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仲:佐尧往事

96
作者 56cun
2017.05.19 09:41* 字数 2987

August 27, 2015在五柳村【人物与往事】发表,该博客已被屏蔽(海外仍可访问)。




今(2010)年10月23日,一代才子沈左尧的塑像揭幕和骨灰安放仪式,将在湖州举行。中国科普研究所的领导和同仁将从北京来湖州参加这次活动。

沈左尧(1921—2007)是中国科普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湖州师范学院终身教授。沈行是别名。在以他命名的湖州师范学院沈左尧图书馆8~9楼,建

有2000多平米的《沈行楹联艺术馆》。这是我国第一个楹联家个人艺术馆,到目前为止独一无二。此馆全部藏品都是沈左尧和夫人封圣华捐献给国家的,由这所

知名高校永久保存。馆内有大量珍贵书画、楹联精品,共600多件,其中有徐悲鸿:低头饮水的马;傅抱石:重庆居所金刚坡风景;吴作人:鱼游春水;张伯驹赠

沈左尧的开创性嵌名联,还有陈之佛、谢稚柳、宗其香、汪亚尘、黄苗子、郎静山、董寿平、白雪石和近年雄起的赵谦森等大师和名家的书画作品,各美其美,美不

胜收。特别是陈立夫书赠沈左尧的对联:事若可传都合德  人非有品不能贫 ,具有特殊意义

。这副看似平和敦厚,实则寓意深邃的对联,对沈左尧的“夕阳红”年代,对楹联艺术馆落户湖州起了决定性作用。

一副对联真有这样大的作用?是的。关于这一段往事,一环扣一环的事件经过,将在《名联还乡》一文专题讲述。

下面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笔者亲历、亲见、亲闻的左尧往事。一桩桩,一件件,不断从脑海中浮出,在电脑键下变成文字。

有国事。有家事,有好事,有坏事,有巧事,有怪事,有趣事,有难事,有险事,有祸事,有后事,有前事,有喜事,有愁事,有乐事,有憾事……

但所有的往事全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合德的事,都是值得流传的事。

最后一面

2007年5月下旬,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一个高级病房里,我见到离别两个月的左尧兄。嫂夫人封圣华住在病房日夜陪护。外间有录像录音设备,是儿子沈

龙(香港思维集团总裁)架设的,为了录下父亲口述的一些重要史实。只见左尧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但精神还好。我先把二十年来他写傅抱石的全部作品汇编

《千秋傅抱石》原稿交到他手里,然后坐到沙发上。左尧兄说,这次在湖州检查,左肺发现有一个小黑点,是肿瘤,很小。这里的医生说,有多种治疗办法。我估计

大概治半年可以见效,但今后不能太累。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呢。

当左尧兄说到这里,我立即想到,他这几年在湖州集中力量和时间,做出了一生中最多的事,硕果累累。湖州师院为他提供了最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在学

院的专家楼,安排了一套单元房,但厨房派不上用场,因为一直是由校厨房送饭到家。左尧兄对我说,他几乎每天都吃竹笋。嫂夫人说,住这里是天天点菜吃饭馆。

假期回北京,已经不习惯出去买菜,自己做饭,都快忘了。而在以他命名的图书馆内,为他布置了了一个工作室兼办公厅,光线明亮,设备先进,远远超过本院的书

记、院长办公室。有这样好的条件,他在湖州师院投入了全力——脑力、智力和体力,还有他坚持不懈的意志力,让一生成果丰收。

在湖州,左尧精心设计,精心施工的,是楹联艺术馆。于此同时,他连续出版了三部著作:《胜寒楼诗词》、《沈行楹联集》、《沈行楹联艺术馆馆藏作品选》。2006年1月,经湖州师范学院党委(陈德喜为党委书

)研究决定,聘任沈左尧先生为湖州师范学院终身教授,聘任封圣华女士为湖州师范学院沈行楹联艺术馆总监。院长胡钊剑教授签发了聘书。在左尧兄北京住所,我

看到了聘书,庄重典雅,大字烫金,院长署名,学院盖印。85岁的终身教授,登台授课,声音洪亮,内容丰富,妙语连珠,座无虚席,连讲数次。那曾是师院一件

盛事。但是,这位新任老教授却听不见学生的反应,他耳背已经多年,即使用最新式的助听器也十分困难。

左尧兄接着说的话,让我一惊。他说:“离湖州之前,学校送我。我说你们这是向活体告别,不是向遗体告别。”说罢就爽朗地笑起来。不过,感到这笑声里有一些苍凉,让我心头发酸。怕左尧兄累,我告辞了。没想到,这是我和左尧兄的最后一次见面。

写本文查资料,我在网上见到沈行楹联艺术馆馆长王增清研究馆员的纪念文章《取法雅正,终有所归》中的回忆。王馆长写道:“1993和2004年,沈

老分别在73、84岁的时候,因染急性肝炎和劳累过度引发并发症,曾经两度命悬一线,但最终都从死亡线上挣脱出来。我们默默地祈祷着沈老也能闯过今天这道

关。此时的沈老尚无任何自觉症状,他还引用《史记》的典故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我饭量不减,胃口很好,不会死,等秋凉了,我还回湖州去。’沈老是个

极聪明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表明我们虽然没有告白于他,但他已心中有数。看着他达观而自信的神态,不由引起我心头的一阵酸楚。”嫂夫人封圣华回忆道:

“离湖州前,学校领导请吃饭。饭后集体送我们回专家楼。告别时,他们一个一个向左尧鞠躬。”

这是湖州师范学院领导与沈左尧终身教授生前最后一面。

而我和左尧兄最后见面,是在北大医院病房,向他鞠躬是在葬礼上。

此后几个月,左尧兄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由不想坐到不能坐,由不想说话到不能说话,由不想动弹到不能动弹,但是他的头脑始终清

醒,思维依然活跃。病魔无情,油尽灯枯。2010年9月14日上午10时40分,我们的沈左尧病逝于北京复兴医院,享年86岁。中国科普研究所和湖州师范

学院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为他举行了隆重葬礼,印发了封面有彩色照片的生平事迹册。唁电从国内外雪片般飞来,四面八方赶来的吊唁者云集。生前殊荣,死后哀荣。

葬礼后过了几天,我给嫂夫人打电话再次慰问,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左尧在病床上,写了一首短诗。

“领导降南北,四海聚亲朋,医院竭全力,儿子反哺情。我必飞回去,科学传佳音。”

我必飞回去?在73岁和84岁的时候,左尧从输血感染丙型肝炎和大叶性肺炎的病魔爪下依靠科学两次飞回人世,继续他的未竟事业 。但从这首诗的语气来看,左尧兄已经在离开人世的不归之路上,渐行渐远。当他的大脑构思诗句时,他的灵魂正在飞向极乐世界。

左尧兄,安息吧!


*************

作者原来准备继续写以下几个题目:

1,拆城之恋——写沈左尧、封圣华在文革中参加拆北京前门城墙时相爱,携手走过40年的雨雪风霜,遭难时的浪漫爱情,成功后的道德操守,公开沈左尧追求年轻的封圣华的两首凄美情诗;

2,无心插柳——写沈左尧怎样写起嵌名联,笔者认为这是他一生最突出的成就,对中华文化继承发扬有推动作用;

3,三种全才——《楹联才子沈左尧》是笔者15年前发表的文章。沈左尧把这篇介绍他简历较完整的文章付印上百张,供媒体参考。沈左尧是美术全才、文艺全才、秘书全才,有大量式例子为证。

4,削职为民——1965年,笔者亲历了沈左尧被新来的科普出版社长金默生打击报复,开除公职的全过程,从此他被打入社会底层16年。在逆境中自强不息,得到真爱,有所创造,为国创汇。终于在1981年在老领导麦林(曾任中国科普作协秘书长、副理事长、科普出版社社长、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主持下,由一个街道小厂直调中直机关,成功归队。

5,遗稿有吗?——沈左尧生前是否写了理论著作《科普美术概论》,其老友和上级李元在书中白纸黑字,说沈左尧根本没有写。但在不久前封圣华终于找出了底稿,揭出了这一谎言。

6,名联回乡——写陈立夫对联从台湾到北京,终于落户湖州的巧合与连锁式的各个过程。原来,陈立夫是湖州人,沈左尧祖籍吴兴;一个是抗战时期教育部

长,一个是陈立夫主持工作是资助的从战区逃到大后方的12万名学生之一。名联回乡,楹联艺术馆原计划建在海宁,10年建不成,最后在湖州师院建成,成为湖

州人文一景。最后笔者提议设立湖州楹联艺术节,推向全国,推向华人汉语世界。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