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刘鑫千刀万剐,然后呢

96
槽值 Verified account
2017.11.14 17:19 字数 4143

“平时还会想起江歌吗?”

晚上经常梦到她。这是真的。有一次我梦到她跟我说,‘我们穿什么衣服去拍照片’,我们俩还去挑和服。我醒来的时候高兴坏了,可高兴了……

那天晚上的梦真的很真实。就连我们去的那个店,店长的脸都很清晰。我们在梦里都说日语,我记得很清楚……

去送三叔(江歌)的那天,我们跟在三叔的车后面开。可能是自己的幻觉,但是真的很真实,我亲耳听到她对我说,‘少女,我要走了’……”

这是刘鑫日前在采访中哭着说的回答。

还有不到一个月,掀翻舆论巨浪的“江歌案”就要开庭。江母在采访中无法公之于众的案情信息会水落石出,凶手也要接受法律的惩罚。

刘鑫,因为这一场“迟到”半年的见面,被再次卷进舆论的旋涡。谩骂、指责,甚至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全都一股脑地袭来,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脸深深刻下“人渣”、“混蛋”的烙印。

在那个夺命的凌晨发生的真相,还有待法院的确定和公布。除此之外,为何江母不原谅刘鑫?

刘鑫到底做错了什么

塔西佗有一句话说:“人类更愿意报复伤害而不愿报答好意,因为感恩就好比重担,而复仇却快感重重。”

以这次和江母的见面为起点,按照倒序回看江刘两家的恩怨:

1. 信息曝光后就来质问江母

2017年5月21日,不堪独自面对为女儿讨回公道局面的江母,在微博上公开了刘鑫一家人的姓名、电话、门牌号等私人信息。

5月23日,刘鑫的父亲拨通江母的电话质问。刘鑫的母亲在电话中怒吼,“她命短了!她不是为了俺闺女!”

案发近300天,这是刘家给江母拨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通电话。

江秋莲录着音,浑身冰凉地发抖。一怒之下,因为找不到刘鑫一家的住址,她把印有刘鑫全家个人信息和照片的海报,张贴在了刘鑫老家的多条街道上。

积攒半年的愤懑和冤屈,像一条伤疤被彻底撕裂开来。

2. 关键期长达半年的不闻不问

撕破脸之前,刘鑫曾有长达接近半年的时间,在江妈妈的世界里消失了。

2016年12月11日,刘鑫答应去日本的机场接前来处理后事的江母,并告知案发过程的细节,却临时爽约。12月14日,凶手陈世峰以杀人罪被正式起诉。期间,刘鑫曾尝试与江母约见,但因为时间不合适未能成行。自此,刘鑫便在微信中销声匿迹。

等待法律对陈世峰宣判的这段时间,江母希望和刘鑫一起搜集对案情有利的证据,可聊天界面只有自己焦虑的信息在发出,对方没有任何回复。

2017年的除夕,万家灯火中鞭炮齐鸣,江母抱着女儿的遗照无所适从,而不回信息的刘鑫却换了微信头像,发朋友圈,说自己要迎接新生活。

3. 误会江母“引导”网友人身攻击

时间回到2016年11月3日,刚刚案发后,江母转发了多条微博并配文,希望引起社会关注,让大家帮助她一起寻找线索,抓住凶手。

11月5日,江母第一次在转发的微博中提到刘鑫:

渐渐的,网友们开始注意这个身为室友,却没有主动与江母沟通案情的女生。当时刘鑫正配合警方连日做笔录,看到了江妈妈在微博发的消息,和网友在评论中对自己的无端揣测,气不打一处来。

她认为,江母未经同意公开自己名字的做法伤害了她。在凶杀案中活下来,自己的压力也很大。刘鑫在采访中说:现在觉得自己有点自私,但当时的想法就是,“你凭什么用公众的方式喊我?”认为江母只相信网上的言论,都不相信警察。

这是最初的心结。两人后来没法正常沟通,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和这个细节都不无关系。刘鑫陷在极度的惊惧恐慌之中,江母除了悲痛就剩拼命寻找线索,刘鑫没能体谅已经失去女儿的江秋莲心中的无助,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一切交给警察就够了。

心理创伤从中作梗

江母在微博中说,怎么都接受不了,18分钟前还在说“以后要让妈妈享福”的乖女儿,转瞬就和自己阴阳相隔。

刘鑫在采访中提到,案发后每天接受完日本警方的调查,为了保证人身安全,警察会送自己回到宾馆。但送回来时什么样,第二天早上自己就是什么样,连洗澡都不敢,就静静地呆着。

心理经历巨大震动的双方,在采访的视频中,也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PTSD是一种在人经历过侵害、战争、车祸、至亲突然死亡等刺激后产生的一种精神疾病。人在经历这些事情后患上心理障碍,会表现为做噩梦、性情大变、情感麻木疏离、过度警觉、易怒等。接触“刺激”的相关事物时,会有精神或身体上的不适和紧张,所以就试图避免接触。

江母在采访中认为,江歌的善良被践踏,“不让所有人都体会到,以后就会有更多人的善良被践踏”;自己不想从悲痛中走出来,“因为痛的时候,那是江歌在想妈妈”。

没有经历过重大心理创伤的人,会坚信“这个世界大致上是安全的”,但PTSD患者会惯性地认为,创伤事件带来的消极意义要一直延续,而非已过去的、短暂存在。

英剧《神探夏洛克》中的华生,经历过阿富汗战争后回到现实中,会在枪战的噩梦中惊醒,深信自己受了重伤。他生活中一直拄拐,甚至在某些时刻几乎不能自理。但就在和夏洛克一起追赶嫌疑人的刹那,却突然健步如飞,枪法了得。

巨大的悲恸带来的失控和不安,让创伤中的人,在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都感到威胁。

刘鑫心疼家人饱受隐私被泄露的骚扰,在采访中忍不住大喊:“我还能活多长时间,我能活到年底吗!”

患上PTSD的人,有些会因此患上抑郁症,造成长期的性情大改变,更残忍的是,每一次与创伤经历相关的事件都会给人带来二次伤害,严重者甚至自杀。

在《奇葩说》一期有关“生活的暴击”的讨论中,马东说:生活的暴击不是事件,而是事件之后的心理创伤。

在每一个看到女儿遗物的瞬间,江母的脑中都要浮现,女儿临死的时候,合不上嘴、闭不了眼、满身刀口的惨状;每一句谴责,都能让刘鑫想起,那个躲在门后的凌晨,自己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后悔。

类似严重的PTSD存在后,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专业的心理医生进行测评,分析病因,选择相应的解决办法,用于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主要方法是心理咨询和药物治疗。

当下,无论是对于江秋莲还是刘鑫,凶手会交由法律审判,道德的谴责也未曾缺席,为了迎接未来生活,除了化解心中的伤痛,没有更好的选择。

争执、矛盾、激化、指责,每一步反目的加深,就是在让残忍的案发经过重现,周而复始,终究要把人折磨到支离破碎。

尤其对于江母来说,案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刘鑫一家的缺席,在微信中的声声呼唤,都是对女儿已逝悲痛万分情感的反复强调。她已经坚强地战斗了好久,对刘家的埋怨,对陈世峰的恨,已经足以让一个人的心被摧残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事情有它该有的面貌,而目前江母和刘鑫最需要的,是科学的心理治疗。

这场悲恸的拉锯战,她们已经是时候走出来。所有人都该走出来了,因为,凶手才是最应该被谴责的对象。

本该处在舆论风口的陈世峰

用法律制裁犯罪,用舆论制约道德。

有人发现,刘鑫关注了【槽值】的微博账号,于是私信留言:

这位网友大概忘记了,这一切,都因陈世峰而起。

陈世峰才是这场惨案的真正元凶,是夺走江歌无辜生命的杀手。众人忙着谴责刘鑫的背信弃义,倒让陈世峰成了舆论声讨中的配角。

情感纠纷的表象下,他是一个拥有极危险人格的世间毒瘤。分手后求合,不考虑环境、时间上门纠缠。带着刀,做好了心理准备:没人能不顺着我的意。你不答应我,我就让你毁灭。

没想到的是,2016年11月2号那晚,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女孩,会上前劝他离开,阻拦自己的“复合大计”。之后的凌晨,这女孩还在护着刘鑫,在车站等了两个小时陪她一起回家,不让刘鑫落单。

到这,在陈世峰的心里,没有谁“该”挨这10刀,而是自己已不能再控制眼前一切的无措惊慌。冲动、愤怒、不甘,混着愚蠢,他重重地刺下去,在手边的、眼前的,脖子、胸口,不管什么,刺下去。

日本警方在处理现场

可能是江歌的血溅到了眼睛里,那刺痛让他惊醒。看到血泊的中那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女孩,陈世峰落荒而逃,留下江歌冰冷的尸体,和门内的前女友刘鑫。

陈世峰的暴戾,是突如其来且穷凶极恶的,在人性的底端,见不得光。他终究逃不出即将查清这一切的恢恢天网,却在舆论最盛之时,逃过了万千网友的指责。

被人肉到不敢出门的刘鑫,也是生活中千千万万个冷漠者的缩影。她在案发时的怯懦与自私,可怕并且庸俗,让人们惊诧的同时,又感同身受。就如当年人们谴责“范跑跑”,每个人都能在键盘上敲出谴责的词句,但没人能说,如果换做自己,一定会怎么做。

比起陈世峰的残忍与疯狂,之所以刘鑫会占据舆论的主导,就是因为她在事后自私、逃避、事不关己的形象,才狠狠刺痛了大众的神经:残忍杀手不常有,无情好友遍地走。这是基于道德的谴责,它没有量刑标准,会在人们的心中发展到无限大。

但冷静过后,陈世峰作为凶手,难道不更应该是核心的谴责对象吗?

“江歌案”人物关系图/《局面》

凶手被判死刑希望不大

杀人偿命是江母心中天经地义的王法,更是坚持一年来为女儿讨回公道的核心。

但是让陈世峰被处死的可能性,甚至小过唤回在那半年中躲闪逃避的刘鑫。

前几日曾有爆款文章中提到,“听说日本有先例,有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但这一说法,也没有官方可考之处。

依据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北京春林律师事务所主任庞九林说,江母在微博发起的请愿签名“对法院判决的影响微乎其微。同时,日本并没有废除死刑,此案理论上可判处死刑,但是日本死刑判决的条件非常严格,所以陈世峰被判死刑的概率不大。

同时,“如果日本法院判处陈世峰监禁刑,待其服刑期满,被日本驱逐回国之后,中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

但是因为已经在日本接受刑罚,在中国的量刑会依法减轻,陈世峰能不能在回国之后被执行死刑,也是未知数。

人死不能复生。江母何尝不明白,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都回不来了。

但要发问的是,这一年的等待中,近一周的舆论热点中,陈世峰的家里人在哪?

2010年,药家鑫撞伤了人,又用刀将其捅死。被执行死刑前,他想捐出自己的眼角膜。药爸爸拒绝了,“把你的罪恶一起带走”。

不知道,江秋莲和她相依为命的老母亲,什么时候能得到陈家人的说法。

那十刀,可不仅仅毁了三个家庭,更在摧残着每一个还能感觉到疼痛的心。

参考资料:

[1]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 2013: 271–280. ISBN 978-0-89042-555-8.

[2]National Collaborating Center for Mental Health (UK).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The Management of PTSD in adults and Children in Primart and Secondary Care. 2005 Lay summary-pubmed Health (plain English).

[3]Bisson, JI; Cosgrove, S; Lewis, C; Robert, NP.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BMJ (Clinical research ed.). 26 November 2015, 351: h6161. PMC 4663500. PMID 26611143

[4]Zoladz, Phillip. Current status on behavioral and biological markers of PTSD: A search for clarity in a conflicting literature. Neuroscience and Biobehavioral Reviews. June 2013, 37 (5): 860–895. PMID 23567521

[5]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February 2016

[6]中国司法机关对江歌案嫌犯有追诉权. 检察日报. 2017-11-14

槽值的情感吐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