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之羁绊

96
匪玉
2017.11.14 00:26* 字数 120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汽车驶过凹凸不平的小路,微微颠簸着。车窗外掠过大片大片绿色的田野,调皮的风把阿荨的发丝儿吹进颈项,逗得她咯咯笑个不停。

“阿荨,到外婆家要听话啊,暑假过了爸爸就来接你。”爸爸一边开车一边说。

“好。”阿荨乖乖地回答。她很喜欢乡下,也很喜欢外婆。

外婆做的南瓜饼,总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门前的菜圃,屋后的槐树,还有不远处清澈见底的小河,在记忆里都美好得像一卷彩色泡泡糖。


“外婆,我来啦~”

阿荨跳下汽车,像一只小鸟儿扑进了外婆的怀里。

外婆接到了阿荨爸爸的电话,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了。

“那么,阿荨就拜托外婆照顾一段时间了。”阿荨的爸爸摘下帽子说。

外婆笑眯眯地抚摸着阿荨的头发,“不客气,我也很喜欢这孩子。”

阿荨撅着嘴抗议道:“外婆,你把我的头发都揉乱啦。”

“哈哈~”外婆和爸爸都笑了起来。

正是夏天,槐树绿得惊人,枝头的蝉儿一整天不知疲倦地鸣叫着。

阿荨喜欢坐在槐树的影子里,和外婆一起编织吊篮,偶尔抬头看看树叶,或者低头数漏下来的细碎阳光。

“外婆,这棵树是你种的吗?好厉害。”

“是啊,它和我一样大了。”外婆怀念地望着已经亭亭如盖的槐树。

“等阿荨长大了,我就把这棵树送给阿荨。”

阿荨举着吊篮欢呼,“太好啦。”

外婆偶尔会让阿荨去菜园里摘点新鲜的蔬菜。阿荨喜欢蹲在菜圃里,看水灵灵的菠菜摇曳生姿,西红柿红彤彤得像个小灯笼,小豆角轻轻细又长,丝瓜攀在架上,开着淡淡的黄花。

每一种蔬菜都努力生长着,阿荨甚至听到了它们舒展拔节,从土地汲取营养的声音。

小河也是阿荨爱去的地方,她喜欢在充满青草气息的岸边躺下,想象天空中飘过白云的形状。

有时候会脱掉鞋子,卷起裤脚,光着脚丫踩进凉凉的水里,水的流动仿佛一首韵律轻快的歌,令人心生欢喜。

“阿荨,吃饭啦。”外婆拉着悠长的调子喊着。

每当小屋冒起炊烟的时候,阿荨就知道快开饭了,跑上岸来穿好凉鞋。手中往往还捉着几颗圆润的小石子。

夕阳有一种醉酒的美,绚丽多姿,映着红木的小屋。外婆站在屋前微笑地注视着她。

真是一幅再好看不过的画卷。

槐树正在涨潮,绿色的柔波上,绿涛拍舷的声音格外清晰。

阿荨流着泪醒过来。

“妈妈,我梦到外婆了。”

电话线那头的母亲寂然无声。

“我想去看看她。”

“去吧。”许久,母亲说,声音哽咽。

美好的回忆真的就像一卷泡泡糖,美好得过分,就吹破了。剩下的反复咀嚼,嚼到彩色变成了黑白也不忍舍弃。

阿荨站在曾经的土地上,风还是十几年如一日地吹着,外婆说要送给她的那棵老槐树早已不见,红木小屋也像泡影一般地消失了。

原本的树林被砍伐,换上更具有商业价值的新树种排得整整齐齐。小河不再清澈如往昔,原本寂静的乡村忽然变得人潮拥挤起来。

一幢幢民宿拔地而起,人们带着或冷漠或快乐地神情来来往往。他们不知道这块土地曾经的故事,而现在,是属于他们的。

这里的相遇的两个人,说不定明天就会在某个熙熙攘攘的街道擦肩。

而彼此并不知道。

人世间的扯牵是如此庸俗而又如此深情。记忆里的夏天,已经成为了永远的羁绊。

文/匪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16天】

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