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96
作者 oldj
2014.12.31 19:52 字数 1156

梅晶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一间破败的小庙中,佛像前有一盏昏黄的小豆灯,季立正坐在一旁看着她。

“是你?”梅晶讶然道。

季立笑着点了点头。

“我昏迷了多久?”

“约摸半个时辰。”

梅晶挣扎着坐了起来,看了看门外,东方已开始泛起鱼肚白。

“我找了你好多年!”季立道。

“找我做什么?”梅晶道。

“只愿你一切安好!”季立低下头,轻声道。

梅晶沉默良久,道:“江宁梅庄被毁,婆婆去世,此仇不报,我何谈安好!”说着,她捡起旁边自己的配剑,别在腰上。“我不仅要齐三语死,还要毁灭整个齐庄,就像他对我们做的那样!”

“所以你加入南循,当了刺客?”

“是,不然还能如何?”梅晶道,“扬州齐庄傍着东黎这颗大树,各个小军阀都不敢与之争利,要毁掉它,只有依靠北都或南循。北都自从由阿之战失败后,一直没有南下之意,只有南循与东黎长期冲突不断,我自然要投靠南循!”

“南循恐怕无意助你复仇,”季立道,“扬州、江宁都在长江沿岸,南循和东黎的战场却在钱塘以南。”

梅晶转过头,沉默不语。

“扬州齐庄虽说仍是长江下游第一大帮,但现在已是徒具虚名,早就沦为了东黎的附庸。齐庄已经毁了!”季立道,“至于那位齐三语,已被架空多年,去年又受一个大案牵连,众叛亲离,身陷大牢,只怕此生也再难有所作为了。”

梅晶抚摸着剑销,沉默不语。

“不如我们一起,放弃这一切纷争,远走高飞?”季立道。

梅晶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依旧沉默不语。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响,整个大地都为之震动。接着,又是第二声、第三声……

两人扭头,看着门外,树上的鸟儿们惊叫着四处乱飞,一颗桃树的花瓣正纷纷落下。

战争开始了。

两人毫不意外。梅晶出发前已经知晓整个计划,他们将于五更行刺,无论成败,南循大军都将于拂晓进攻。季立则是从司马琉的情报中知道这个计划,当然,当他从洛丘城回到东黎军中后,东黎军的高层也都获悉了这一切。

筹备了数月的东黎、南循大战终于全面展开了。几十里外,成千上万名士兵正浴血拼杀,而这儿,这个幽静的山谷小庙中,两军的一位情报武官和一名刺客正无言地相对而坐。

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小庙。

“我们行刺的计划,是不是你报告的?”梅晶突然问道。

季立点了点头,道:“非常抱歉,但是职责所在,我不能不报。”

作为情报武官,黑刺将行刺乐羽大将军的消息季立本来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他知道大将军身边高手如云,安保措施非常严密,直到他看了司马琉的情报,发现南循已经在大将军帝安排了数十位死士,并且安保部第一高手也已被策反时,方知情况不妙。渡过钱塘江后,季立快马加鞭,终于赶在昨日傍晚将情报送到了大将军营。因此,当黑刺五人组到达时,等待他们的,只是一个精心准备的埋伏。

当作为军人的职责完成后,季立也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他摸熟了营中的路线,梅晶等人行动失败进行突围时,他一直在暗中协助,最后关头,干脆蒙上面,直接参与战斗,带着梅晶冲出了重围。

“各为其主,我不怪你,况且你也救了我。”梅晶道,说着,她站起身,向门口走去,“但我做什么也不要你管!”说罢,她跑出庙门。

“嗨,你要去哪里?”季立追到门口,冲梅晶喊道,后者正快速地向远处奔去。

“不要你管!”梅晶的声音飘了过来。

如果马上追,应该还能追得到,季立心想,但是,那也只能追到她的人,追不到她的心。

隆隆的炮声中,梅晶的身影越飘越远,最后终于消失在远方。

代码英雄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