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初恋,三十年前险成刀下鬼

96
太湖浪子
2017.11.14 17:59* 字数 1322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天气阴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伊始,江南农村还显贫穷落后。那时的我发奋图强考取初中专,算是跳出农门,可以吃公家饭,不用和父辈一样汗流浃背,种稻麦靠天吃饭。

话说村上有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同龄女孩叫圆圆,从小就是剔透玲珑惹人怜。我俩小学中学同班八年,暗生情愫私定终身。我父母见我离开农村改了初衷,坚决反对我与圆圆继续往来。暗地里,我们初心未变。

圆圆初中毕业后进厂务工,我在外地求学天各一方。平时只能通过写信鸿雁传书,一诉衷肠。由于双方小心翼翼,倒也相安无事。

每逢暑假寒假,我回家边帮家里干些农活,边想法子与圆圆约会。半年一隔,圆圆总有这样那样改变,不是打扮漂亮了,就是身材鼓得吹气球一般、凹凸有致了。

圆圆收入基本上缴父母,因为家里重男轻女围着她弟弟转悠。我在学校勤工俭学埋头苦干,省吃俭用帮心上人准备礼物。恋爱中的年轻人义无反顾,为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临毕业前为了给圆圆买一件梦得娇羊毛衫,我刺骨寒冬在学校附近的小吃店里洗盘子一个多月,终于攒够了买衣服的钱。虽然双手糙得裂尺生了冻疮,爱情力量却能弥补来自肉体的痛苦。

我和圆圆的恋情地下展开,夏季到了我可以毕业工作赚钱,和圆圆盘算着如何向双方父母摊牌。那时候发现圆圆的信件愈发减少,支支吾吾,只是说等见了面说个明白。

好不容易盼到了回家那天,第一眼望见圆圆恍若隔世:眼前涂脂抹粉、着装妖艳的时髦女郎,怎么可能是我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呢?

再三追问之下,圆圆哭哭啼啼说明真相。原来她被厂长儿子看上,双方父母一拍即合,势单力薄的圆圆无法违逆父母意愿,和那家伙正式搞起了对象。

我发现圆圆发生很大变化,不再像以前那般纯情可爱,举止着装俗不可耐,心里也打起了鼓。我要圆圆立即给我一个答复。

圆圆犹豫了老半天,说给她几天时间。我答应着,先去城里工作单位报到了再说。

怀着非常复杂的心情,我从单位回家陷入沉思,回忆起和圆圆一路走来的千辛万苦,担心着即将发生的不确定性。正胡思乱想的当口,圆圆托她弟弟捎来口信,说晚上去她家见上一面。我隐约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头,因为以前我们约会从不经他人传话。

圆圆弟弟见我迟疑,因为是发小也不隐瞒。原来圆圆一边和我保持联络,一边已经和那厂长公子如胶如漆,如果我主动提出断绝关系,那么解决所有问题。由于我的出现,最近圆圆拒绝了公子求欢。公子不是傻子,马上弄清了原委,怒火中烧,这些天俩人闹得不可开交。圆圆态度暧昧,举棋不定。

看来这是个鸿门宴,可我不得不去。上刀山下火海,豁出去了。

我早有心理防备,来到静悄悄的圆圆家里,正准备敲开圆圆亮着灯的房门,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闪到我眼前,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具,原来正是那厂长公子。但闻大吼一声喝:

“来找死啊——”

我反应敏捷,可赤手空拳怎抵得过利器,情急之下只能猛敲圆圆房门。可是明明里面有人,就是不打开。刀已经向我劈来!

我本能地闪开,撒腿就跑。也没见有人追,只是听到那厮喊“再来弄死你——”

不久,圆圆与厂长公子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即使村口打上照面,圆圆也故意避开。

我终于从失恋的痛苦中渐渐走了出来,感叹世事无常,更后怕那个晚上若是稍有闪失,早就成了别人的刀下之鬼。

我振作精神,重新出发,励精图治,通过不懈努力,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