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 变成恋人喜欢的样子,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96
sherry_chou
2017.08.10 21:06 字数 3751

由陈意涵、张钧甯主演的《闺蜜2》即将上映,忽然想把《闺蜜1》再刷一遍。电影中陈意涵扮演的女主角遭遇男朋友出轨之后,一蹶不振,她流着泪祈求:我哪里做得不好,我改可以吗?


很像《失恋33天》中的情节,黄小仙流着眼泪在黑暗中狂追前男友的车,边绝望地跑边在心里说,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做错了什么,我改。直到被自己的男闺蜜一巴掌拍醒。

每次看到这里都忍不住泪流满面,曾经那么好的两个人,怎么说分开就分开了?为了你,我努力改变,怎么到最后却一无所有了?

当试图挽回一段感情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女孩子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失去理性地哭着说,我改。至少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可以做到的极限,然而得到的结果也都基本相同,那个人会告诉你:太晚了。其实爱情的离开永远不是对方口中冠冕堂皇的我们不再合适,更不是所谓的时间问题,而是当我们踏上爱情的码头时,是否懂得如何经营这份感情,让它的航向不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和日久生厌中变得模糊,让一份原本轰轰烈烈的爱情褪去本真的颜色。


我们到底该不该变成恋人喜欢的样子?这些日子重温《奇葩说》的这个辩题,终于找到了答案:我们要努力的是这个过程,而不是走到尽头之后,妄图苍白无力地改变结果。在爱情中我们当然要努力改变成恋人喜欢的样子,但是更要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这样即便一份感情真的走到无法挽留,你可以问心无愧,没有遗憾,对得起这份爱情。

柏邦妮作为一个作家不仅情感细腻,而且每一次发言都娓娓道来打动人心。她说爱情不是迎合对方,为对方改变也不是迎合对方,当你想要迎合的时候,就把自己放低了,在一段平等的关系中,无所谓迎合。

柏邦妮分享了自己爱情观的成长。当我们都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梦,相信自己的意中人一定会在某一天踏着七彩祥云来迎娶自己,那时候觉得爱情就是运气,只要我够幸运,我就能找到合适的人,一旦遇到他我什么都不用改,我们100%默契,永远过着童话里快乐幸福的日子。

但是当我们变成一个大女孩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爱情不是运气,爱情是一种能力,爱情不是让你去找一个非常合适的人,而是找一个好人,和他一起慢慢合适。

柏邦妮说,爱需要能力,爱的能力也就是改变的能力,就是看到对方的需求,并且愿意放下自己暂时的需求。在很多的影视剧和作品中,我们看到,大多美好的爱情,应该是:草在结它的籽,风在摇它的叶,我们站着,什么都不说,就很美好。



美好的爱情不是没有争吵,没有七年之痒的厌倦,而是学着以一颗宽容的心去看到对方想要的东西,理解他,懂他,给他想要的。懂得把平凡的日子过出趣味和滋味。

我想起一个朋友,他的女朋友不是那种很温柔的女孩,但是非常愿意满足他双鱼座的小浪漫,常常会在生活中制造一些小惊喜,比如在家里吃晚餐都会点亮烛光,营造出他喜欢的小情调。

杨绛和钱钟书的爱情故事一直为大家所羡慕。1942年底,杨绛创作了话剧《称心如意》。上演后,一鸣惊人,迅速走红。杨绛的蹿红,使大才子钱钟书坐不住了。一天,他对杨绛说:“我想写一部长篇小说,你支持吗?”杨绛大为高兴,催他赶紧写。杨绛让他减少授课时间,为了节省开支,她还把家里的女佣辞退了,自己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亲自劈材生火做饭,经常被烟火熏得满眼是泪,也会不小心切破手指。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心甘情愿地做灶下婢,从未抱怨过,只盼着自己爱人的大作早日问世。

两年后,《围城》成功问世。钱钟书在《围城》序中说:“这本书整整写了两年。两年里忧世伤生,屡想中止。由于杨绛女士不断的督促,替我挡了许多事,省出时间来,得以锱铢积累地写完。照例这本书该献给她。”夫妻两人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感情让人感动更让人羡慕。

杨绛在文章中回忆她在住院期间,钱钟书一个人过日子。每天到产院探望,常苦着脸说:“我做坏事了。”他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杨绛说,“不要紧,我会洗。”然后他又做坏事了,把台灯砸了。杨绛说:“不要紧,我会修。”下一次他又满面愁虑,说是把门轴弄坏了,杨绛说,“不要紧,我会修。”

“他感激之余,对我说的‘不要紧’深信不疑。我住产院时他做的种种‘坏事’,我回寓后,真的全都修好。”

“钟书叫了汽车接妻女出院,回到寓所。他炖了鸡汤,还剥了碧绿的嫩蚕豆瓣,煮在汤里,盛在碗里,端给我吃。钱家的人若知道他们的‘大阿官’能这般伺候产妇,不知该多么惊奇。

钱钟书珍惜杨绛的付出,杨绛能看出钱钟书的体贴和用心,爱人之间能如此切身地为对方着想,一个富家小姐,一个“大阿官”才子,都愿意为了对方而做出力所能及的改变,在为彼此的改变之中,爱情更加历久弥坚。最好的爱情从来不是势均力敌,而是相濡以沫。

柏邦妮说得好,当你具备了满足你爱的人的能力的时候,你就不是一个小女孩了,因为你心里不再是只有“我”,而是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词——我们。就像钱钟书和杨绛之间,已经有了融为一体的默契和彼此珍惜的恩爱。


其实相爱并不是你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而是你在愿意改变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愿意为你改变的人,或者你愿意为他做出改变的人。

我们在每一段恋爱当中的改变、学习感悟都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个相似的结果,那就是成长。肖骁说,很多时候,我们知道做很多事情不好,但是为什么不去改变,因为我们太舒服了。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改变的乐趣。

每天跑7公里,那种累到快死掉但却战胜自己的成就感,你只有做过才会懂得;学会游泳之后,把自己想象成一条鱼自由遨游,只有真正深入其中你才有所体会;爱上旅行徒步之后,那种身心的成长更是从未有过的生命体验。

肖骁说,两个人彼此欣赏,彼此重叠的时候,我们欣赏同一片风景,我很难不被你影响,不受你改变。其实我们喜欢一个人,有两个理由,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没有并且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就像肖骁在颜如晶身上看到了他没有的纯洁。就像《欢乐颂》中,曲筱绡身上有赵医生没有的恣意大胆,自由自在,我们欣赏与自己相似的人,也会爱上与自己互补的人。

张德芬写道,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内心世界的透射。肖骁很犀利,”我们说要做真实的自己,但是很多时候最真实的你自己往往是你最放肆、你也最瞧不起,即那个被压抑的自己。“所以他说,与其说喜欢颜如晶,倒不如说更喜欢那个在她身边的我自己,就像你与其说你喜欢那个人,不如说喜欢那个喜欢他的自己。


很多人会有这样的困惑,我为一个人改变,会不会失去自我,我不再是原本的自己了?难道改变只有“全部”和“全不”的选择,没有中间?

柏邦妮给出了回答,我们很多时候把自我建立在太多细枝末节的东西上面,觉得牵一发动全身,这时候自己就是一堆又硬又脆的碎片。一个良好的自我是什么样的?应该是一个柔软的有弹性的大圆球,我的样子、我的习惯、工作、爱好都是我,我是所有这些的集合,而我们尝试的是改变而不是颠覆,你可以为她尝试戒烟,可以尝试为了你的爱人爱上旅行、读书、运动,这样的改变不会让你失去自我,相反,会让你成为更好的人。所以何妨一改,何妨一变,何妨一试呢?就算你改了变了,最后发现你们真的不合适,起码得到了一个答案,这也是进展。

当柏邦妮问道周迅如何看待上一段恋情的时候,周迅说:我所有能做的努力我都做了。这句话特别打动她,她希望即便一天爱情不得不结束的时候,也可以非常骄傲的说,我能做的所有努力我都做了,我能做的改变我也都做了。


《欢乐颂2》中,曲筱绡为了取悦赵医生逼着自己去看并不喜欢的音乐剧,去啃很难看懂的书,到处咨询,像赵医生那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喜好,于是自作主张帮赵医生的车里装了几十万的音响设备,却伤害了赵医生的自尊。在曲筱绡主动提出分手的时候,她说,赵医生跟她在一起之后,失去了原本的那份清高,不是自己了,而她爱的就是赵医生的清高。而当曲筱绡费尽心机去讨好赵医生的时候,恰恰也失去了我行我素和无畏无惧,而这些正好也是赵医生所爱的。

所以在爱情中,我们不是要为对方改变成那个我们都不再认识不再喜欢的自己,而是在自己的底线和对对方的爱中寻求一个平衡,就像刘若英说的“我敢在你的怀里孤独”。

大学第一节哲学课,老师就让我们写一篇论文:我是谁。

柏邦妮说,自我的“我”,其实就是你来到人世间不断经历,不断改变,最后累积成的那个结果。没有人来到世界上就是成品,就是完全成熟,不用改变的,我会成为现在的我,取决于那些我遇见的人,我爱过的人,爱过我的人,然后改变了也被我改变的人。包括那些我当时可能不太情愿,但是事后甘愿的那一切,加在一起就是现在的我。

每个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都是我们的摆渡人,陪我们走过一程,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背负着生活沉重的枷锁负重西游的过程,这一路上,会有妖魔鬼怪折磨你,美色金钱诱惑你,还会有风雨雷暴打击你,但是正是因为这些经历,才让你在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之后,练成铜墙铁壁,把玻璃心修成金刚钻,修成正果,取得真经。


张德芬曾经说,不要害怕生活中那些苦难,那其实是命运给你的礼物,虽然它的包装有些拙劣,但是你一定要耐心等待,慢慢地拆开或许不那么美丽的包装,等待你的便是无与伦比的美丽。拒绝了苦难,也就拒绝了恩典。

世界上最好的改变就是因为那个人,你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我愿意有这样一个人,让我爱上她,让我不再计较得失。让我不再心猿意马,让我不再随波逐流,因为当我知道我爱上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遇见了最好的自己。

拥抱改变,拥抱的是自己的绽放。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