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睛也会骗了你

96
九月流云
2017.11.30 20:06* 字数 3305

关键词:酒吧 火车站 凌晨



1.

初冬,北方的小城冷漠来得早些,街道两旁的银杏树已掉光了金黄色的叶子,法国梧桐树顶上还飘着几片顽强的叶子,在薄暗里,像一只只栖在枝头的麻雀,在与冬天做着最后的抗争。

华灯初放,坐在公司大巴车上的周若云,透过车窗,看着街道上下班的人流、车流,望着家家户户次第亮起来的灯,透着迷人的光晕。她想到又要回到自己那个毫无温暖,毫无生气的家里去,她心里就感到莫名的烦躁与不安。即将到来的周末和公司批准了自己的15天的年假,对此时的若云来说,竟提不起一点儿兴趣。

她又一次计算了一下宁朋离开家的时间,对,今天是第23天。同在一家公司的宁朋,这次被派到南方拓展业务,计划只需要20天。可是,今天已经是第23天了。结婚已经第三个年头的若云,与宁朋这样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分离,已经不是第一次。若云想,幸亏还没要孩子,要是有了孩子,宁朋老是出差,带孩子不成了我一人的事了吗?

从第19天开始,每次与宁朋通话或发信息,他都说任务完成了,正准备往家走。问他为何还没到家,他总说,还有一点儿小事需要处理。若云到宁朋所在的开发部去询问,发现跟宁朋一起去出差的刘洪和大聂已经回来了。若云不解地问:你们回来了,宁朋怎么还没回来?得到的也是与宁朋一样的答复:还有一点儿小事需要处理。这让周若云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是什么事,可以让宁朋一而再再而三地滞留呢?

这两天,若云眼皮老是跳,莫非宁朋出啥事了?可是能出啥事呢?既然不放心,为何不去看看他呢?她把自己放松地放到沙发上,上网浏览去广东的动车时间。

第一趟车是凌晨三点,唉,有点儿早。管它呢,早就早吧,到了车上再睡点儿也行。

先不给宁朋发信息,等我明天上了车再告诉他。若云这样想着。赶紧从沙发上弹起来,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又把前几天刚给宁朋买的衬衣、宁朋喜欢吃的零食也装上。她又进卧室,把闹铃调到凌晨两点。做完这些,若云似乎轻松了许多。她走进厨房,哼着小曲,做她一个人的晚餐。

小城凌晨的火车站,坐车的人并不多。她取了票,拉着行李箱,坐在候车室候车。时间一点儿也不赶,离车到站还有18分钟。

若云正无所事事地翻看着手机,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若云侧脸瞥了他一眼,一张帅气的脸,鼻直口方,典型的美男子一枚。只是他眉头微皱着,似有烦心事。

男子的手机响起来。若云又微瞥了他一眼。凌晨,还有电话?真是的。

2

上火车后,若云准备给宁朋发条信息,告诉他自己现在坐在通往广州的火车上,但考虑到现在是凌晨,等他醒了之后再发吧。

上午8点,若云给宁朋发了信息,告诉他:明天中午一点我就到广州火车东站了。我休假,正好来看看你。

宁朋也没回信息,若云着急了,打电话,宁朋也没有接。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宁朋才把电话打回来:“若云,你来干什么?我就要回去了。手头有一点儿小事我处理一下接着就回去了。”

若云说:“反正我在家也没事,休假。你要是不能陪我,你自己回来,我自己在广州玩玩就行了。”

“不是,若云……好吧,来了就来了吧。”

“我怎么去找你?”

“天河区人民医院……哦,不,天河区宾馆,309房间,到了后,要是我不在,就在大厅先等我一下,可能我外出办事了。我尽量在你到来前赶回来。我就不过去接你了,你打车来。”

若云想,可能宁朋真有事忙着,要不,他一定会来接我的。

3

火车在次日中午12:58到广州东站。若云出站时遇到了火车站坐在自己旁边的男青年。他一边起,一边的电话:“哥,我到了,天河区宾馆,好。我一会儿就到了。”

若云想:真是巧,他也去天河宾馆?

在等出租车时,若云还是多问了一句:“你好,我们是一起上车的吧,您去哪儿?”

青年男子笑着说:“我去天河宾馆。我注意到您了,只是没好意思说话。”

若云:“好巧,我也去那儿。”

“是吗?要不我们同行?来出差?”男子问。

“不,休假,我老公来这儿出差,我来看看他。”若云说。

上车后,通过交谈,若云知道了男子叫范君,来看女朋友,女朋友受伤了,刚出院,就住在天河宾馆。不一会儿就到了天河宾馆,要下车时,若云正要给宁朋打电话,却看到宁朋扶着一个女孩子正从酒店的旋转门里走出来,看样子,那女孩子像是腿脚不方便,宁朋低头搀着她。

若云心一下子像被堵上了什么似的,气不打一处来:宁朋!这就是你滞留不归的理由吧?看那女孩子弱不禁风的样子,还真是楚楚可怜呢。你原来在这儿怜香惜玉来了。怪不得在电话里说可能不在房间,原来是怕我碰上现在就要送她离开吧?

说时迟,那时快,若云已顾不得范君在场,行李箱一扔,冲上去就给了宁朋和那个女孩子每人两个耳光:“狗男女,原来到这里寻快活来了!”

接着,又迅速退几步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宁朋,你最好马上回家,离婚,幸好还没有孩子!”

因为气愤,若云的脸苍白着,她咬着牙,她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泪在打着转,却没有流下来。

宁朋喊着:“若云,你回来,不是你想的这样的。范君,拦住你嫂子!快!那是你嫂子!”

若云把行李箱已经放到了出租车后备箱,正要拉开车门上进去,范君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嫂子,听我的,误会了,你先别走,等我说完你再走也不迟。“

若云迟疑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宁朋正撒开那女孩子的手,朝这边跑过来。范君说:“嫂子,你听我的,我没必要骗你,那是我女朋友小雨,宁朋是我哥。是我托我哥照顾小雨的。”

宁朋这时走上前来,拉过若云的手,一把把她拉在怀里:“若云,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呢?”

此时,范君一边跟出租车司机说着对不起,一边把若云的行李箱从后备箱里提出来。

3

此时,宁朋和若云、范君和黄小雨坐在街对面的咖啡屋里。小雨害羞地说:“嫂子,不好意思,拖累了宁哥好几天,让你牵挂了。”

若云不好意思地说:“小雨,对不起,我没弄清楚就……”

宁朋说:“没事了,这不范君也来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完璧归赵。今天早上才给小雨办了出院手续呢。”

“宁哥,真不知怎么谢你。”范君说。

宁朋说:“别说客套话了,咱哥们不用这套。”

若云问宁朋:“你和范君,早就认识?这次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我说吧。”范君说。“我和宁朋是老乡和校友,高中时他高我一届,我今年才从外地回到咱市里来。所以,我一直称他为哥。前几天,小雨来广州找同学玩,晚上去酒吧唱歌,没想到遇到了几个小混混。”

小雨说:“那天晚上,那几个人喝了不少酒,见我是外地人,就过来调戏我。我和同学反抗,双方都动了手,我被打到地上,腿被摔伤。后来有了打了110,警察来了后带走了那几个人,我的同学也受了伤,她的胳膊摔断了。后来,警察罚了那几个小混混给我们承担医药费,并扣留15天。”

范君说:“我手头有个案子要开庭,没有时间出来,我知道宁哥正在广州出差,就临时拜托他跟公司请了假照顾了小雨几天。”

小雨说:“嫂子,不好意思,宁哥,多谢了。”

范君说:“宁哥,嫂子,我和小雨打算坐明天凌晨的火车回去,你们怎么办?”

若云侧脸看了看宁朋,宁朋顿了一下,说:“这样,我的任务正好告一段落,我等会儿也跟公司申请一下休年假吧,难得你嫂子舍得休假,我们一起在广州玩几天,再到别的地方转转。趁现在还没有孩子牵累……”

若云轻轻拍了一下宁朋的胳膊:“你说啥,有孩子就成了牵累了?”

宁朋笑笑:“不是,有了孩子,最起码三两年内出不了门吧?”

4

宁朋和若云坚持来送范君和小雨。凌晨三点,送走范君和小雨后,俩人走在如白昼的火车站广场上,若云说:“广州的夜,真美呀!”

“不对,应该说,广州的凌晨真美呀。夜也好,凌晨也好,正好可以有个美丽的故事。”

若云依偎着宁朋,说:“范君和小雨结婚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吧。”

宁朋紧紧地揽着若云说:“那是当然,咱祝他们早生贵子。“

“好,咱们也生贵子。”若云说。

“这个可以有。”宁朋在若云腮上亲了一口。

“有了孩子就能拴住你了。”若云说。

“错,没孩子你也能拴住我。但我们还是先要个孩子。”宁朋说,“OK?回房间要孩子去。睡到天晌,睡到黄昏,睡它个天昏地暗。”

若云:“真坏!”

“跟自己老婆睡觉要孩子叫坏?”宁朋又紧紧地揽着若云说。

若云若有所思地说:“老公,我觉得,有时,要是相信自己和对方,就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有哲理的话你也会说?”宁朋知道若云还在为白天那场冲动不好意思。

“没事了,若云,明天会更美好!只要坚定自己的内心就好。”

“对,坚定自己的内心。”若云说。

俩人依偎着,一直朝前走去。

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