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烈火难熔的寒冰

96
拉布雷瓦 1014d32a bf93 4005 aa0c fac198d25377
2017.10.10 13:49* 字数 1999

1

“来。那边那位,笑一下。”记者在三脚架后指指点点。

镜头正中央落在绣有“烈火英豪”字样的锦旗上。大牙提着一角,表情自然。大队长站中间,嘴巴乐得合不上。我右手僵硬地敬着军礼,左手提着锦旗另一角。

在众人催促下,勉强扬了扬嘴角。那个画面从此定格。

而且在消防大队办公厅一挂十年,如今渐渐泛起了黄斑。

每每看到它,那天招待会场下,那个满脸烧伤疤痕的观众直勾勾的眼神,还是让我不寒而栗。

2

“嘟……”警笛声响彻大队。

撇下刚吃几口的饭,大牙和我就近从二楼滑竿滑下,在车库旁利索地换上消防服。

同事们也没耽搁,各就各位登上消防车。

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同时出动四辆车子,想必这次火情不小。

内心里满是年轻人的激情和军人的使命感,如此重大的出动,让我兴奋而光荣着。

大牙磕了磕我,示意大队长正有话要训。

“新兵蛋子,别老走神。”大队长的话尖酸又直中要害,“在火场里一切听指令,碰上特殊情况,多跟着点大牙。”

“啊。是!”我赶忙点头。

大队长又拍了拍手,“大家记住,救人第一。但千万不要勉强。逞英雄可以,一定要考虑自己能不能脱身,我们是来救人不是来让别人救的。记住!”

“是!”所有人声音整齐划一。

文|拉布雷瓦

3.

中午13点,东华北路商务大楼,三楼住户燃气管道泄露引发爆炸,二楼量贩KTV墙纸式装饰,导致火势迅速蔓延。我们抵达时,二至五楼火情严重,受灾群众多数逃往七楼天台。

大队长下令,四挺水枪定位五楼抑制扩张。接在路旁消火栓上的水枪,开始进攻三楼对抗火源。

约14点,三楼出现二次爆炸,其他楼层得到有效控制。

天台上的群众,陆续退到云梯可触及的五楼撤离。

我们逆向进入。

五楼受灾情况较轻,没有滞留人员。仔细清查过每个角落,大牙跑到阳台向大队长打了个手势。

开始向四楼进发。

同样乐观。三名滞留人员初步判断只是轻微受伤,可以在引导下自行通过云梯脱险。

这些都在预料之内,我们的攻坚战在三楼。

4.

这栋大楼没有设置双消防通道。这意味着被大火阻断的住房内,必然有人无处可逃。

烧得腐朽的大门轻轻一踹便倒,浓烈的黑烟夹杂火舌,从门框上沿汹涌而出。

大牙打个手势,我们当先冲入一家住户,另一小队向下一家去了。

就消防而言,这是糟糕的户型结构。进门是玄关,直通客厅和阳台,所有房间都在右侧。玄关右转是餐厅,一墙之隔是厨房。无疑火源就在这里,推拉玻璃门已经被爆破的冲击波炸得粉碎,火还在里面熊熊烧着。餐厅客厅之间是一条深深的走道,三间卧房在两边排开。

阳台和客厅由于高压水枪喷射,家具全都成了湿漉漉的黑灰。水柱无法触及的走道,火还在烧着。

大牙又一个手势,我紧随其后冲了进去。

第一间是客房,所幸里面空无一人。大牙砸破窗玻璃,示意我向第二间进发。

客房对门是书房,空间狭小,但是堆放得乱七八糟,加上滚滚浓烟,无法确定是不是有被困者。

我们又到了最靠里的主卧。显然有人为了求生,曾打破窗户,正因这样的举动,从外面进来的水保留了卧房半边的原貌。

5.

在靠墙的衣柜角落,一个人蜷缩着昏死在那,没有外伤,也不像吸入浓烟而窒息。从她的动作判断,可以猜测,应该是在砸破玻璃时意外被高压水枪推倒造成的。

大牙和我协力把她扛到阳台,我解开手套,摸了一下她的颈动脉,搏动非常微弱。我看了看大牙,他用行动给了答复。

平放好伤员,他开始按压胸腔。我摘下面罩,开始配合着进行人工呼吸。

“咳咳……”伴随着连串急促的喘息,伤员悠悠醒转。不等我们露出喜色,她猛地坐起,大叫,“孩子,我的孩子!”

大牙按着她的双肩,说道,“请冷静点。告诉我们,孩子在哪?”

“他们在书房……他们在书房!”她依然惊魂未定。

“他们?”大牙皱着眉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去问,“有几个人?”

那女人挣扎着,大叫,“孩子……孩子和他爸爸在书房!”

“两个人吗?还有没有?”

可惜任凭大牙怎么问话,她只是挣扎着大叫“孩子”。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控制着这个歇斯底里的人,直到云梯接走她。

6.

那是惨烈的一幕!

书房门口,我们透过熊熊烈火看到,一个吓傻在角落的孩子,还有已经烧成焦炭的他的父亲。

那个尸体至死挺立着,用身体顶住脱落的吊柜,孩子就呆呆蹲在吊柜下,圆睁着充血的眼睛。

大牙,摘下口罩,大喊一声,“待着别动,叔叔这就救你出去。”

“救……救我。”由于声音的刺激,那孩子似乎从恐惧里惊醒过来,嘟囔了两个字,“哇”一声哭了起来。

相隔咫尺之间,木质榻榻米上的火焰和不时爆炸的小电器,让我们举步维艰。

大牙和我开始用斧子劈开一条路。由于经过灼烧,我们的行动非常顺利。

意外的第三次爆炸发生了,隔壁的厨房再次传来炸裂声,大牙和我被冲击推离了书房。

墙面开始摇摇欲坠,其他的吊柜坍塌下来。声音和画面的震撼,让那孩子再次呆住了。他圆瞪着眼,看着不远处的我们。

大牙奋力扯住打算再次冲进去的我,而就在我面前,墙体崩塌了。

那一刻感觉过得好慢,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孩子被埋下去,看着他从惊讶到释然的表情变化,看着他恐惧而后平静,再到冷冷朝我那一笑。

第四次,第五次爆炸接踵而来,大牙拖着我,到底怎样离开火场的。我……忘了。

文|拉布雷瓦
小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