠唠叨叨过,我以为这样的我会让大家满足,没曾想满足了大家的无聊,而我就是供他们无聊的玩物。

玩物就是玩着玩着就能被玩坏了。

后来我就学会了不强颜欢笑,学会了不疲于应付,学会了收藏自己的喜怒哀乐,变得不爱说话。

面对不喜欢的人和事,我不再迎合和曲意,我深刻明白一个道理:圈子是流动的,人是流动的,人情是流动的,既然话不投机,半句也多,拍屁股可以走人。

商品社会不像熟人村子,顾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自己所不喜爱的是那些虚伪、尖锐,我所不擅长的东西就要作出心理抵抗,每一次成功的反击都将决定一个人内心的品质和待人接物的态度。

或浮夸或真实。

因为交际的残酷让我们柔软、敏感、绝望的心被一次次打磨得坚韧、勇毅、明辨,学会过滤,学会拒绝。

假如一旦随流,就跟破窗效应一样,快乐地迷失了自我。


04

对于红学,个人还是比较热爱。

里面有两出,一出是人们熟悉的《红楼梦》第五回,宝玉看见的那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有人解释说,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同场合表现各种虚情假意却十分逼真的演技,概括为会为人处事。

我认为,在纷繁嘈杂的圈子中,既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又要历练和感恩,历练正派的世事学问,感恩真挚的礼尚往来。

不喜欢和苍蝇和蚊子打交道,坚信他们最终会被拍死。

另外一出就是《红楼梦》第一一三回,宝玉听来,话不投机,便靠在桌上睡去。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佯装听上去有趣取悦别人,不如养精蓄锐取悦自己,人只在自己喜欢的圈子,才会成为话痨。

我们也不必担心,因为不再不善言谈,就遇不见懂自己的朋友,就遇不见喜欢自己的恋人,就遇不见赏识自己的上司。

换个角度想,现在的社会真的变得很包容,只要有能力,有礼貌,不妨碍别人的生长,不善言辞的人也可以过好自己的生活。

干嘛要那样低三下四去作践自己,就像胡歌一样,如果皮囊难以修复,就用思想装满它。

因为,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懂得去追随自己的本心。

用电影《分歧者》里的台词来说:

人生最大的挑战,就是在一个试图将你定型的世界里,诚实地做自己。

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诚实会伤害一部分人,反正那些劝你不诚实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真的,我不是嘴笨舌拙,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我只是不爱说话,不爱和我们不是好朋友的你说话,也不爱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你说话。

除此之外,我会公事公办。

​​END.

文|少校十三

其实,写文章这件事,我很当回事,别人可能只是一个兴趣。

希望你所在的城市能有个好天气,你所在的角落能有个好心情。(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皆因落笔即成,不喜勿喷!)

世界和他的悲欢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