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强奸犯,不敢对心爱姑娘表白

96
佳纱
2017.10.11 16:26* 字数 3360

文/佳纱


                                  1

我高中毕业后,就跟村里三个好兄弟去S市打工。我们各自从事不同的行业,但我们几个为了省钱,就合租了一个很简陋的出租屋,床都是上下铺那种铁床。

虽然打工的日子挺辛苦,但好在有兄弟们作伴。那些孤单的夜晚,我们四个就整上几盘花生米,对瓶吹上几打啤酒,一边喝一边吹牛,喝完就凑一桌打牌打麻将。就那样,无聊的日子,过得倒也是小有滋味。

我们当中的阿翔,最先谈了女朋友,还经常把她领回出租屋跟我们一起吃饭。在内心里,我是很羡慕阿翔的,我们当中他长得最白净,嘴巴又甜会哄女孩子。而我这样又黑又矮、还嘴笨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泡到妞。

我问过阿翔,跟女孩子做那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阿翔很得意得告诉我,说那是一种很奇妙的、飘飘欲仙的感觉,比自己打飞机还舒服。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晚上都在做那种春梦,而梦中的对象,竟然会是阿翔的女朋友。也许,是她长得太丰满了,能满足男人的幻想吧。

那天,我厂里停电了,厂长就让我们回去休息一天。我没别的事可做,就打算回出租屋睡个一整天。

回到出租屋,我看到阿翔的床上竟然躺着个人,并且还是个女的。那个女的或许是睡着了蹬掉了被子,整条大白腿和整片白花花的后背都露在外面,只穿了白色的内裤。顿时,我只感觉浑身的血都往同一个地方涌,有种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盘旋。

也许那个女的察觉有人进来,她翻个身,我看到她的脸,是阿翔的女朋友。不仅如此,我还看到她的胸,特别白特别丰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胸口,我不禁一阵目眩。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我,赶忙把被子往上拉,脸涨得通红,大声呵斥我为什么偷偷摸摸跑回来。

当时,我感觉自己的意识被魔鬼控制了,身体里有股冲动要喷薄而出。我恶魔附身般地扑向床上的女孩,把她按在身下,粗暴地将自己身体里的邪恶冲动灌进她的身体里。她在拼命反抗,嘴里把我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但她毕竟是女人,哪有我力气大。我感觉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魔鬼就突然从我身体里抽离出去,我的意识又回到清醒的状态。

我慌张地穿上衣服,看着阿翔的女朋友一直在哭,我突然觉得自己好不是人。我甚至怀疑刚才的我根本不是我。本想对她说对不起,可我竟然尴尬得说不出话,我奔出了出租屋。

                                    2

那一夜,我都没敢回去,我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刚到厂里,就有警察来找我,说我涉嫌强奸,把我带到了警察局。

当我穿上囚服时,我才彻底明白,我的一念冲动,换来的是牢狱之灾,我将自己推向了深渊。我被判了四年,阿翔的女朋友没有选择忍气吞声,她告发了我。从此,我在兄弟、父母、熟人眼中,成了一个禽兽。

永远忘不了爸妈见到穿着囚服的我时,有多崩溃。爸气得要打我,骂我是畜生,说我把他脸都丢尽了,妈一边哭一边拦住他。那一刻,我真想死。

四年的牢狱生活,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可怕。虽然我是强奸犯,但并没有像外面说得那样被人看不起被人欺负被人打。真正的牢狱生活,是很规律的,每天要做工,有组织有纪律,吃的也还不错。做完工之后,还可以跟狱友下下棋打打牌,还可以看看书。当然,坐牢就是坐牢,我没有哪一天不盼着快点出去,出去做什么都行。我也同样没有哪一天不在忏悔。

四年的牢狱生涯,我就当成是上了四年大学吧。等哥出狱了,依然是条好汉。

我永远忘不了我出狱那天,狱友们那羡慕的眼神。虽然,我们曾经做过孽,但我们已经付出了代价。四年的朝夕相处,兄弟伙儿间的感情,都在心里。

我大步踏出监狱大门,仰望天空,很久,是为了不让眼泪滑落下来。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我要跟过去的自己告别,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3

因为我是强奸犯,我没有脸在家里多待,总觉得父老乡亲看我的眼神很怪。我也不想再去S市,那真是一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经过深思熟虑,我去了我的一个已出狱的狱友那个城市,他叫刚子,当年是因交通肇事入狱的。我喊他刚哥,他曾说过,我出狱了就去找他,他可以帮我安排活儿干。

刚哥确实是个说话算数的人,我一去,他就把我留在他的汽修厂里上班,包吃包住。我毕竟年轻,脑子活,学什么都容易上手,我突然发现我天生适合干汽修这行。

在我们汽修厂隔壁,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土菜馆,店主是当地的一家子人。当我第一次进那家土菜馆吃饭,我的胃,就丢在那里了。那的菜,实在太好吃了,非常有我家乡的味道。当我看到那家饭店的厨师时,我的灵魂,也被丢在了那儿。

那个厨师,那个姑娘,看起来是那样舒服那样贤惠。她不是特别美,但气质很温婉,她的眉眼里都是温暖和善良。也许,她在很多男人眼里,是极其普通的,但不知为什么,见到她,我浑身都是暖流,就像心找到了港湾。

土菜馆的厨房,有一扇小窗户,每次开火做饭,香气就会传到厂里来。因为只隔着一堵墙,所以我只要走到储物室里,透过小窗,就能看见那个姑娘。我喜欢看她炒菜的样子,特别麻溜特别酷。锅和铲子在她手里,跟变戏法似的来回转。有时,她会朝小窗看一眼,看到我在看她,她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对我礼貌地笑一笑。她一笑,我感觉我的心都化了。

每天,一到饭点,我就不停地往储物室里跑,甚至端个碗直接坐在窗边吃。由于厂里有老板娘做饭,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总是去土菜馆吃,那样刚哥会误会我认为他们伙食不好。但每星期,我总会去土菜馆吃个两三次。并且,我不是看菜单点菜,我是直接进厨房点菜,就是为了能仔细看看那个姑娘。

我感觉,姑娘对我的印象,应该是不错的,她对我说话一直都是那么温柔。但也许,她是人品好,对谁都温柔呢?想到这,我心里竟然忐忑起来。她叫什么名字?有对象吗?她喜欢吃什么?我好想了解她的一切,但又不敢靠近她。

有一回,透过小窗,我看到姑娘在炒菜,一个个子很高、看起来很斯文的小伙站在她身边跟她说话。他们似乎聊得很开心,一直在笑,可我心里,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呢?那小伙,跟姑娘是什么关系?会不是是她男朋友?那一整天,我心里都像塞了块大石头,做什么都没心思。

刚哥早已看出我的心思,看我老往储物室里跑,猜也猜出了。他告诉我,那姑娘,叫赵婉莹,跟我同岁,还没有男朋友,要我赶紧着点。我脸红了,刚哥就笑话我,说我这么大个老爷们儿,见到喜欢的妞都不敢扑。

我当然是想扑却又不敢,因为,我有不堪的过去,我怕她因此嫌弃我。我更怕,因此而玷污了她。她在我心中,是那样的纯洁,我不忍伤害她一丝一毫。我只想就这样看着她,我就很满足了。

                                    4

一晃,又是四年过去了。这四年,我每天如一日地跑储物室的小窗看她炒菜。由于跟她渐渐熟了,她每次看到我出现在窗前,都会跟我打招呼。甚至,她会跟我聊天,聊很多,还问我某道菜是红烧好还是清蒸好。她对我,渐渐像对待一个老朋友那样随意自然了。

但是,我依然不敢跟她表白。我很想更加靠近她,但又害怕靠近她。

有一回,我们隔窗聊天,聊着就聊到最近附近刚开的一家游乐园。她说,她还没去过,很想去看看。我说我也没去过,但后面的话,我竟然笨得跟猪一样不敢提出来。我好想说,要带她去游乐园看看,可是,可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她似乎对我的表现有些失望,后面就没再怎么说话。

还有一次,她问我,我怎么还没处对象。我说,我一穷二白的,要什么没什么,怕人家姑娘嫌弃我。她说,不是所有女孩都看重男方的条件的,关键是要对脾气。还问我,我有没有喜欢的姑娘。我一惊,赶紧说没有,可话一出口,我就后悔。我能明显感觉出,她脸上的尴尬和失望。可那时,我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懂女孩的心思。

一个多月后,我就听刚哥说,她最近刚处了一个对象,双方父母都见过了,应该快办大事了。他还数落我怂,连个妞都不敢追,眼看着到嘴的肥肉跑别人碗里了。

这真是晴天霹雳呀!

只记得那晚,我彻夜未眠。

我忍住不往储物室里跑,我忍住不去想她,可越是那样,心里越是难受。我明显感觉出,她不那么爱理我了。她要跟她对象,去游乐园了,本来陪她去的那个人,有可能是我的,唉!

当她走到修理厂,把喜糖送到我手里时,我感觉我的心在流血。她没有多看我几眼,但我感觉她是故意不看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隔在我和她之间。

时光荏苒,一晃,十年过去了,如今,已是2017年。我也顺其自然地成了家有了孩子,我想,她的孩子,应该已经十岁了吧。

我的妻子,性格很像她,一点不介意我的过去,真心地对我好。妻子说,哪个男人没有过去呢?大老爷们儿,犯过浑,算得了什么呢?

是啊,算得了什么呢?如果10年前我这般自信的话,也许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的妻,也是我心的港湾。


(以第一人称,写出别人的故事,男主人公有真实原型。)

短篇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