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走后,我再也接受不了别人

96
深海梦影
2017.12.01 11:15* 字数 313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你的努力和你的深情,上天都看得到。

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晴

文|深海梦影


-1-

月黑风高,寒风呼啸,男朋友自然而然地握起我的手,塞进他的兜兜。

苏瑾从我们身旁经过,酷似一阵风,轻轻地走过,空气中残留着淡淡洗发水的味道。

我望着那走远了的背影,与远方的黑暗融为一体,突然觉得她很孤独。

"她怎么总是一个人,没有男朋友吗?"

"她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很好,特别好。"

苏瑾貌美如花,天生丽质,有着一张自带男朋友标签的脸,会使多少男生望而却步。

"我上铺想追这个女生,酝酿了多半年,也还没下手,她是不是很高冷?"

"哪里高,哪里冷。要追……怕是不太可能了。"

是啊,自从苏瑾结束了那段五年的感情,至今已经两年半了。这些日子,她拒绝了所有异性的暧昧与示好。

为了避免结束,你拒绝了一切开始。


-2-

只有我知道苏瑾的故事,她把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藏得太深,太深。

苏瑾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外出打工去了,剩她和姥姥姥爷相依为命。

她上初二那年,哈尔滨的冬天来得格外冷清,天空整天都是灰蒙蒙的,本来生活已经黯淡无光,这样的天气使心情变得更沉重些。

放学后,同学们冲出教室,搓着双手奔向自家的车,而她只能穿着厚棉袄,戴着帽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个人踏着厚雪走夜路。

回到家,经常因为一点小小的差错引得姥爷发怒,而姥姥心脏不好,她总是乖巧地默不作声,把所有委屈都留给夜晚,每天数着日子盼望父母回家过年。

也许,从那时起,她就习惯了孤独,就学会了逞强,把所有的心事往心里扛。


-3-

直到上初三,某天搬来一家新邻居,给她的生活送来一束温暖的光。

邻居家有个男孩,他叫陆天,和她同龄,比她低一届。这个男孩留着盖头,一头松软的黑发,很可爱的样子。

一开始,谁也不主动跟谁说话。苏瑾每天放学回家,坐在桌前写作业,都会看到他卧室里亮起的一盏灯,倍感温暖,终于不用忍受一个人的黑暗了。

渐渐地,从一个门进进出出,开始熟络起来。他妈买来好吃的,他总会分她一半。他有不会的数学题,经常向她请教。她经常把自己的心事向他吐露,他就为她排解烦恼。

苏瑾很享受这个过程,情窦初开的年纪,第一次和异性近距离接触。

那时,她分不清什么是好感,什么是喜欢。只知道等不到他放学回家会莫名失落,每当陆天坐在她身旁,心头小鹿又会不安。


-4-

她上高一那年,陆天初三。

走过初三的人,知道那是怎样一种辛苦,她总会在写完作业后,默默地给他留一盏灯,自己昏昏睡去。

天有不测风云,在陆天中考前夕,苏瑾的姥姥因突发心肌梗塞离开了这个世界。

父母赶回,办完丧事又走了。她多么渴望父母多待几天,心里有很多苦水,不知道往哪里倒,她知道,姥爷比她更悲痛。当然,不想打扰陆天。

晚上,空中满天繁星,苏瑾一个人坐在陆天看不到的地方,仰望星空流泪。听说世上走一个人,天上就会多一颗星,哪颗星是姥姥的化身?

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紧紧抱住她,急促地呼吸着,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是陆天。

"别哭,苏瑾,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尽管她习惯了孤独,也一直在等一个肩膀,让她依靠,本就含泪的眼眸,变得含情脉脉,眼泪夺眶而出。

陆天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口,她的心久久不能恢复平静,原来这就是初恋的味道。

最后,他如愿以偿考到了苏瑾所在的高中,那天晚上为了表示庆贺,苏瑾买来红色的心形蜡烛,点燃,烛光在空中摇曳。

同时,也是喜烛,两人对着蜡烛许下心愿。


-5-

苏瑾渴望,他们永远不离不弃。

你说的永远有多远,海会枯,石也会烂。

高中谈恋爱是大忌,两个人在学校开启地下恋情。一回家找着借口,如胶似漆,月下牵手漫步,街角甜蜜拥吻。

平时,她认真地总结每一科笔记,只为帮助他,一起上同一所好大学。

苏瑾的成绩越来越优秀,这些源于陆天对她一路的鼓励。越是这样,越让她害怕,她想到如果自己去上大学,不能陪在他身边陪他夜读,那会有多难熬。

高考,苏瑾超常发挥,考了602分,她一度陷入纠结。最后,毅然决然做出一个决定,她要隐瞒真相,复读一年。

高四的日子,不是一般地艰难。他们一起挑灯夜战,彼此相互扶持,约定一起去北京。

多少个夜晚,学到一点半,躺在床上就再也睡不着了。多少个午夜梦回之时,被一场落榜的噩梦惊醒。

看上去无坚不摧的她,总是安慰他,"再坚持一把,你很棒,你很优秀。"


-6-

生活,如果都按照你安排好的轨迹进行,还有什么意义。

录取结果出来,她考上了北京邮电大学,他发挥失常,被一所海南的大学录取。

苏瑾窝在陆天的怀里,哭得撕心裂肺,他一直安慰她,"宝贝,别哭,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傻孩子,你不知道我为何复读一年吗,仅仅是因为"没考好"这么简单吗。

她相信了他的话,是啊,你哭什么哭,一辈子那么长,何必在乎这四年,至少我们现在拥有三个月的时间。

陆天帮她擦掉滑落在脸颊的泪滴,在她脸上留下一记唇印。

苏瑾在哈尔滨待了将近十七年,还没有到处玩过。三个月的假期,他带她走过中央大街,吃马迭尔雪糕,吃大列巴,吃红肠。

一起去太阳岛上的俄罗斯小镇看表演,一起到索菲亚教堂门前喂白鸽,生活好幸福呢。

她越来越感觉到,陆天就好像自己生活的一部分,难舍难分。


-7-

开学那天,苏瑾含着泪跟姥爷道别后,陆天拖着沉重的行李箱,送她到车站。

火车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目睹了多少人的离别,又见证多少人的重逢。

行人来来往往,每个人都有归途。想到以后四年,一年只见两次面,她的心在滴血。

站台上,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她不敢去看他的脸,把不舍放进心里,再看一眼还是会流泪。

火车的鸣笛声渐渐逼近,她必须走了。她头也不回地上了车,他冲上去帮她安顿好行李,"一个人好好的,寒假见"。

她靠着窗,忍不住回头去看。他背身而站,衣角在风中拂动,宛如朝自己挥手。

就这样,两个人带着对彼此的思念,奔赴各自的未来。


-8-

没有陆天陪在身边,苏瑾好像丢了魂魄,每天行尸走肉般穿梭在校园。

她回想着这几年,除了陆天,没人给她欢乐,越想越难过。

你能懂那种心情吗,就好像骨肉相连的两个人突然分崩离析。

异地恋难熬啊。

我见过苏瑾一边哭得撕心裂肺,一边在手机上写下,"哈哈,不要担心我哦,我很好,只是很想你"的样子。

我见过苏瑾冒着大雨,拒绝来自异性的任何雨伞,一个人狂奔,回到宿舍成了落汤鸡给我发视频的样子。

我见过苏瑾多少次因为等不到陆天的消息,焦急地像只四处乱窜的兔子,问我"他是不是出事了"的样子。

我见过苏瑾早上六点从床上爬起,顶着黎明前的黑暗,为未来奋斗,只为好好跟他在一起的样子。

我见过苏瑾对着视频里的人撒娇,而那个人淡淡地说,"别闹了好不好,我又给不了你拥抱",她假装取东西,放下手机擦眼角的样子。

……

是啊,靠着一个屏幕维系感情,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她总是说,"坚持坚持,四年不长",因为他说过啊,"永远在一起"。

即使她能感觉得到,他们之间,心的距离随着时空的距离已经走远。

那有什么关系,感情淡了,我们就加点盐。


-9-

日子一天一天地计算,度日如年,寒假终于如期而至。苏瑾也不再那么难过,每过一天,就离见他的日子近了一天。

当苏瑾拖着厚重的行李箱,回到哈尔滨的老家。听姥爷说,他们搬走了,去了另一座城市。

听到这一消息的苏瑾,眼泪喷涌而出。

随后,她等来了陆天的分手,"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那时懵懂,以为喜欢,就能厮守到天长地久。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在一起了,长痛不如短痛,你要好好的。对不起,我爱你。"

苏瑾摇摇晃晃地走到陆天曾经住过的房子前,靠着旁边的电线杆,双腿发软,回忆着从前,一幕一幕过电影般划过脑海。

"陆天,说好的永远,就是你给我的痛点",她看了看远处的霓虹灯,写满了嘲讽,眼泪早已哭干。

你搬走了,我的爱情也随之搬走了。


从此,她说,深情被辜负,就很难再去重新认识一个人了。

哪有人喜欢孤独,还不是害怕被辜负。

但她一直相信缘分,她一直很努力,她相信,至少上天不会辜负一个用力爱过的人。

好姑娘,你的付出和你的真心,上天全部看得到。

你总会等到一个人,恰到好处地去弥补你生命中的缺席。

  End .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第40天」

海是倒过来的天_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