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英国急诊室的“奇遇记”

144
作者 黑岛上的猫客
2017.08.11 04:46* 字数 3661

主子版“鸵鸟心态”

1

在历经了将近5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我终于见到了医生,他拖着一身疲惫,抱歉地看着我说:“你这症状,就是流感的典型症状,我也没有什么神奇药丸开给你。要不这样吧,你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喝点儿热水吧。”

“什么?我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夜,您给我开的啥药?喝点儿热水?您可知道,这要是在中国,您对您那病床上的女朋友说喝点儿热水的话,她一定会用她仅剩的一点儿力气,一脚把您给踹到银河系去。”我望着那个医生,心里默默地说道。

然而,我并没有对他说出我的想法。一来,他肯定不懂我在说什么,二来,我原本只跟主子告假半宿的,这眼看着天都亮了,主子一定已经饿了。于是,我望了一眼我老公,说了句:“走吧,回家喝热水去。”

虽然我的英国急诊室初体验,最终以无奈而落幕,但我这急诊室一夜却是“精彩无限”。

2

“你都咳成这样了,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老公焦急地望着窝在床上的我说道。

“可是,现在都大半夜的了,只能去急诊了。”我极不情愿地回道。

“你这个样子,都快咳得上次不接下气了,还是得去看看吧。”我老公边说着,边打算把我从床上拽起来。

我刚想说什么,却被一阵简直是无法停息的咳嗽给打断了。可是,我对英国“急诊室”颇为闻之而丧胆。据说,那可是一个“短则数小时,长则一夜”等待的地方。可是,对于我老公的坚持,我最终也只能是违背不如从命,因为他亮了亮手中刚刚帮我测完的体温计——38.9°C。

于是,我俩在跟我们家主子告了假之后,便穿好羽绒衣,是的,当时是凌冽寒冬之际,就出门了。

我老公就这样开车带着一路狂咳不止的我,前往了离我们家约15分钟车程的医院。但是,在我还没有进入急诊室之前,我就差点被值班室的护士大妈直接遣返回家。

3

我们把车停在医院门口外面约10分钟路程的地方,因为只有那里才是能够免费停车的地方。我吹着寒风,哆哆嗦嗦地靠在我老公的身上。然而,也不过是10分钟而已,我那原本被高烧温暖得通红的脸,就已消失,我甚至觉得自己的体温也被这寒风给冷却了几分。

在进去急诊室之前,我们先要通过值班护士的筛查。因为,如果不是那么紧急的状况,一般都会被遣返。尤其是,这段时间,英国的医生正在各种的闹罢工,所以医疗资源,特别是急诊室,就变得极为的紧张与忙碌。

“我能为你做什么?”值班室的护士大妈高声问道。她的样子给我感觉,貌似欠了她很多钱似的,吓得我立马掏了掏口袋。我刚想说我没带钱,可是,话还没说出来,又是一阵爆咳。于是,我老公连忙帮我跟她解释我的种种症状。

那个护士大妈正眼也没瞧我一下,便很不屑地对我老公说道:“我们今晚很忙,”随后,她瞥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太太貌似也没多严重,你们回家吧。”

我老公听罢,立马说道:“我怀疑我太太可能得了肺炎。或许,你还是让她见见医生吧?”

只见护士大妈用她那杀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狠狠瞪了我一眼,摆摆手厉声喝道:“你们要是愿意等就去吧!”

我顿时觉得自己在她的淫威下,什么病都给吓好了。

4

在急诊室候诊的病人果然如护士大妈说的一样,几乎坐满了整个候诊厅。我和我老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最后一排的位置,脱下羽绒服,静静地坐下,并做好了长期等待的准备。突然我感觉胸口一紧,接着就又是一阵难以平息的咳嗽,这阵咳嗽简直咳得我满地找肺。

突然,前面一排的大叔回过头来,我看着他,但却实在分辨不清他那脸上是什么表情。我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发现他右手手里捧着一只那扭曲了的左手。我正在纳闷他这是什么造型的时候,却看到他左手衣袖上似乎是血迹斑斑的。我马上意识到,他那左手应该是断了。

我马上低下头去,赶紧自觉地把我刚刚咳在地上的肺给捡起来。毕竟,人家断手的,也只能是在这人满为患的急诊室里干等着,相比之下,我那也不过是几声咳嗽,一点儿发烧而已。等我再抬起头来之时,那位大叔已经带着那我永远也无法猜透的面容把头转过去了。可我那榆木脑袋的老公却在此时不停地问我:“你找什么呢?啥掉了?我帮你找找。”

我无奈地看着他,努力地憋住了咳嗽,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

5

约莫过了2个小时候左右,急诊室的病人已经渐渐散去一半。可是,我还坐在板凳上,时不时一阵爆咳。幸好,此时那位断手的大叔已经离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实习生模样的不知是医生还是护士,但看起来像是位印度小哥(在此我就暂且称其为印度小哥吧),拨开了诊疗室的帘子,唤出我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这位印度小哥把我安排在病床上之后,就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跟我说,他要先帮我做一个心电图检查,可是,他需要我把衣服先脱掉。幸好我早有准备,因为我是穿着平时练瑜伽的紧身背心来的医院。正当他看到我已经脱剩下那件背心时,就连忙说道:“可以了,不用再脱了。”

看到他一脸尴尬的样子,不由得让我回想起自己读大学那会儿,那个很傻很天真的,在医院见习的我。我以为我的极度配合,能够平复这位印度小哥的紧张。但没曾想,这反而令他更加地手忙脚乱。他一会儿把心电图的仪器推出来,一会儿又在我身上贴电极片。

一阵忙碌过后,我望着那位印度小哥的脸,而他则盯着那部迟迟不见有任何反应的仪器。我发现他那涨红的脸上,开始不断地冒出汗来。我担心自己对他的凝视,会增加他的紧张与局促。所以,我便把目光很自然地慢慢移开。

这时,我用余光看到了问题的症结点,原来那部心电图仪的电源根本还没有接上。我刚要提醒那位印度小哥时,他却似乎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于是,他朝我说了声抱歉,便赶紧接好了电源。我安慰他说,没关系,慢慢来。

可是,我的安慰对他来说,似乎毫无用处。因为在仪器运作没多久之后,印度小哥的脸色就开始大变。但他用他那演技极差的故作镇定,对着我和我老公说道,他要去询问一下他的老师。接着,他就奔出了诊室,留下了一脸迷茫的我,与万分紧张的我老公。

没多久,那位印度小哥就灰头灰脸地回到了诊室,看样子,他应该是被他老师狠批了一顿。然后,他开始在我身上不知各种寻觅着什么。我这又才发现,原来他贴电极片的时候,漏贴了两个。难怪他那么紧张地跑出去,我转念一想,如果我当时的心电图读数正常的话,那我现在才会被吓死吧。

在这位印度小哥给我做完心电图后,他微笑着告诉我,一会儿还有一个护士要来给我抽血,而他更是很好心地让我留在诊室里面等待。因为按理来说,我应该要出去外面等待护士的二次招唤才是。

虽然这位印度小哥很是和蔼可亲与温柔善良,但我此刻却不得不在心里祈祷,希望一会儿来抽血的,不要再是位实习生。

6

就在我百无聊赖地在病床上又等了好一会儿的时候,远处一位黑人护士大妈缓缓向我走来。我看见她手里还提着一个只有在发廊才能看到的,类似装洗发水的粉红色大罐子。我正纳闷那是什么的时候,那位护士大妈就来到我身边,把罐子放在一旁,并示意我把袖子拉上去。接着,她便拿着棉球,压了两三下那个粉红色的罐子,奇怪的是,原来那里还有一个类似的粉色大罐子在旁边。

我当时就在猜想,那里面应该是酒精擦手液。我不禁在心里感叹道:真没想到啊,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是如此的敬业,他们在给病人抽血之前,竟然还会用酒精擦手液给自己消毒啊。可是,还没有等我抒发完各种感慨之前,那位护士大妈,便用那沾着酒精的棉球擦了擦我的手臂,然后就开始了对我的采血过程。

这,这是闹哪套啊?我的小宇宙简直被大大地震撼到了。

护士大妈在我的一片震惊中,淡定地抽完血,接着对我和我老公说:“好了,你们出去等吧,结果出来了,就会有医生叫你们了。”

当我们出去的时候,候诊室里面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我心想,这下我应该不需要再等太久了吧,毕竟病人所剩无几了啊。但是,我却大大低估了人们在深夜时分的做事效率。

7

快要在板凳上睡着的我,在过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却依然没有听到任何人呼唤我的名字。此时,急诊室里又走来了一对母女。她俩在我和我老公身后的位置坐下了。我在半梦半醒中听到一个稚嫩,但又很虚弱的声音问道:“妈妈,为什么那幅画上面的鸟没有头?”

我被小女孩的问题给完全吓醒了。我心想,医院的候诊室里怎么可以出现这么惊悚的画!我边想着边朝着四周望去。果然,我看到了一幅“没有鸟头”的画挂在墙上。不过,那只鸟确切地来说,应该是鸵鸟。我想这幅画挂在这里的寓意,应该是希望前来就诊的病人,不要以鸵鸟心态去面对疾病,而是要有勇气去面对。

我正好奇这位妈妈怎么跟她的女儿解释这幅画的深奥寓意时,只听到她妈妈回应道:“哦,这没什么。因为,这个画框太小了,所以,画家就没有地方给那只鸟画头了。”

什,什么?

天啊,这位妈妈的回答,简直让我不得不佩服英国人民大开的脑洞啊!

正在我惊叹不已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在被什么人呼唤着。此时,我多想对着那位医生唱:“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然而,那位医生却用“喝点儿热水”,便打发了我这苦苦煎熬,小心脏各种被惊吓,漫漫长夜的等待。

当我和我老公走出急诊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我心里不禁感叹,果然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医疗的代价就是无尽的等待与所谓的“免费药物”——回家喝点儿热水。

其实,说白了,什么免费不免费的,其实都是假的,唯有自己锻炼好身体,少去医院,那才是真的。毕竟,我要是身体不好,怎么去伺候我家主子呢。啥也不说了,赶紧给主子准备小鱼干去。



病床上逗逼的我
疯言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