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失败何以称为热爱

96
南方有路 Verified account
2016.12.05 00:38* 字数 1686

刚刚打开一本新书看,没看几页,作者就在自己的序里写道“写作是孤独的”,于是叉掉了这本电子书,因为我更喜欢那些分析孤独原因的作者,他们说写作的孤独不在于写作本身,而在于没有写或者写的太少,写的不够。看看简书上那些日更的作者,他们一定是不孤独的。

如同我热爱写作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是我热爱烘焙的方式。简书作者王佩老师说“快乐写作,就是每天都写,空下来就写,想到就写,在手机上写,在电脑上写,在笔记本、卡片、餐巾纸上去写。日积月累,就成为专属于自己的财富,长在自己身上的本事,风刮不走,雨冲不走。”,说的真好。如同写作,不坚持何以称为热爱,做面包,不失败何以称为热爱。

大二的寒假,我想赚钱。

凡是生意,都要先现有一定的资金成本投入,才有收入的可能。所以当我脑海中萌生这个念头时,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老妈,她一手拿着即将送到嘴边的食物,一手按着不太灵敏的遥控器,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总能将人变形的电视机。我眯着眼睛对她笑了好一会,于是我有了买第一个烤箱和无数杂七杂八的模具和原材料的资金,我想通过烘焙饼干来赚钱。而老妈的条件只有一个:做面包给她吃。

在我还没从学校回家之前,已经选好了十余款用来买卖的饼干方子,同时利用人情在自己所在的圈子里被预定出几十份,而那时,我像个骗子,因为这些东西,我一次都没有做过。寒假到家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大箱小箱的快递,连夜做出了那些选定的品类,尝了下自觉还不错,第二天便邮寄给那些朋友,可怜的他们仿佛是在花钱试吃,因为后来的熟练加上改动,总会比刚开始的要好吃。两个月里做了一百多盒饼干,根本没有时间尝试去做面包,更不知道面包的难度远在饼干之上,唯一的一次尝试,便是失败,老妈望着烤架上既没发起来又没熟的面包,一根一根的吃了起来。

毕业来到北京之后,我买了第二个烤箱,比家里的那个好一点,于是我时常做面包,一是因为烘焙里它热量最低,二是因为现在面包于我确实存在某种魔力,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揉着肉嘟嘟的面团,看它长大,等他成熟,这个过程令人着迷,充满期待。尤其是我没有面包机之前,一个人站在厨房里揉一个小时的面,汗流浃背却满心欢喜。

其实做面包常常会失败,失败的原因有很多种,多到需要全部体验一遍才能记得住,放在心里,以免下次遇到能够重视,而不是得过且过不施补救,面对失败的结果痛心疾首。比如这个周末,我兴冲冲的买了一大块奶油奶酪和一直劝自己用不到别买的可可粉,想着多做一些面包,邮寄给老妈,毕竟两年前答应过她的事情现在还没做到。

一如往常,我将方子提前抄写在我的菜谱本上,然后穿插着一起来做,本想着这样可以在短时间内有个高产量,结果手忙脚乱,接踵而至的失败,我看着三款我寄予厚望的面包,一个接一个的演错剧本,我生气也懊恼,难过也反思。

给你们看看失败的款式,它们本来可以很好的,却被我搞砸了未来。

(一、抹茶奶酪杯子蛋糕)


在所有西点的世界里,加了奶酪两个字的东西都不会太难吃,也不会太难做。烘焙里的奶酪大多是指添加了奶油奶酪这一原料,奶油奶酪其实就是纯酸奶滤去乳清,更准确的说是牛奶发酵后除去水份。当然这款抹茶乳酪不是满分失败,只是没我期待的那么完美,只是我觉得明明可以更好。

(二、米歇尔可可面包)


不得不说它完美演绎了失败,从一开始就错了,水加了两倍多,疯狂补加面粉,后来发现加的还是低粉(应该加高粉的),一错再错。到底是称傻还是我傻,答案当然是后者,我怎么能和秤比呢,我是个人啊。还有就是我选的方子是免揉的,烘焙间隙我看杂志,正好看到这款经典面包,明明是揉了更好吃。

(三、南瓜乳酪面包)


这个面包我还没有尝,作为明天早餐的它,我还是抱着一丝丝期待。但是它进炉前,我就担心它的馅料略稀,通过它在烘焙过程中流出的馅料,我已经确定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而是非常多余,就是很稀啊,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但很可能是真相。

这世上多数人具备的技能都会熟能生巧,写作是,烘焙也是。做面包,也只有做了才有失败的机会,写作,只有写了才知道没人看你写的是什么。

庆山说“人生变化如此之快,一些记忆来不及思量就成为过去”,将失败的经历交给文字,因此有不死的意味。


如果你能读到这,那我真的很感动~

食光