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们想起家人

96
刘淼 Signed
2017.11.29 21:29 字数 484

前几天我在听一首老歌,本来是已经熟悉到没感觉的歌,我却突然被它感动了。这首歌大概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是苏芮唱的《奉献》。被它感动,是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这首歌并没有任何对于外界的埋怨或是索求,歌者只是因为「长路奉献给远方,白云奉献给草场」这些理所当然的事,便不停追问自己有什么可以奉献给爱人,朋友,爹娘和小孩。

家人就像一首熟悉的老歌,我们已经对他们熟到不能再熟,却往往因此而忽略掉来自他们的爱。在社会上,一个人如果偶然可以得到别人无缘无故的善意,往往会感动得一塌糊涂。可是我们都忘了,人世间最无缘无故的爱统统来自家人,只不过这些爱来得太过自然,如同阳关空气一般,让人接受得心安理得。

诗人海桑写过一首「爷爷是个老头」,恰如其分地描绘出了人们同自己家人之间的情感:

打我记事开始,爷爷就是个老头

他那么老,好像从来不曾年轻过

他那么老,好像生来只为了做我的爷爷

可我从未认真想过他有一天会死

我总以为,一个人再老,总可以再活一年吧 然而有一天他还是死了,

就像土垛的院墙

风雨多了,总有一天会塌下来

没了。

完了。

他的一生我也知道得很少

他说过一些,我记不大起来

就像他爱我很多,

我只是喊他爷爷。

2017每天更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