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有三天的故事

96
云中歌者
2017.12.07 10:00 字数 2310

面对每天发生的事情,有太多的变故,如果你是一位智者,或是一位已经超脱了的观察者,那么你可能可以预防,某件事的发生。不过有一件事,你,我,他总是逃不过的,那就是人生的终结--死亡。对的,你没看错,是死亡。

死亡是不可预测的,也是不可逃避的,从人从一出生便是往死亡出发,可能这样的话题有些悲伤。尽管悲伤,但是得面对,这是一生中无法逾越的。

死亡是没有预告的,有的人昨天还是生龙活虎,今天却是陨落于世。如果,死亡有准确的预告,那么会怎样呢!会不会减少人生的一点一遗憾呢?

请允许我点上一根烟,泡上一杯浓茶,我与你慢慢道来,讲讲只剩三天的故事。

苏阳拿着化验报告单,从医生的房间出来,苏阳无法相信,自己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一个突如其来的晕倒,命运之神便判处了自己的“死刑”。而且这突如其来的“死刑”,还有三天就要执行,当然还包括了今天已经快过去的半天。

苏阳的个性是开朗的,但是今天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很吃力的回到家,他知道现在不能和任何人说,和任何说换来的都是别人对你无用的担心。苏阳无力的瘫在床上,闭上眼睛,脑子有很多想法,比如,我还有喜欢的女人没有表白,我还有和朋友的约会没有完成,更重要的事父母的恩情还没报,莫说报恩就连和父母吃饭的时间都不是很多。想到这里苏阳的泪水就下来了,不止苏阳,任何人面对死亡都是不能接受的。

剩余的时间不多了,苏阳突然灵光一现,我是不是算幸运的呢!最起码我知道什么时候会死,还可以去弥补一些未做的事情,这比突如其来的死亡更好,最起码能减少遗憾。想到这里,苏阳擦干眼泪,抛弃悲伤,他知道他能做的只有这些,苏阳开始盘算剩下的两天半了。

小东是苏阳的死党,苏阳给小东打了第一个电话:“兄弟,有空吗,晚上吃个便饭”。“可以,有空”电话那头小东回答的很干脆。苏阳连续约了好几个朋友,打完电话,苏阳离开家里径直往闹市走去,他要把所剩不多的余钱取出来,好好的在这两天花销。

苏阳感觉今天街上很多人,也很忙碌,以往苏阳从来不觉得。这可能是苏阳自己时间不多,自己匆忙,才有对别人的行动也产生了错觉。

在街上看到自己以前不喜欢的人,苏阳竟然还是去打招呼,比如天天嚼舌根的隔壁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也笑着也和苏阳打招呼,今天还特意要跟苏阳介绍对象。瞬间,苏阳感觉一股温暖,感觉她没有那么讨厌,这也是苏阳第一次感觉宽容别人也是可以得到快乐的。

傍晚大家陆陆续续的到了吃饭的酒店,除了小东和苏阳关系最好,其他的也算是情深意重的朋友。

席间,朋友能都在问:“苏阳,有什么好事吗,请我们吃饭”,苏阳笑着说:“没有,就是想和你们吃饭,在坐的都帮助过我,算是感恩你们”苏阳笑着说,然后喝了一杯酒。就如苏阳所说的确实是感恩。

小东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其他的也是只要能帮上忙的都会不留余力。

“兄弟姐妹,苏阳敬你们一杯,感恩有您们,我不会说话,但是就想给你们一句,好好的爱惜自己和家庭不要有遗憾”,说这些话时苏阳忍住了悲伤,没有流泪。在坐的也是觉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应声说:“你也一样,苏阳”。苏阳点点头说:“会的”。

从来没有低于十一点回家的苏阳,7点多就回来啦!父母很诧异,但是不知道怎么说。倒是苏阳想对父母说什么,却又欲言而止,只是打了招呼回到自己的房间。

苏阳起的很早,但是没起床,他知道茉莉可能也是没有起来。他想今天和茉莉在一起,可是又怕茉莉不答应陪她,又不能把事情告诉茉莉,纠结的苏阳最后还是打了电话给茉莉。

苏阳拨通了茉莉的电话,像是等了几个小时一样,茉莉接了电话。

“茉莉,有空吗,能不能出来走走”苏阳问茉莉

“怎么了,苏阳,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想和你聊天”

“电话不能说吗!”茉莉有些倦意的问苏阳

“不能,”在茉莉面前苏阳从未用这么强硬的口气说话。

茉莉也是感觉到了,迟疑了一下说:“好吧!去哪里”。

“老地方等你,”苏阳说完挂了电话,他觉得很意外,不管怎样茉莉还是答应出来了。

在公园的一角,苏阳和茉莉出现在树底下,茉莉很漂亮,穿着也时尚,苏阳也是特意了打扮一下,有点才子佳人的味道。

“苏阳,怎么了,这么早叫我出来,”茉莉问苏阳,的确对于年轻人来说8点多真的算早。

苏阳摸摸下巴,考虑了一下说:“茉莉,我今天想对你说我爱你”。

茉莉有些惊讶,看着苏阳认真的态度茉莉竟然又无语。

“我知道你不会答应,但是我觉得人应该要敢爱敢恨,对于感情不能有遗憾,那怕是拒绝一千遍”苏阳对着茉莉深情的说。

茉莉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还是苏阳打破了窘境说:“茉莉,不答应没事,我的目的表达出来就好,陪我走走吧!”

茉莉点点头,两人再次的默不作声的往前走,直到午后才分开。虽然没有答应,但是苏阳是开心的,就像苏阳说,他对茉莉好像没有遗憾了,苏阳打破许久以来的暗恋,苏阳做到了爱就要大声的说出来。

还有一天半,苏阳早就想到了父母,他决定要好好的陪父母。他想为父母做一餐饭,为父母洗一次衣服,和父母和气的说上几句话,这是苏阳从未做的,想到这苏阳哭了,倒不是因为自己,而是觉得自己不孝。

晚上苏阳亲自炒了几个菜,父母很高兴,觉得儿子长大了。

最后一天,苏阳早早的起床,把衣服全部洗了。母亲很诧异的问苏阳,苏阳只是说没事想锻炼自己,苏阳不能说实情。

中午苏阳到菜园帮父亲做事,苏阳经管不怎么懂做农活,父亲还是对他说了一句关心的话:“累了就休息下吧!”,苏阳从未感到父亲也是这么暖心!

晚饭后,苏阳打了洗脚水给父母,帮父亲按按背,帮母亲捶捶腿,和母亲说说话。苏阳对二老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此时此刻父母的话不觉得那么的难听了,倒是多了几份温暖。

苏阳想定格时间,但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等父母睡了,苏阳回到自己的房间,已是深夜11点,苏阳没有害怕,只是写了几行字。苏关了手机,闭上眼睛,苏阳在等待....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