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身一人丛林探险,九死一生逃出生天

96
孤海52赫兹
2017.08.12 21:53 字数 1584

我三分之二的探险生涯都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跟上山打狼似的,不用害怕一个人夜晚扎营,不用担心迷路,也不用担心食物补给,更不用担心后援。其实这是一种很不好的结伴习惯,由于以往积累的依赖习惯和缺乏独立自救的经验,一旦被困绝境,你很难逃出生天。

我习惯一个人走夜路,方圆百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渴了就喝口溪水,累了就找个地方扎营。尤其在深山里,独身一人,脑子不要乱想,不要多疑,锤炼自己的定力。害怕、焦虑会导致严重的后果,会让你变得歇斯底里,继而疯掉。其实,把这个延伸一下,不单单是探险求生,生活中其他事情也一样,战胜恐惧,当你坚定无畏了,魔鬼也会给你让路。

现在已经安全下山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次探险,深山无信号,手机没电关机了,GPS无法使用,中途迷路,补给耗尽,走了两天没见到一个活人,晚上在山上扎帐篷,夜里被不知名的动物光顾了几次。


那一晚,孤身一人打着强光手电在洛宁一带的深山夜行十五里,赶到这个营地,地图上显示这是一处村庄,岔路较多,大晚上的寻了半天才找到,奇怪的是这个荒村就两户人家,叫了半天也没人,打着手电顺着破窗往屋里观察,只见屋里破败不堪,地上堆放着一地土豆,这时一猫一狗从破门缝里探出了头,心想这荒山野岭的,没有主人,你两个小家伙咋活下来的,郁闷。


当时强光手电照到老屋前的外墙上,上面架着几个木箱,其他几处也是。以前在电视上看到有的地方风俗将逝去的人放到悬崖上,称为悬棺,难道这也是,变成骨灰盒了?坐在帐篷里,闭上眼睛,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在“骨灰盒”前睡了一晚。


次日清晨,屋前屋后检查了一遍,周围几间老屋全都没人。这时,两个小家伙又从破门缝里探出头,然后上前要东西吃。看见这喵的眼睛没?诡异不?一只眼!吃完干粮,接着上山,路上又遇到类似的木箱子。后来才知道,老屋前的那一排木箱是蜂箱,当时天晚没见到蜜蜂出没,至于山上的那个至今不确定是蜂箱还是当地的奇怪风俗。


接下来继续前行,在半山腰遇到一群马,不像野马,但又没主人,我在山里走了两天都没见一个人。除了马群,遇到最多的就是野鸡、松鼠、野猪,还有不知名的珍禽。后来回想了下我在爬坡时因为GPS无法使用,跟着一条似路非路的痕迹往上爬,后来才发觉,那不是人走出来的痕迹,是野猪趟出来的!可惜已偏离预定路线了,上山前,遇到一个采药人,他说他也没去过最深处的原始地带,但是要想去主峰,就前行一段往西南方向爬,后来被野猪痕迹误导,偏离了路线,这是此次探险犯的最大的错误。如果不是因为补给即将耗尽果断决定撤回,后果一定非常糟糕,因为那片区域环境非常恶劣,上去下来都很困难,下面都是腐烂的落叶层,几天前下过一场雨,一脚踏进去,费好大劲方能拔出来,蚊虫跟变异似的超大,周围又无水源,原始丛林遮天蔽日,根本无法看到周围情况,无路可走,只能密林深处强行开路。


最刻骨铭心的是爬鹰嘴山那段,由于GPS无法使用,遮天蔽日的原始丛林挡住了视野,无法确定主峰方位,硬生生在这乱石古藤中开路,在腐烂的落叶层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前进,爬坡时,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身上的背包成了最大的累赘,衣服全部被汗水浸透,而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水,即使口渴难耐,我还要把仅剩的几口水分不同时间来喝完,因为一旦被困,这几口水可能就是我逃出生天的最后动力了。这里绝对是原始地带,枯枝乱石密布,弓着身子,一路都是跪着往上爬的。在残酷的大自然面前,你必须学会低头、弯腰、甚至是跪着。


本是一场户外穿越,活生生被我演绎成一场密林逃生,真是无语了,万幸,我还活着,我会反思这次探险所犯的一些错误决定,汲取教训。下面这张照片是手机电量即将耗尽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当时几近绝望。


眼睛以外充满着未知,现实生活中,我们懂得的太多,感受的太少,浮躁焦虑让人们早已忘却作为一个人本该拥有的那份本真。千千万万个人,千千万万种活法,而我的活法,就是选择在行走中探索。唯有在路上,方知真世界。

户外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