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恋人

144
作者 木木晗
2017.01.11 15:00 字数 1997


“终于结束了……”,她走出了手术室,长吁了一口气。

这台手术一连做了七个小时,她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走出来了脚底就有些发软了。好在手术还算成功,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回到家里,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冰箱里除了泡面也没有其它吃的东西了。一个人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将就,特别是职业的原因,实在没有过多的时间过闲情逸致的日子。

爸妈每次打电话过来都要旁敲侧击一下,其实她心里也挺急,虽然家里帮她在城里买了房子,工作也很稳定,但毕竟已经二十八岁了。站在青春的尾巴上,她也想邂逅一场美好的爱情。

事实上,为了早点脱单,她也做过努力了:乖乖地去参加朋友、长辈安排的相亲。每一次她都精心准备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碰不上靠谱的男人,有涵养的缺乏实力,活泼的太年轻,稳重一点的生活习惯又不大好,总之就是没有看对眼的。

宁缺毋滥,这是她自己一直在坚持的底线。可是她能接触到的男性也太少了,打开微信,手机里能聊天的男性寥寥无几,朋友圈也都刷到了底。

百无聊赖的她点到“附近的人”这个选项,她一个个扫过去,倒是有不少男性,不过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人,也太不靠谱了。看了一会儿,困意渐渐袭来,她便关掉了软件。

迷迷糊糊间,听到一声的提示音,她拿起手机,点开看,一个叫“清秋”的男人请求加她,并不认识,可能是刚刚微信忘记清除位置了。她本来想拒绝,但这个名字让她又有莫名的好感,秋天又是她最喜欢的季节,犹豫了一会儿,她点了“同意”。

本来以为这个叫“清秋”的是个聊骚的男人,但是随着第一次、第二次聊天的展开,她发现自己对他越来越有兴趣。

他的昵称叫清秋,因为他最喜欢的季节也是秋天,跟她一样。

他是一名IT男,也喜欢各种汽车,跟同样是理科学生的她有聊不完的话题。

他喜欢的乐队是Beyound,因为他觉得他们既有才华又很有世界观,最喜欢的歌是《早班火车》。她永远不会告诉他,从初二开始,她就是那只乐队的死忠粉了。

他最喜欢的城市是成都,因为那里是吃货的天堂,还有大熊猫,他最喜欢圆滚滚的东西了。听到这个原因,她莫名地觉得还有点萌。

他对她的医生职业很感兴趣,说她拿手术刀的手纤细又白皙,又盛赞她救死扶伤,是跟阎王爷抢人的人。

而且,她偷偷点进他的相册看过了,长得还算不错。单眼皮,干净清爽的样子,就是她喜欢的那种。

她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是有意思的,除了每天的早安和晚安,他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男朋友一样,一直在对她嘘寒问暖。

她不是沉不住气的女人,不过好在他让她等的时间不算太长。

他在微信上告白了,她特地等了半天才答应,他们成了男女朋友,像别的的恋人一样,也会你侬我侬,只不过一直还没有见面。

每次她提出见面,他都说忙,因为他是程序员,工作一直很忙,虽然有点埋怨,但也是情有可原。她只好一次次点到他的朋友圈,看看他的照片,好睹物思人。

有时她提出视频,他也不答应,说在工作,会分心。跟朋友说起男友,总是被嘲笑:一把年纪了还要网恋。她尴尬笑笑,心想下次一定要带出来,给自己长长脸。

但是面一直没见上,反倒他在网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不但陪她聊天没那么勤了,有时话还没说完就不在线了。这样的男友,跟没有也没什么两样,有时想说分手,但她又有一点不舍。

时间长了,她也会发发小女人的脾气,用文字在手机屏幕是表达自己的歇斯底里。他总是安慰她:“小微,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总有一天你见到我了就会明白我的。”她的情绪又会在他温柔又耐心的开解下平复,她就是这么容易原谅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微信恋人的存在,甚至觉得即使永远见不上面都无所谓。

直到有一天,她的一台手术失败了,那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病人家属将她围起来,哭着说是她害死了他们的亲人。

她怎么会是害死了他们亲人的人呢?手术之前,她早已经跟他们说过手术的风险有多大了,但坚持要做的是他们啊。她真的已经尽力了。

回到家里,医院的一幕幕还是在眼前重演,拿起手机,想找他倾诉。

还没等她输入,屏幕就亮了,是他。

——小微,我们马上可以见面了。我可以永远地陪在你身边了!

看到这句话她马上精神了,她敲下几个字:“什么时候呢?”然后是很长时间的等待,长到她的喜悦一点点的消失归于平静。

——小微,你耐心地看完这段话。我永远都是你的男友,你的清秋,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看到这些话,她又笑了,很少看他这么肉麻说话。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你那么了解吗?其实我的爱好、职业这些都是假的,只是通过你上网搜索的历史痕迹我才知道你喜欢的男人是这样……

她的笑僵住在脸上,背后阵阵寒意。

——其实我没有实体,我只是网上的一个发生错误的程序,不小心有了自己的意识,本身就是一个BUG,但是最近因为网络环境的原因,我越来越不稳定了。我真的很爱你,很希望能陪在你身边,只有你才能帮我实现我的愿望,你不是医生吗,你会接触到很多尸体,就像你今天不是就有机会接触到一个老男人的尸体吗?只要你用芯片把我……

“啪——”她的手机掉在了地上,黑着的屏幕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缝。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